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92 他有秘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少惠过世后,所有的遗物都被陆翌铭搬到了房里,包括徐少惠的画像。 し

    徐镛和陆翌铭原本在花厅吃茶,听说她们来了,陆翌铭便就腾了地儿,让乳母在屋里招待着。

    徐滢从没见过徐少惠,而徐冰是纯粹走走逛逛地打发时间。乳母引着他们到了西厢房,迎面挂着好几幅女子画像,行走坐卧都有,即使是画出来的面容,依稀之间也与徐老太太有几分相像,可以断定是徐少惠无疑。

    徐滢屈身福了福,徐冰也如是。

    陆明珠说道:“其实最像二婶的那幅在三哥的书房,就是不知胡嬷嬷让不让我们进去。”

    她对于徐滢有着显见的热情,但又还算没过火。

    胡嬷嬷闻言,哪还有不让进的道理?当下就笑着引她们去往陆翌铭的书房。

    书房里摆着许多书,以及多宝阁上各种笔墨笔砚,陆家做笔墨生意,似乎个个姑娘少爷房里都备着不少。

    西墙上果然还有一幅画像,是徐少惠在花间支颐小憩的样子。此幅眉目清晰,神态可掬,可以想象生前的她定然是个温婉秀慧的女子。然而这个温慧的女子,纵然是在花间微笑,眉间却还是拢起一簇似有若无的忧愁。

    徐滢细看了看便转过身,又轻轻礼了个礼转身,目光扫过陆翌铭的书桌,唇角又扬起来。

    陆三少爷的书桌竟是凌乱得很,随行的胡嬷嬷明知徐滢看到,神态也安然若素,想来他素日便是如此。

    徐滢只扫了一眼便收回目光,然后略一顿她又趁胡嬷嬷不注意时看了回去。书桌上散落着几张名帖,还有张掩在名帖之下,而露出一半来的名单,名单上写着好几个医馆名称,以及医馆里的人名。

    “滢姑娘想是觉得我们少爷的桌子很乱罢?”胡嬷嬷回头冲她微笑,也略带歉意,“我们少爷不让人清扫书桌。”

    徐滢笑一笑:“大丈夫不拘小节。不算什么。”

    说着走了出去。

    沿途经过东花园。陆明珠又引着她们进去逛起来。一路上蔷薇芍药什么的都有,虽然有些并未至花期,但也颇为惹眼。

    徐滢笑问道:“我表哥身子骨怎么样?这花园离他院子那么近。会不会也经常来逛逛?”

    陆明珠想是以为徐滢来打听陆翌铭在陆家处境,因此倒是停步笑道:“别看三哥不爱说笑,可他身子骨健壮着呢,没事的时候还跟着我们府里的武师习武强身。一年到头连风寒都极少得。这不,因为马上要到会试之期。家母还特地着人给三哥每日加了参鸡汤呢。”

    徐滢亦笑道:“大太太还真是费心。”又扭头跟胡嬷嬷道:“净房在何处?”

    胡嬷嬷是原先徐少惠从娘家带过来的陪嫁奴才,闻言便引着她往庑廊净头的净房去。

    路上徐滢也与她唠磕:“表哥吃参鸡汤可还吃得惯么?”

    胡嬷嬷叹道:“大太太这方面倒是不错的。”言外之意也就是别处做的太差。

    徐滢可不方便说什么。

    徐镛还得去衙门,再者陆翌铭只是散寿,如今二房又是他继母当家。哪好意思真到人家家里留饭?这里逛完回到前厅,大伙就已经在前院齐聚了。

    陆家几位太太再三挽留,包括陆翌铭的继母。陆明珠也拉着徐滢依依不舍,还甜甜地管徐镛叫镛哥哥。也不知道徐镛起鸡皮疙瘩没有。

    出门后徐镛去了衙门,徐镛回到三房,把陆家的回礼呈给杨氏,便也直接回了房。

    杨氏又随过来,坐下道:“看你心不在焉的,可是冯氏她们又在陆家给你添堵了?”

    徐冰除非是猪脑子才会还挑衅她。徐滢道,“是我看到点东西,正琢磨着。”

    杨氏扬眉:“什么东西?”

    徐滢张了张嘴,到底又憋了回去:“没什么,就是看到了姑母的画像,觉得有点难过。”

    杨氏眼里闪过丝惶意,但很快就随着她的眨眼而消失在眼底。

    不过低头接茶的徐滢并没有看见。

    她所琢磨的东西其实并不是徐少惠的画像,而是她在陆翌铭桌面上看到的写着医馆名称的单子,会注意到这个实在是它像是很重要地被夹在那名帖底下,而据后来她从陆明珠以及胡嬷嬷口里套得的信息,陆翌铭身体一直不错,那他收集这么多医馆讯息做什么?

    当然仅凭这个而去怀疑一个人终究是有些扯,所以她也就没把话说出口来。

    陆翌铭送走徐镛他们,在廊下站了站,也回了房。

    进了院子胡嬷嬷便迎上来,将书房钥匙给了他。

    “她们进书房了?”他凝眉道。

    “进了。”胡嬷嬷答,“是四姑娘提到这当口,奴婢也不好不让进。”

    陆翌铭微顿,加快脚步进了院子,走到书房前开了锁。

    屋里一切如旧。

    他环顾四处,目光在墙上徐少惠的画像上停了停,然后转到凌乱的书桌上来。看压在名贴下记着医馆名称的那张纸他顿了顿,伸手将它抽出来拿在手里,回头道:“她们可曾看到这个?”

    胡嬷嬷上前望了望,说道:“只有滢姑娘看了两眼书桌,别的人皆没看见。”

    “徐滢?”他皱了眉。

    胡嬷嬷道:“滢姑娘只是顺眼看了看,不一定看清了。”

    “那可说不准。”陆翌铭皱了眉,“她如今厉害得很,不但从冯氏手上拿回了杨氏嫁妆,更是联同徐镛把家都分了出来,咱们家可没有这么能干的姑娘。”

    说完他把手里的纸撕碎丢掉,又说道:“让陆全儿再去找几间医馆。马上就要武举开试了,紧接着徐滢又要成亲,等他们事都办成了,就什么都晚了!”

    胡嬷嬷称是。

    这里正要出门,忽听院门口又传来说话声,陆翌铭跟胡嬷嬷对视一眼,走到窗边望了望。

    陆明珠正好在门廊下看到他了,甜甜地盈开一抹笑走进来,从身后丫鬟手上接了盆墨兰放到台上,说道:“三哥今儿过生日,我想来想去也不知道送什么好,因想着三哥喜花,这是特意让人从外头买来的,希望三哥喜欢。”

    陆翌铭嘴角略抽了抽,垂下的眼眸略有些发冷。

    一个屋檐下住的兄弟姐妹,生日都过了大半才来送礼,还说是特意,不是太可笑了么?不过他也习惯了,这些年的生日他都是胡嬷嬷一碗长寿面打发了的,就连他的生父都没有在意过他,又何况别人?府里银子倒是没缺过他,但除了银子并没有别的了。

    温情?关爱?这些都是狗屁!

    他就好比陆家的一只鸟,一只猫,反正养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

    母亲死后他夜夜恶梦,而他的父亲陆至廷还要隔三差五到他房里对他来番羞辱,他又惊又恐,病到人事不知,也只有胡嬷嬷拿着私己银子给他请医问药,陆家里他的这些亲人,真连胡嬷嬷一个下人都不如,这当口,倒是又来提什么给他送寿礼了么?

    “三哥可是不喜欢?”陆明珠见他不答话,又出声了。

    “不,哪里?”他抚着这茂密兰叶,抬起头时,脸上又是一副忧郁不安之态,“难为你费心,还特意去买,其实不必的。”

    “三哥客气。”陆明珠笑着,在身后锦墩儿上坐下来,又说道:“三哥打算几时给徐家回礼呢?”

    按规矩,收了生日礼总得有回礼的,他们连饭都没留就走了,就得上门去趟,以示敬意。

    陆翌铭略顿,“还没想好,怎么了?”

    陆明珠微微笑着,手抚着旁边一只半人高的美人瓶,说道:“没想到我跟滢姑娘几年未见,如今倒是挺投缘的,如果三哥去徐家的话,我也想跟着去串串门。就是不知道三哥肯不肯带我?”

    她要去徐家?

    陆翌铭目光里闪过丝黯色。

    徐滢到陆家来的次数虽不多,但也不是那么少,陆明珠可从来没搭理过她,如今突然就觉得她投缘起来了?他想想徐镛他们临别时,陆明珠对他的热情,似乎也明白了。

    徐镛虽然只是个小吏,但跟在端亲王父子手下必定前途无量,加之徐滢如今已是准世子妃,凭着这层关系,说他来日能在京师横着走倒也不完全是瞎话。

    而陆家虽富,却只近些年才出了几个读书人,陆明珠的父亲也没有官职。

    如果陆明珠能嫁给徐镛,那于他们长房来说还真是称心如意的一门好婚事!

    原来说到底,还是利用他而已。

    他转过身,笑一笑说道:“哪里有不肯带的,只要你愿去。”

    再说徐镛回到衙门未久,袁怙却又来求见了。

    因着徐镛把送的礼又退了回来,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意思,他左思右想后便又寻来了。

    徐镛恰巧也有见他之意,因此先开口道:“我也只是个七品小吏而已,袁掌柜不必对我如此客气,就是要捐官,到底还是要请我们大人安排。只是那日袁掌柜提及家业无人打理,我事后一想,不知道掌柜的您有没有想过让令嫒出面?”

    “紫伊?”袁怙愣了,“她怎么成?”

    (求月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