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99 好多证据!

199 好多证据!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然而又不能琢磨得太过,杨氏这里心不在焉地,几次要去拂松苑都说姑娘发话谁也不让进去,又说请了济安堂的名医来了,还是不让进去,她得趁着这机会好生安慰好她。

    正准备给她沏茶,门口一黯,就听丫鬟们道:“姑娘来了。”

    随着话音,徐滢就面色温和走了进来。

    杨氏好不容易得见她,连忙问道:“你哥哥到底怎么回事!”

    徐滢先看了她一眼,扭头跟丫鬟道:“先去把表少爷也请到花厅来。”说完才又扬唇望着杨氏,“母亲不是想知道哥哥出了什么事吗?这会儿就请母亲和陆姑娘移步花厅,等我来详细说一说。”

    杨氏满腹狐疑,看一眼陆明珠,陆明珠更是惶然,——这个徐滢脸变得还真是快!先前那目光活似要把人剥皮抽筋,如今却又满脸的春风,她到底在做什么?

    她今年也不过十五岁,又在家族里地位最高的身为宗子宗妇的父母跟前长大,纵然有些心机,却并没有经历过太多世事,徐滢的话毫无预兆地把她的心绪打乱了,而且打慌了。

    徐滢到了花厅,先到了左首坐下,杨氏和陆明珠随后就到了。

    杨氏坐上上首,问徐滢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连余大夫都来了?”

    她这里话音落下,陆翌铭也就匆匆过来了。

    徐滢望着陆明珠,扬唇一笑:“陆姑娘觉得我哥哥这个人怎么样?”

    陆明珠听她问到这个,心里又跳了跳,但她仍是害羞的,清了下嗓子道:“镛哥哥人很好啊。”

    “怎么个好法?”徐滢笑着端起杯子来。

    陆明珠脸红了。也笑道:“滢姐姐这话问的好奇怪,说他人好,自然就是什么都好。”

    “是不是好到你恨不能想委身于他?”徐滢越发笑开了,露出的牙齿白森森像一柄柄缩小的钢刀。

    陆明珠愣住,一张脸从羞红变成臊红:“滢姐姐这是什么意思?”

    杨氏也出声道:“滢儿不得无礼,陆姑娘是客人。”

    “母亲要插嘴,我就不说了!”

    徐滢陡然一眼瞪过去。那气势如同沙场上的说一不二的将军。

    杨氏虽然身为母亲。却也在这声喝斥下打了个抖。眼下徐镛什么情况她根本不知,徐滢要是不说她还不得急死!

    屋里气氛又凝滞了些。

    徐滢转过头,又扬唇与陆明珠道:“今儿我们吃饭的时候。只有你敬过我哥哥的酒对不对?”

    陆明珠绷紧着身子,抿唇道:“那又怎么样?”

    徐滢把侍棋手里的酒壶接过来,走到她面前:“敢不敢喝一口?”

    陆明珠脸变白了。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酒里有毒?!

    她迎上她那双透着寒芒的眼眸,慌乱地站起来。

    徐滢唇角微勾。酒壶执着地伸向她。

    不是她成心欺负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片子,实在是这下药的人心肠太过歹毒!

    徐镛还有三日便要赶赴考场。这当口居然给他下春*药,而且药性还这么猛,这岂非是成心拖他的后腿?试想方才若不是徐镛定力沉稳,她在他房里此刻还不定闹出什么笑话来!这笑话要是闹出来。她跟徐镛这辈子岂不都全完了?!

    这药是不是陆明珠下的太有疑问,除去她的行为不合理,还有比如说为什么她的丫鬟会引开拂松苑的下人?家仆们被上房里的丫鬟叫走可说是巧合。但陆明珠在婆子们引出来之后并没有寻机会去拂松苑。

    但是所有的证据步步都指向陆明珠,这个人必然是想借她来转移注意力。

    她目光紧盯着陆明珠。一刻也不曾放松。

    陆明珠流着眼泪,下唇都被咬发白了。

    徐滢并不觉得她可怜,如果不是她给那人机会利用,又怎么会有今儿这么一出?

    陆翌铭好声好气地走过来,“滢姐儿别这样——”

    徐滢转头望着他,挑眉道:“表哥去过我哥哥房里了?”

    陆翌铭微顿,默默点了下头。

    “桌上就我们四个人,表哥和哥哥喝酒的时候一切正常,但自我哥哥喝过陆姑娘斟的酒之后就那副模样了,这人是她自己寻上门来的,不是我们去请的,这种事情居然发生在我们自己家,你说我不这样,应该要怎么样?或者要请你来喝这酒?”

    陆翌铭讷然:“怎么会——”话没说完他转头望向陆明珠,那眉头立刻也皱得生紧,充满了鄙视责备之意。

    陆明珠撑不住了,她跺脚道:“我到底做什么了?!”她眼眶都红了,放声哭起来。

    徐滢望着他们,没再说话。

    陆翌铭沉声道:“你还好意思问!我早就觉得那天你主动来找我带你去徐家有问题,但胡嬷嬷说我想多了,我今儿才会答应你来!若早知道你真怀着这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我是绝不会答应的!你先跟我回去,回去说清楚再跟我过来赔罪!”

    他气得扯住她胳膊往前一带,她就到了她身边来。

    陆明珠又羞又气,大声道:“不用你拖,我自己会走!”

    随着她的动作,忽然她腰间啪地掉落了个小纸包在地上。

    陆翌铭和陆明珠俱都回头,徐滢看了眼他们,把纸包捡起来。

    打开一看,竟是包灰白色的粉末……

    徐滢眉头微蹙望着她,扬声道:“请余大夫!”

    余延晖刚刚给徐镛服完药扎完银针,看着他呼吸渐匀,来催请的人就到了。

    只得又认命地赶到正房花厅。

    徐滢迎面便递来个纸包:“这是什么?”

    余延晖嗅了嗅,再拿银针探了探,而后又挑了一丁点儿尝了尝,说道:“这就是酒里的‘罗汉醉’!”

    “什么‘罗汉醉’?”杨氏终于忍不住走过来,失声道:“镛哥儿是不是中了毒?!”

    徐滢拿着那包药,目光忽闪莫测,让人看不出深意。

    “不是毒药,只是媚药。”

    余延晖咳嗽着,拢手跟杨氏解释道。虽然在场有青年男女在,但医者眼里只有伤病医药,没那么些龌龊玩意儿,何况这事又是他们自个儿弄出来的,他还有什么好避忌不说的。

    ——现在的官家子弟!

    ————

    第二更准时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