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18 这是惊喜?

218 这是惊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滢见他那脸红到耳后根的出息样,哼笑了下,走过去,弯腰坐到了那箱笼里。;

    宋澈吓了一跳,一抬头她两手托腮望过来,虽然面目一点也不可怖反而很诱惑,但她眉梢眼角的意思却全都透露出想吃了他……

    “那个,”他咳嗽了下,“你坐一边儿去。”

    “皇上交代你的事你办的怎么样了?”她笑眯眯望着他,“不是说要给我惊喜吗?惊喜呢?”

    到底还是来了。

    他摸着鼻子看看左右前后,目光就是不敢落到她身上。因为她这个姿势,他一抬头刚好就直视着她的胸……只穿着宽松内袍的她胸那么挺,简直随便动动就能碰到他的脸。虽然他们已经成亲,但她就不能老老实实躺床上等着,让他酝酿酝酿情绪再来吗?

    他瞅她一眼,嘴硬说道:“你去把蜡烛吹了,我不喜欢有灯。”

    虽然说他已经研究过一遍那书,但到底是纸上谈兵,实地作战还是心里不大有底。尤其是在她面前,她就是千年的狐狸精,而自己就是刚进师门的小道童,光看着就心里直打鼓,点着灯还怎么办事?

    “那个不能吹。”徐滢掠着耳边的发睨他,“新婚洞房里的喜烛谁会吹呀?”

    有这个规矩吗?

    他狐疑地望着她。然后爬起来:“我去问问厉公公。”

    “你怎么问他呀?”徐滢没挪窝,托腮的手指在脸上弹来弹去,“说想行房的时候不想有灯?还是说你害羞不想让我看见?那商虎他们背地里还不笑话死你。”

    宋澈在帘栊下停了脚。

    说的也是,这当口走出去问吹灯的事儿,不管怎么说都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他睨着她:“那怎么办?”反正他不能让她看见他的窘。

    “我有办法。”徐滢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忽然褪了身上的丝袍盖住他的头,“我把你的脸遮住,跟吹灯也是一样的。”

    宋澈顿时被衣袍上的体香包围,袭得他有些晕晕的。他把袍子扯下,没好气地睨他:“遮我的眼睛有什么用?那不是掩耳盗铃么?”

    “那你是想遮我的眼睛?”徐滢凑过去。

    他脸红起来。

    也不是这个意思。说到底他是觉得应该有些东西掩饰他才好发挥,跟遮谁的眼睛没有关系。

    “要不。咱俩把喜烛挪到别的地儿去?”他想了个好主意。既然不能吹。那就挪远点,只要这房里没灯照着就成。他蓦然觉得自己还是很聪明的,居然能灵机一动想出这么好的主意。

    徐滢环臂挑眉。“是倒是可以,只是这洞房里忽然没了灯,外头人不会觉得奇怪?”

    宋澈讷住,这话也很有道理。既然不能吹灯。那房里忽然变得黑乎乎,厉得海他们绝对会来敲门的。万一正在尴尬之时被打断……

    他愁眉不语。

    徐滢忍着笑。指指屏风后的碧纱橱:“要不,咱们去那儿?”

    他眼里一亮,没错,山不转水转。挪不了灯那就挪地儿!

    “好的,就去那里!”

    他说道。反正那里有床榻,地方小。但是看起来更私密,更适合做那些羞羞的事情。他一溜小跑进去收拾里头的床榻。然后来来回回地抱床褥枕头。直到收拾停当,才脸红红地走过来牵她的手,一前一后地进了去。

    这碧纱橱不大,一半放着张罗汉床,一半是活动空间。屋里没有灯,但是借着月窗上透进来的淡淡灯影,屋里布局还是能辩认清楚,现在空地一头正摆放着徐滢还未来得及清理的嫁妆挑子。

    宋澈拉着她坐在榻上,即便是没有灯也听得出他紧张里带着兴奋的声音:“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你觉得呢?”

    徐滢笑微微将腿抬上床,歪在一头道:“有惊喜什么都好说。”

    “知道了。”他说道。

    然后就站起来脱衣服,只留中衣到了床上,躺在她旁边。

    徐滢扭头看他,他也把头扭过来,四目在微光里一对上,就有火花在彼此眼里闪现了。

    宋澈顿了片刻,侧转身,伸出一手去解她的衣带。屋里因为光线昏暗而更显得静悄悄地,衣带松开的声音在这份静谧里也显得格外清晰。

    徐滢忽然按住他手:“弄得我痒。”

    手按的地方正在她肚脐上,宋流脸热热地,心里砰砰直跳,但仗着光线昏暗为掩护,勉强还能装得平静。他俯身下去到她耳边:“那我轻点儿。”呼出的热气喷到她脸上,又反弹回来,像是揭开了蒸笼盖,一腔的热意都按捺不住了。

    徐滢因着他这一耳语,心里未免荡漾,于是尽量做着配合。

    宋澈其实也能感觉到她的善意,但可惜即便如此他还是遇到了阻碍。

    比如说当他褪了她的衣裳后,接着又应该做些什么呢?他想当然地凑了上去,伏在她身上低头轻吻。可是当他一贴近,她胸前挺起的部位就毫无阻碍地贴住了他,——那已经不能称作为奶糕了,那是烙铁,直接能把他给烙熟!

    于是他就换了个稍微安全的姿势,薄光下他两手撑着榻面,悬空着身子去靠近她,但还没有触到她,他就立刻又收回了身子,因为忽然觉得那样看起来真好像只舔奶盆的小奶狗……

    他略有些沮丧。

    想象中并没有这么难,怎么做起来跟他想象的又有点不一样?

    算了,要不就不玩这些花哨的了,直接上吧。

    他扑上去,打算来个霸王硬上弓,好不好暂且也展示一下男子汉大丈夫的雄风再说。

    谁知道人才扑到半路,徐滢一只脚突然抬起来,正中他肚子,紧接着他便闷哼一声滚落到了地上!

    ——别说什么他有武功之类的话了,谁他妈在新婚之夜脱得只剩条裤衩的时候还会防着自己的老婆偷袭……

    徐滢也不理他,披了袍子下地,噔噔先去举了烛台回来,然后高擎着望向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的他扬唇:“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

    宋澈整个身子都臊红了!一双手登时不知是去捂裤裆还是捂胸口的点点,愣了半晌之后发现她袍子底下丘壑乍现,顿觉鼻腔里一阵痒痒,手一摸,鼻血出来了。

    ——————————

    今晚7:30-8:30分名家访谈,请大家到时捧场~~

    然后,求月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