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93 并不委屈

193 并不委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不是说他瞧不起女儿,他们商户人家也没有什么严禁女儿抛头露面之类的规矩,但是这姑娘家到底魄力有限,底下十来间铺子伙计会听她的吗?她虽是管家管得好,但这些铺子却是他们袁家的祖产,他怎能大意?

    徐镛点点头,表示理解。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w.org/看小说到

    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他顶多也就是提个建议,是不能插手干涉的。

    “我只是觉得令嫒手段魄力都不差,或者可以趁这几个月让她管着试试。万一她能办好呢?”

    反正宋澈说过得等他们成亲之后才有空办这事,正好有几个月时间。

    袁怙沉吟望着地下,许久才起身离去。

    目送走了他之后,徐镛又捧着文书去兵部。

    恰逢崔涣也在兵部办事,见到他便就深深看了他一眼,而后铁青着脸色出了来。

    打从崔嘉办了那蠢事,他对徐镛兄妹如今连面子情都维持不下去了!虽说他笃定他们不会拿这事四处宣扬,可他的目标又更加晦黯了,想从徐镛手上把东西夺回来,又谈何容易?崔嘉这个蠢货!

    他如今每每想起这事就觉怒火中烧,想要冲着跟端亲王府那点情谊跟徐镛缓和缓和关系也是做不到。

    ——他压根就没这个脸啊!

    想他英明一世,在朝堂混得如鱼得水,即便家产败落,面子却一点没掉,结果因为自己的儿子弄得如今上不能上下不能下!当初如果不是崔嘉去寻徐滢耍手段,后来怎么会引出这么多事来?!

    他越想越气,越发心灰意冷。

    索性衙门也不去了,省得遇见那个孽障。

    直接回了府,崔夫人依旧在门下迎了他。他寒着脸进了书房,说道:“你歇着去吧,让马氏过来斟茶。”

    要不是她惯的,崔嘉又焉能变成这么个草包?

    他连她也不想见!

    崔夫人脸上挂不住,但她深谙为妻之德,当即知趣地下了。

    到得廊下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吩咐:“去传马姨娘来伺候。”

    马姨娘便是崔韦的母亲。当初老太太在世时指给崔涣的。崔夫人共生了三胎。只得了崔嘉一个儿子,老太太为了家族繁荣着想,便买了个落魄官户的庶女给崔涣当了妾。

    马姨娘读过书。也知道大户人家的规矩,这些年明面上一点错处也没有,在崔夫人面前也是恭恭敬敬让人挑不出来半点不是,——当然硬要挑的话是不可能挑不出来的。但崔夫人性子里并没那么多弯弯绕,她的地位也很稳当。因而并不曾与她起什么大冲突。

    但是最近她未免露面得也太勤了些,而且每次都是崔嘉吃扁之后。

    崔伯爷生气她出面,崔嘉挨打崔韦出面,落在崔伯爷眼里。好人尽让他们母子做了,不省心的全成了她和崔嘉,崔伯爷虽不曾冲她撒什么火。可是像方才这么样明目张胆地让她退下换上马氏,未免也等于打她这个原配夫人的脸!

    她跟丫鬟们使眼色:“去瞧瞧老爷还有什么要伺候的?”

    马姨娘很符合侍妾的首要标准。长相美艳,她很快到了崔涣书房,一上来便就替他捶肩揉太阳穴。

    崔伯爷被侍侯得舒服,吐气问她道:“韦哥儿做什么呢?”

    府里的庶子虽都在崔夫人名下教养,但自己的儿女也都还是常常见得到的。

    崔韦向来温顺听话,可惜是个庶子,未免少得了些关注。

    但是这两次崔嘉挨打他却是第一个冲了出来劝阻,不但跪地替他求饶,还在危急时刻冲上去替崔嘉挨了两脚踹。没想到这孩子往日虽然不声不响,倒是个有情有义的,也比崔嘉那畜牲要有眼色得多。

    马姨娘说道:“原先想要赶赶八月里这场试的,近日府里事多,估摸着是没把握了。”

    崔家不拘子弟从文习武,只是规定宗子只能武艺传家而已。

    崔嘉十六岁,武艺没落下,学问也过得去,所以三年前也考中了廪生。

    崔伯爷唔了声,片刻道:“他也不小了,说话就要成家。明儿我去跟吏部尚书打个招呼,让他看看往哪里弄个缺儿给他先历练着。”

    想想他虽是个庶子,但到底是他的骨肉,让他娶徐冰做妻子也委实是委屈他了。好歹看在徐少泽是兵部侍郎的份上,日后她若能够好生协助崔韦,他也不会薄待她的。

    不过想到这“薄待”二字他又有些心虚,如今他可连徐家的聘礼都不知道怎么预备呢!

    冯家是一万两,这庶子虽是不能比,但徐少泽可是三品大员,怎么着也得**千两才像话吧?还有筵席什么的,也得几千两银子。

    他得上哪儿才凑得齐这万多两银子?!

    他觉得他的心肺脾胃不是在被烧烙,而是直接下了油锅!

    马姨娘却完全不晓得他心里在急什么,听到说要给崔韦安排差事,顿时激动得手指都发起抖来。

    揣着这消息回到后院,崔韦在后院里练武,矫健的身形颇有几分崔伯爷的影子。

    虽然只有十六而及不上崔嘉高大,但是却眉目俊秀挺拨如松,而且身为庶子的他,较之崔嘉来又少了几分傲气。

    马姨娘把方才崔伯爷许诺的话跟他一说,面上就禁不住露出丝欣慰:“咱们熬了这么多年,总算也算是看到点曙光。等你有了正经差事,再跟徐侍郎的小姐成了亲,日后也就有资本可争了。只是委屈了你,那个徐小姐……”

    话没说完,崔韦已伸手止住她:“姨娘怎么这么说?我能娶到徐小姐,那也是老天眷顾我。我有个当兵部左侍郎的岳父,岂不比太太随便给我许个什么人家的姑娘要好些么?再说他们家如今可是王府世子妃的娘家,我若娶了徐小姐,岂非成了小王爷的妹夫?

    “大哥虽然是世子,娶了冯家嫡长女,但以我与小王爷连襟的身份,就是再低又能低到哪里去?我只是庶子,要想出人头地,除了韬光养晦,最重要的还是人脉,那才是我能不能够扬眉吐气的资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