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45 让你骗我

245 让你骗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六品没有。 要我帮我就只能帮到这里了。”他摊起手来,说的斩钉截铁地。

    徐滢深深看了他片刻,也没说什么。这事毕竟是男人们的事,如果真是他说的这般那也没法子。

    不过她临走时还是若有所思看了他两眼。

    宋澈等她出了门则立马抖起折扇来,他怎么能容忍徐滢心里还有个地位跟他差不多的手帕交呢?姓袁的这种朋友还是少交为妙,只要她捐不成官,她迟早会发现与徐滢地位悬殊,最后自惭形秽黯然中止,此后徐滢心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啦!

    翌日他如常地去了衙门。

    徐滢听说端亲王今儿也在府里,便就抱了罐茶叶到了承运殿。

    “这是前儿太后赏的银针,世子喜欢雀舌,着我来送给王爷的。”

    端亲王打开茶叶罐嗅了嗅,哼笑道:“又来糊弄我了。那小子要有这份孝心,也不至于到如今连声父亲也不肯叫。——说吧,又想打什么主意了?”他回到案后坐下。

    徐滢笑得呵呵呵:“是有点事想跟父亲打听打听。我昨儿来的那个朋友,家里还有两个弟弟正在读书,其父为着儿女前途想捐个官,想父亲咱们衙门里可还缺会算帐管帐的吏官?他为人忠厚,求的官也不高,有个六品上下就成了。如果能进,该付的银子一个子儿也不敢少。”

    端亲王扬眉哦了一声。还以为多大事呢。别的人来找他他不见得松口,但既然自己的儿媳妇开了口,还作了担保,那还有什么话说?他道:“衙门里也要进人,要是捐官的话。捐个管帐的六品经历不成问题。这事你找澈儿就行了。”

    徐滢略顿,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宋澈傍晚回到荣昌宫,正要回房更衣,侍棋和画眉却在廊下把他给拦住了,说是徐滢在书房。

    宋澈便又拐到书房。

    进门便见徐滢斜斜坐在圆桌畔把弄一方镇纸,虽然没有见到她正面,但那侧影却无端露出一丝寒意。

    “娘子怎么在这里?”他乖觉地趋上前去。在她身边坐下。

    徐滢望着他笑:“我等着给夫君铺床呢。”

    “铺床?”宋澈僵住。什么意思?

    徐滢冷笑着,冲门口招着手:“侍棋去跟王爷报备声儿,就说世子近来公务繁忙。已经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他怕睡晚了吵醒我,所以打今儿起他想睡书房。王爷要是没意见,你就立刻把世子的铺盖卷儿挪过来。咱们成全他这番苦心!”

    说完之后她笑眯眯捏了捏他的脸:“觉得我好骗是吧?继续骗。”

    说完眼角都没再扫她一眼,便抬步走出去了。

    宋澈目瞪口呆愣在原处。端亲王如今简直对徐滢言听计从,她说是白的端亲王决不会提出求证是不是黑的,她说是他自己提出来睡书房,那端亲王绝对一百个相信是他自己吃饱了撑的!怎么可能会有别的意见?

    “哎——到底怎么回事!?”

    他连忙起身追出去。到了廊下流银一闪身从斜刺里转出来挡住了去路。无语凝噎望着他:“爷就省省吧,世子妃已经去寻过王爷了。”

    宋澈指着他,一句话堵在喉咙里是再也说不出来了!

    且说崔家这边。冯清秋自打揣着程筠可能仍心系于她的念想,成亲翌日起立时摆平了心态。不但待人接物大方得宜,次晚也与崔韦圆了房。崔嘉不管初尝人事滋味如何,到底是如愿以偿,见冯清秋不再闹腾,自也抹去了那夜的不快,如果不深究,看上去倒也显出几分相敬如宾。

    次日敬茶的时候崔伯爷全程没有什么好脸色,包括对新妇。冯清秋了然于心。崔涣可不比崔夫人,他是不必和稀泥的,只有在马姨娘母子日渐得宠的情况下,崔夫人为着本身考虑,才会权衡利弊顾及她这一房的周全,而选择对她的高气焰视若未见。

    她并不想跟崔夫人争什么,也没什么可争,即便崔嘉再不得她的意,那也是她的丈夫,是她在官宦圈子里立身的招牌,崔嘉垮了,她和崔夫人都得不着好,所以,她的心思只能崔夫人同步,房里的事房里解决,对外,他们这一房是必须一致的。

    所以,成亲夜里的矛盾被忽略了过去,这几日的崔家倒渐渐有了几分添了新妇的繁荣之意。

    崔韦这里,因为当日跟徐少泽也达成了共识,他回府跟马姨娘一说,马姨娘自是无比赞成。

    这几日不光崔韦早出晚归格外乖觉,又屡次“碰巧”地出现在与崔涣相熟的老友面前,总是那么巧的顺手展现一下风度与谦逊向上之心,引得崔涣连日里收到外头对于这个庶子的夸赞肯定,扭转了沉郁不畅的心情,就连马姨娘也极尽奉承之能事,把个崔涣侍候得周身妥帖。

    因此当马姨娘提及崔韦与徐冰的婚事时,崔涣虽有不悦,却也没有回避。崔嘉屡次坏事已让他心灰意冷,指望他撑起门庭已是不大可能,既是崔韦有出息,他当然没有阻他前程的理由。徐少泽那一家子虽然不地道,但退婚也不可能,徐少泽多少还能帮衬着崔韦些,这未尝不是件好事。

    再有,跟徐少泽结成了亲家,不就也有了跟徐镛接触的机会吗?

    他就不信,他会捉不住他们那两兄妹的破绽!

    因此,崔韦和徐冰的婚事被迅速提上了日程。对于聘金,几番交割之下,徐少泽也暂且屈辱地以冯清秋之半价应了下来。但崔伯爷因为承诺过门之后便会从所剩不多的家产里分间铺子给他们,倒也并不算多么掉价。

    徐少泽夫妇注意力也因此从徐滢高嫁转移到徐冰的婚事上。婚期定在腊月,徐冰对嫁妆又各种挑剔,徐镛每天除了像个后宅里长舌妇一般等着逮徐少泽的空子,就是在听闻隔墙传来的乍乎声里度过,想着自己对后宅这些伎俩越发熟练,也是郁闷得紧。

    这日正在院子里擦剑,一面听石青汇报长房那边事宜,忽然前头来报说姑奶奶回来了,探头往壁上十字花里看了看,果然是徐滢的轿辇到了二门下。于是忙着人去通知杨氏,自己则拂拂衣襟迎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