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97 着了道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他不说破还好,这一说徐镛就掩饰不住难色,脸色不但更红了,而且双臂都还隐隐地发起颤来。

    徐滢皱了眉,正要开口,陆翌铭道:“你这样子不对劲,快回房去歇歇。”

    徐镛没有拒绝,金鹏连忙过来搀着他往房里去了。

    陆翌铭揉了揉额角,似乎也有微醺。他抬眼望着眼巴巴直瞅着徐镛离去方向的陆明珠:“你吃好未?若吃好了我们就去前头坐坐,等澜江醒醒酒,我们就去看戏去。”

    又与徐滢道:“我们还是去看看,小厮们未免不尽心。”

    徐滢正有此意。她也觉徐镛醉得太快,因着早就打算下晌去看戏,因此桌间的酒不过备了一斤而已,而且还没喝完,徐镛这就醉成这样,他酒量是有多差?

    陆明珠这里也热心地要跟上去,被徐滢拒绝了。

    徐滢唤来苏嬷嬷和画眉招待陆明珠往杨氏屋里去,两人则往拂松苑而来。

    一进院门便见金鹏扶着徐镛跨进了房门,等跟着进了门,浓浓酒气便就扑面而来,一路还伴随着徐镛呼哧呼哧的粗重气息。

    徐滢连忙跟着他们绕过屏风进了里屋,徐镛坐在炕沿上,不光脸颊,就连脖子以及露出来的两只手都已经染红,而他虽然神智还很清醒,但却明显地坐立不安,一面烦躁地喊人上茶,一面去扯自己的衣襟。

    “哥哥酒量怎么这么差?”

    她疑惑地走过去,接了石青倒来的茶亲手递给他,一面又着他去端醒酒汤。

    陆翌铭想找东西给他擦把脸,看看只剩下个金鹏,便说道:“还不快去打热水?”

    徐镛没理他们,把茶灌下肚,仍是觉得热,一面越过徐滢去取桌上的折扇狂扇,一面吃着茶。

    陆翌铭将他扶着躺下,给他除了鞋。跟徐滢道:“我去洗个手,你先帮他擦擦汗。”

    徐滢答应着,端了茶壶过来,一杯接一杯地递给徐镛。又拿帕子去擦他额角的汗。然而当她的手触到皮肤,他的呼吸就更粗重了,而且徐滢还没动两下,他就突然间坐了起来,咬牙瞪着她。左手也如铁钳似地紧紧捉住了她的手腕!

    “你怎么了?!”

    徐滢吓了一跳,他浑身紧绷,手掌滚烫如火,仿佛马上就要燃烧起来!

    “出去!”徐镛咬着牙,握着她手腕的那只手都在颤抖,声音如同铁缝里挤出来一般!

    徐滢僵住没动,因为手被他钳着根本动弹不了!

    徐镛抬起头,用发颤的声音又吼了一遍:“出去!”他两只眼已经变得通红,整个人已经颤抖得厉害,两只手臂肌肉鼓胀。仿佛随时都会撑破衣裳!而他握紧的双拳更是充分表明他在忍,而且已经忍得十分痛苦!

    他也想放手,这是他妹妹!但他身体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一松手他就会往前扑!

    “出去!”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这么说!

    徐滢一颗心也是绷到了极限!

    眼前的徐镛已经不是徐镛,而仿佛化身为另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

    他眼里的狂躁太明显了!那就好比饿三个月的狼突然看到了一块肉!

    她不是三岁孩子,这哪里是什么醉酒的样子,这分明就是欲火难忍的样子!哪里有喝醉酒的人动作这么敏捷这么需要克制?!

    她又不是不懂风月,前世里茶酒里下药勾引男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她见的不要太多,他这分明就是被人下了药!

    而且还是下了劲道很足的药!

    她挣扎了一下被他紧紧钳住的手,挣不脱!扭头看到桌上笔筒里的剪刀。不假思索绕开先拿过来执在手里,然后嘶声大喊:“金鹏!来人!快来人!”

    但是门外并没有声音!

    金鹏去前面厨院里打水了,石青去了煮解酒汤!院子里当然不只有他们俩服侍,除了没有丫鬟。还有两个粗使婆子和两个长随!但他们居然都不见了踪影!

    徐滢真是没遇见过比这更让人难堪的局面了!

    如果面前这人不是徐镛,那她必然已经在他胳膊上扎出无数个洞,可她偏偏不能这么做!

    而且徐镛也在忍,他整个人都在发抖,额头上青筋出来了,汗也大滴大滴地冒出来了。眼望着地下,眼神时而涣散时而凝聚,但即便是这样,他也只是钳住她的手腕而已,而并没有靠近她半分!

    而他在钳住她的同时还在把她往远处送,只是迟迟也没曾成功!

    “徐镛——”

    “我不知道着了谁的道,你先出去,让人给我弄几桶井水进来!外面的事你先撑着!”他口干舌燥,眼神也比刚才更幽黯,抬头冲她低吼着,然后还没等徐滢反应过来,他突然就起了身,两手紧揪着她的胳膊,将她直接从窗户里扔了出去!

    从窗户……

    徐滢四仰八叉跌在窗户下,捂着摔疼了的腰站起来,望着已经砰地关起来的窗门半日也没能找回呼吸!

    徐镛被人下药了!在他自己家里!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还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她回想起陆明珠先前百般巴结的模样,目前倏然变寒!

    “爷!爷!”

    屋里传来金鹏的声音,以及桌椅打翻的声音,更还有徐镛狂躁难忍的声音!

    她来不及想那么多了!

    急速翻过围栏到廊下,顶着一脸青寒出了院门。

    这里廊檐拐角处一双眼望见她衣着整齐地出门,眉头皱了皱,立刻又隐了身回去。

    徐滢寒着脸到得正院,先叫来苏嬷嬷:“陆姑娘何在!”

    苏嬷嬷虽知徐镛喝多了却也不知道出了何事,见她这模样不止是她,旁边几个婆子也跟着吓了一大跳,连忙走过来道:“回姑娘的话,陆姑娘正在太太屋里说话呢。”

    徐滢咬咬牙,目光扫到她们脸上:“留住她还有表少爷都不准离府!然后即刻抬几桶冷水去大爷房里,再去传余延晖,就说我让他来的!在他到来之前除了金鹏石青之外谁也不准进去!然后把拂松苑当差的所有人全部叫过来,还有刚才我们吃过的酒食,全部拿到我屋里来!”

    又道:“大爷在屋里做些什么,谁要是传出来半个字,我立马割了他的舌头!”

    苏嬷嬷等人不敢怠慢,立刻下去了。

    。。。。。。

    不知道大家为什么觉得徐滢和徐镛一定能看岀来酒里做了手脚,他们又不是神仙,反正我反复想过,陆表哥跟徐家兄妹经常吃饭,而且他又没露出什么特别明显的动机,女主会首先怀疑到他下药也是挺不可思议的。女主并不知道陆要害他们,所以表上帝视角看问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