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07 是有点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侍棋走进来:“姑娘,王府里世子派人来了,说是有公务相商,请您过去。”

    徐滢又讷了讷,倒是忽然想起那日宋澈也曾派商虎来找过她的事来。

    宋澈回到房里,先去后院里喂了乌龟,然后又顺手把乌龟槽给洗了,还没见来,于是又拿小刷子沾水给乌龟洗了个澡,终于听得内侍们说马车进了宫内,连忙洗手回房,这里就闻见一阵似有若无的香氲,随着清风传进来了。

    流银引完路即刻退散。

    宋澈坐在桌后,一脸正经道:“怎么才来?”

    徐滢瞥他一眼,也到桌旁坐下,说道:“从我接到传话开始到进这里,前后也不过两刻钟,这样你还嫌慢,莫非是有什么事很急?”

    这话字面意思听着没错,但配上她那带钩的眼神儿,就很耐人寻味了。

    宋澈斜眼睨她了一下:“你又想哪儿去了?我叫你过来就是为了看卢鉴传来的公文。”他把早就准备好的两本册子丢给她。

    徐滢拿在手里,漫不经心地翻着。宋澈打量她,说道:“你中秋怎么过的?”

    中秋?徐滢笑了下。“过得挺热闹的。”她喝了口茶,把陆翌铭跟崔涣串通的事给说了。

    宋澈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姓陆的他不认识,这个崔涣他认识!这俩杂毛居然串通起来向徐家下手?

    他脸一寒,一口灌了杯里的茶,把商虎叫进来:“去户部查查哪些衙门里用着陆家的笔墨?全部撤了!再带几个人去崔家闹闹!去陆家走一趟,问问他们是谁想跟我过不去?还有那个什么陆三少爷,”他深深地望着他。“去问候问候他。”

    商虎方才搁门外听着呢,居然敢动他们的主母这还了得?当下掉头就走。

    徐滢合上本子道:“慢着!”

    她望着宋澈:“这样不成,咱们哪有权力明目张胆地干涉户部公务?动不动就打人也不是办法。若是崔家去都察院告你,虽是动不到你根本,也终是坐实你横行霸道的名声,介时又得连累皇上和王爷收拾摊子。”

    陆翌铭八成是好不了了,凭他在陆家的处境。一世无子嗣也得不了什么好下场。治人的法子很多,何必非要人命?

    她说完望着商虎:“你直接去户部,找到负责笔墨此项的官员。跟他说世子跟陆家有点过节便是。然后带几个人去崔家街门口,把崔家家底空了的事抖落出来就行了,介时自有人替我们去折腾他。”

    崔家也是该教训教训了,不给他点颜色看看还真当徐家是菜市。

    商虎钦佩地投去一眼。转身下了去。

    宋澈纵然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但却仍有气愤。他皱眉道:“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跟我说?万一出了事怎么办?你让人传个话给我,我立马过去看他们敢怎么样?!”还玩下药这种下三滥手段,还一石三鸟!他要是在场非把他们打成死鸟不可!

    “若是你去了,这会儿满京师的人只怕都知道我跟我哥哥差点被人算计了。”

    徐滢淡淡瞥他道。照他的火爆性子。那点子事还不得传得人尽皆知?

    宋澈略为无语,但想想又确实跟她所说差不多,便就不做声了。但想了想。他又还是忍不住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笨?”她那么聪明,而他只会以威慑人。她会不会嫌弃他没脑子?

    “有点儿。”徐滢笑说道,并没有抬头。

    他果然他猜的没错。

    他心里有点说不上来的滋味。他从来没看上过谁,因而也就不存在担心配不配得上对方的问题,但他遇见了徐滢,她又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机智和手段时,他就开始有这种忧虑了。

    “但是我不需要一个很会耍心机手段的丈夫。”

    正在他疑虑间,徐滢又慢腾腾开口了,“我并不是在寻找朝政盟友,我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家宅安宁,夫贤子孝,这就够了。所以你笨不笨对我来说一点影响也没有。只要你是个称职的丈夫,那就是全天下的人跟我来抢你,我也绝不会让。”

    她说这话的时候两眼仍然望着册子,脸上全无戏谑,虽然话语悠悠,神态懒散,但却是他认识她以来从未见过的认真。

    他心下一暖,飘浮的心忽然就踏实了。

    诚然他没有怀疑过她的心性,但他曾经一度以为她只是图新鲜而已。

    毕竟,像他这么别扭笨拙的王孙公子不多。

    像她这/么大胆的大家闺秀也不多。

    心下情动,他忽然就有了勇气和冲动,伸手握住她执书的手,脸红红说道:“以后咱们俩过日子,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虽然不一定会变得像别人那么聪明,也不一定会是个很成功的男人,但我一定会努力的。”

    徐滢望着包裹着自己手的那只大手,笑一笑,“你觉得什么是成功?”

    他顿了顿,也认真地说道:“原先在宫里跟宋裕他们读书的时候,先生也问过我们这个问题,我当时就想,如果论地位,我已经位极人臣,福禄无双。这么看来我生下来就已经成功了。但是我又想,地位高的人那么多,高如国君者,史上也出过许多昏君。

    “我觉得我把卫所治好了就是身为臣子的成功,只要妻儿能够感觉到安稳幸福,就是我的成功。”

    他声音低低的,把她的手又紧一紧。

    忽然又抬起来,凑到唇边吻了吻。

    窗外有细碎的桂花随风飞进,斜阳将两人的身影落在屏风上,跟双面绣成的牡丹连成一片。

    他脸颊上的红跟天边的晚霞一样,但很安静。

    徐滢望了他半晌,直看到他脸红心跳,他才把手放下。

    徐滢看着还留有余温的手背,吃了蜜似的笑了笑,问他道:“皇上交给你的书,看的怎么样了?”

    宋澈瞥了她一眼,端起早就凉了的茶来咕咚喝了一口。

    “那有什么好看的?我又不是不会。”

    “你会?”徐滢挑眉。

    “当然。”他眼望着前方,脸色很凝重。

    徐滢笑了笑,从旁边茶几上拿来纸笔,推给他道:“你既然都会,那就照着画两幅给我瞧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