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35 来者不善

235 来者不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宴厅这里一摆好几十席。

    崔家亏空的名声虽然传了出去,但崔伯爷好面子,硬是花重金把这排场做了起来。前来赴宴宾客原来担心崔家露窘,还都心照不宣地避开酒宴这样的话题,以免触到主人心酸之处,等到观过礼之后又进了宴厅,见到所设之物皆为上等,心里才又安定下来。

    到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崔家是不会在自家长子的婚事上露怯的。

    于是宾主皆欢,大伙都放开来吃喝唠磕。

    程筠兄弟跟宋裕由崔韦伴着坐在南窗下一桌,同桌的还有吴国公府两位公子。

    眼下大伙已吃的差不多,正说到绍兴的美酒,忽然厅门口就传来“新郎倌儿来了”的笑呼声。门口灯人影绰绰,果然是崔嘉大步进来了,喜服未除,面色阴晴不定,一进门且先往四处环视了一圈,在程筠他们这桌停下,才又与举杯拦住他要敬酒的客人应酬起来。

    程筠看到崔嘉时也生了些疑惑,按理说他这个时候应该在新房里的。再看他目光频频冲自己来,更是觉得来者不善。

    不过他淡定地收回目光,低头啜起茶来。

    崔嘉应付了几位相熟客人之后径直到了这边,眼望着程筠,从旁拿来半坛酒摆在桌上说道:“今日小侯爷赏面前来赴宴,崔某真是不胜荣幸。特来敬小侯爷几杯,还请小侯爷赐杯。”

    程筠目光转黯并未言语。

    程笙见着崔嘉来者不善已是跟宋裕对了眼色。

    宋裕目光再往隔壁一溜,身后小太监便就悄没声儿地下去了。

    “我近期服药,不能喝酒。崔世子的美意,程某只能以茶代替了。”程筠举起手上茶杯,干了见底。

    崔嘉往日在程筠面前甚有分寸。但今日冯清秋的表现却早令他妒火烧去了理智。他就是来让程筠难堪的,又岂会因他服药而通融?

    他冷笑道:“小侯爷既是来给崔某人道贺的,不饮两杯又怎么好意思?我与内子打小奉小侯爷为兄长,内子至今仍把小侯爷当成天上的神一般,连几杯酒都不敢喝,就不怕她失望么?”

    这话可夹着枪带着棒。他崔嘉不要脸程筠可还要脸呢!

    程筠还没说话,程笙已抢先站起来。皮笑肉不笑拿起酒杯:“崔世子既有这敬酒的美意。咱们又怎好推辞?但是眼下景王殿王还在此,世子竟然越过景王而敬起了家兄,这恐怕不妥吧?要敬。就得先从景王敬起才是道理。”

    崔嘉知道宋裕和程笙是一伙的,方才来得急,一心只想让程筠下不来台,却忽略了还有宋裕在侧。

    他这话压过来遂让他无可退避。但又能怎么办呢?他咬咬牙举了杯。哪知宋裕并不动手,却又由程笙笑嘻嘻举杯回应:“要敬景王。那得先过我这一关!”说罢已自行拿了两个大杯,斟了一杯饮尽,再把另一只大杯摆在崔嘉面前。

    旁人以为他们玩笑,纷纷围上来。

    程筠眉头微蹙。却并未阻止。

    宋裕拍起手来:“喝酒好,大喜的日子,正该喝酒!等撂倒了程二爷。你再跟本王喝!”

    崔嘉瞪着程筠,端起杯子再喝。

    一屏之隔的西厅。是女宾们的坐处。

    冯氏因为在娘家时便与冀北侯夫人相熟,加上来之前得过徐少泽嘱咐,程家是宋澈的外祖家,而且两家往来密切,所以这层关系必须得拉紧了。因此一来便随在冀北侯夫人身畔,有说有笑,热络到不行。

    冀北侯夫人自是犯不着得罪堂堂兵部侍郎的夫人,只是程淑颖有些瞧不起冯氏庶女出身,对她的热情有些懒于回应。

    冯氏因着日前在王府受到徐滢的窝囊气,想起程淑颖与宋澈那段青梅竹马的交情,竟把徐少泽交代过的示好之心抛到了九宵云外。趁着冀北侯夫人与别的女客说话时,与程淑颖道:“颖姑娘这些日子上王府去不曾?”

    程淑颖答说没去。

    冯氏就扬唇:“也是,我们世子妃在娘家时便有些难容人,姑娘与小王爷青梅竹马,在她眼里那更是……”

    程淑颖立时皱了眉头,“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我跟表哥青梅竹马,那又怎么了?”

    冯氏忙笑道:“这自然是好的,只是我们世子妃醋劲大罢了。往日在娘家见着妹妹有的她必也要有,真亏得小王爷能事事依着她。”

    程淑颖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背脊,妹妹有的她都要?被她在宫里甩过脸子,还笑嘻嘻过来追问她因由的徐滢,有那么小心眼儿吗?关键是,她表哥的眼光有那么差吗?

    她直觉这个冯氏不是什么好人。于是拉下脸道:“夫人弄错了,我可不是因为她才不去,是我母亲不让我去扰表哥表嫂新婚燕尔呢。再说我表嫂哪里有你说的那么难相处?她要是不容人,能让王爷还有荣昌宫那么多人偏着她吗?”

    从前她就怪不喜欢徐冰那作派,不过是碍着冯清秋在中间不便说。没想到冯氏也是这样的人。徐滢讨厌归讨厌,又没有害过谁,哪有她说的那么严重?再说了,她再不好也是她的表嫂,她凭什么在她面前嚼舌根?

    冯氏只当她必然因为嫁不成宋澈而妒恨徐滢,哪料到她竟会帮着徐滢说话,一时倒不知怎么接口。

    程淑颖可不想再跟她说下去了,正好听见画屏那头的东厅传来喧哗声,遂起身走到屏下去打量。

    这片刻之间,崔嘉已经在程笙催促下干完了半坛三斤酒,而程笙一脚踏在凳子上,一手摇着大折扇,两人已成红眼之势。

    “要不要再来十斤?哥哥我奉陪到底!”程笙斜眼睨着崔嘉。

    崔嘉知道他们惯于风月,酒量是早就操出来的,故不再与他们拼,只冷笑望着程筠:“我只当小侯爷品格清贵,原来真是个缩头乌龟!平日里自诩风流,如今竟连几杯酒都不敢喝!还真是枉我素日对你万般景仰!”

    他自知跟程筠已做不成朋友,借着酒劲也全都豁出去了。

    “你他妈说什么!再给老子说一遍!”

    程笙怒而拍桌,手指头倏地指上他鼻子。

    宋裕也沉脸站了起来:“崔嘉你发什么疯!”

    “够了!”

    程笙喝斥着他们,慢慢看向崔嘉,站起来:“崔世子喝多了。我不愧对任何人,包括你们,但想来这一趟我是不该来的。我还有事,就先告辞。”说完他抬脚便步出了坐席。

    ————————

    哈哈,刚刚到家~大家年过得还好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