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52 月黑风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你这忙我可帮不了。”她想也不想地一口回绝,“我跟你非亲非故的,帮你管家名不正言不顺,你们家里人未必服我。再说我可是个黄花大闺花,你若是个女子倒罢了,偏是个男的,插手你们家的事对我名声多不利?”她可还得嫁人的。

    “没有什么不服的。”徐镛睨着她,“我家里的人你放心,肯定服你。至于名声,你订亲了吗?”

    袁紫伊瞪着他:“没有!”

    “没订亲不就成了?”徐镛摊摊手,愉快地道:“你就认我母亲做干姨母,我母亲认你做干姨侄女,作为亲戚,你在我母亲旁边出谋划策而已,又不是让你当主母,是没有人会说你什么不是的。”

    袁紫伊别的没管,倒是被他造出的这个称呼引去了注意力,她紧惕地瞥着他:“为什么是干姨母?”

    干娘不是更说得通吗?

    “干姨母才说得过去。”徐镛道,“我母亲有儿有女,再认个干闺女人家也不会相信。”

    袁紫伊两眼如灯笼般觑着他,她怎么老觉得他在憋啥坏水呢?

    这时金鹏已经把银票取回来了,徐镛接过去点了点,然后扬唇推到她面前:“一万五千两,你数数。我还是认三股,就帮我管家得了,别的你照算便是,就这么说定了。”

    袁紫伊要推回来,他又将手掌在银票上拍了拍:“千万记得写收条给我。”

    袁紫伊气结。

    黄昏时风雪依然如故,宋澈去了近一个时辰还没有回来。

    徐滢在卫所里呆着并不觉冷,甚至庞胜还体帖的送来副围棋,由素锦陪着打发时间。

    素锦的棋艺居然很好,徐滢道:“王妃也很会下棋么?”宋澈跟端亲王关系不好。目前看来症结在于王妃身上,上次端亲王抱怨宋澈连父亲也不肯叫的时候她便留意了下,果然他只称呼他为王爷。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打听打听看看。

    素锦犹豫了下,才简单道:“王妃棋艺极佳。”她毕竟是个属从,本来不该出言议论主子的。

    徐滢看出她的勉强,也就不问了。程家的公子小姐都不错。也就程笙污糟点。但他心地却端正,想来作为太后的亲侄女,又能够嫁给端亲王为妃的。才情应是上等。再结合宋澈的长相,想来相貌也是极好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端亲王没能爱上她。

    当然,感情这种事也是不能勉强的。

    这里下了两局,忽然就听门外传来脚步声。素锦起身出去,却是商虎披着一身雪进来了。

    “爷让小的跟世子妃说。因着范埕母亲重病昏迷,正在医治,爷还得迟些才能回来,请世子妃先用饭。爷说请您别饿着。”

    商虎说到这里,清了下嗓子。

    徐滢顿了下,一起身跳下地来:“那咱们就回驿馆。让他们把今儿逮的那些个野味给弄了!”

    城中范家老太太的门廊下,宋澈扶剑站着已经有半个时辰。

    范老太太已经六十有三。本来在范埕的供养下衣食无忧,平日里绫罗裹身丫鬟成群,范埕这一入狱,她嚎哭了几日,把府里子子孙孙们骂了个遍,终于在前日吃饭时因为看到范埕的老婆红了眼眶而又激发了心里的悲痛,拍桌打椅大骂了儿媳妇一顿之后倒地中风。

    范家立刻请来大夫医治,好歹是稳住了,但刚才宋澈他们到来,听到下人们惊呼,她就又倒下去了。

    范家还从来没有来到亲王世子,而且他们气势汹汹,他们难免不腿软。

    但这未免也太不是时候了。

    要不是捉来的大夫战战兢兢拿出连日诊病的证据来,有略懂点歧黄的侍卫上去看过症状,宋澈一定会认为这是范家故意使诈。

    “请世子爷屋里安坐。”

    范埕的弟弟范垒诚惶诚恐地过来恭请,毕竟风雪这么大,这位爷这么娇贵,有个什么闪失恐怕范埕更活不成。

    宋澈眼盯着窗户,里头传出来的任何声音都没逃过他的耳朵。他没理范垒,只跟侍卫道:“再去请几个医师来,一刻钟内人必须醒!”

    侍卫立刻下去。

    他这才瞥了眼杵在一旁的范垒,进了正厅。

    有了他发令,不到一刻钟城中四五个口碑不错的大夫便全集中在范府。

    接下来倒是顺利,不久之后上房里就传来消息说老太太睁眼了。再过了会儿,侍卫们就拿着一包尺来长的布包走了进来。

    宋澈接过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是些买卖土地的契书,中间还夹着张画像,画上的人方脸高额,微挑的嘴角带些讥诮之意,模样年轻,披着件黑色大裘,虽只是半身像,却能看出几分富贵气来。宋澈见其颌下有颗墨点,以为是落的炭灰,伸手掸了掸,才发现是画上去的痣。

    范家别的人并未在营中任职,别的没有什么好问的。

    宋澈将那包契书交给侍卫绑在包袱里,这张画像却是塞入袖中跟先前徐滢给的衬布放在一块,他已惯了要与徐滢商议心中的疑问。

    一行人出了范府。

    夜幕被白雪映得泛出几分青蓝,散布着昏黄灯光的街头看上去更寂静了。

    宋澈想起还在等他的徐滢,也不知道她吃饭没有,范家备的饭他没动,现在肚子却已有些饿了。

    十来匹马一路出城。沿途只听见马蹄踏雪的声音,夹杂着些许远近不一的民居的动静。

    到得城门外更是静谧,除了被马蹄声惊飞的夜鸟,就只有风声了。田野间撂成小山状的草垛早就变成一堆堆雪山,分列在通往卫所的道路两旁。因为这份静,这些雪白浑圆的草垛看上去又像一个个无言的坟包,像它面上所覆的积雪一样瘆得慌。

    大家都不觉加快了速度。

    然而就在这时,路两旁的十来个草垛里忽然如烟花一般炸开,从中飞跃而出十来个手持寒刀的人来!他们如流星一样冲着因着马速的惯性而急速向前无法果断应变的宋澈他们,每个人的出手都带着不留后路的狠和快,眼看着就能击中他们的脖颈胸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