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54 官事了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幕后组织,盘子大了总容易有漏洞,这里所呈现出来的线索,将来未必不会在别的地方再现,他们若执意纠缠下去,一是可能毫无所获,二是可能再逼死更多的人。 再者,谁知道还会不会有别的危险?

    宋澈总算是肯听她的。而且也听进去了。临走前他嘱庞胜将军机密报还有与朝廷往来信函全部密藏,商议公事的时候也尽量做到绝对谨慎。

    上次宋澈在廊坊遇袭闹出的动静他如今还常听人提起。如今这位爷才到海津两日,就又出了件这么大的事,庞胜哪敢不从?不但照做,还加派了几百兵马护送他们回京,以防路上再出意外。

    早饭后启了程,为避风雪,宋澈让徐滢坐了马车。

    徐滢拿着那衬布看了又看,最后交给素锦:“这个肯定是要交给太子的,你照原样再给我拓一幅。”

    素锦点头。

    傍晚时分到得京师,回到王府时正好端亲王也从衙门里回来,见到徐滢他首先道:“袁怙捐官的事徐镛已经找过我了,你明儿个传话去,让袁家去兵部办手续吧。”说完了才打量他们:“怎么一个个耷拉着脸,吵架了吗?”

    宋澈立刻拉下脸来。

    徐滢暗地里也呸呸了两声,这老爷子怎么就不盼着他们点好啊?

    一夜无话。宋澈重新回归他们的床上虽然很满足,但是徐滢旅途劳顿也就安安静静地睡了。

    翌日早上他直去宫中,徐滢这里则着了小太监去传话。

    小太监先到徐家,跟徐镛说了宋澈他们平安回府的事,再去往袁家传话。

    袁紫伊到底还是拿了那一万五千两银票。反正气都快要被他给气死了。岂不是不拿白不拿?她这里列着开铺子的费用单子,听说王府有讯来,连忙着人去请袁沽回来,又立刻开箱取了一万两银票,让他拿着去兵部。

    这事尘埃落定,她也算了结了一桩心事。

    她虽然觉得当富家翁也很好,但到底出门在外还是低许多人一头。而且既然他们有这个能力改善环境。有什么不好呢?

    路氏听说袁怙要当官了也是喜不自胜。六品的官也是官,跟从前财主地夫人的身份比起来可好了不止一点,这里又百般巴结她不提。

    这里看着徐镛拿来的那一万五千两。想想还是应该跟徐滢打个招呼,毕竟她是不会真去帮他管家的,但徐镛恐怕日后又会问起,她倒宁愿帮他别的忙。再想想徐镛那家伙只怕是被门夹了脑袋。专门跟她过不去,迟早也得让他知道点厉害才好。否则日后岂不让徐滢给笑话死?

    于是又唤来丫鬟:“去个人到王府问问世子妃reads;弃妇宝典。看她什么时候回徐府,我到时去见她。”

    袁家捐官的事已办妥不提。

    再说宋澈进了东宫,跟太子禀明了经过,向来自若的太子也皱眉在窗边站了半晌。然后才又恢复神色走到他面前。执起他右手看了看,放下道:“你先后两次遇袭,这次倒是比起上回沉稳多了。”

    宋澈红着脸扯了扯嘴角。没敢说是因为在徐滢身边呆得久了,毛也渐渐捋顺了。

    太子笑起来。拢手看了他片刻。又沉凝了面色道:“这次你们跟他们有了交锋,如果他们此次目的真是这个脚印,那说明这里头大有文章。哪怕是咱们不动,他们也会有些动作出来。这个脚印的主人,即便不是这背后的头儿,想来也差不远了。”

    宋澈道:“范埕口里的那个马三爷,看来是值得查查的。”

    太子点点头,望着窗外:“眼下咱们掌握的线索太少了,先不要下那么狠的力气。年底事情多,紧接着又到了各地官员回京述职的时候,这案子明面上先不管,暗地里盯着。他们想摧垮我们大梁的军营,没有那么容易!回头燕国公他们回京,你随着皇叔去跟他们碰碰面。”

    “遵命。”宋澈道。

    太子望着他,忽然又笑道:“我听说这次滢丫头也跟着你去了?”

    宋澈就有些赧然,虽然朝廷没有明文规定不会眷属跟从,但到底不适合宣扬。徐滢跟着他出京的时候也是做了番掩饰的,没想到太子也知道了。

    “往后她再想去,不妨直接跟我禀报。”太子正色,“我也给她点差事做。”

    本来这样不合规矩,但做事又何必太死板?徐滢思维谋略上本来就不输旁人,有她在旁,这次差事就办得不错。锦衣卫里也有女子,只要能发挥作用,不必拘泥教条。

    宋澈咳嗽了两声,没说什么。

    在东宫吃了杯茶,叙了些别的话,宋澈又去到乾清宫见皇帝,皇帝跟林尚书正在赌棋,大约是要输了,见他过来连忙如撇红炭一般顺势把棋子撇开来,啰啰嗦嗦问了他许多话。林尚书才没那么好糊弄,硬是等到他实在没话可问了,不得不转回来继续残局才嘿嘿地落子。

    宋澈也拔腿转去慈宁宫。

    在这里宋澈就学乖了,只字不提在海津遇袭的事。太后果然只问了些家常。

    程淑颖正巧在给太后捣花瓣,见到他便道:“早上我大哥还说要找表哥去山上赏雪喝酒呢,听说表哥去卫所了还道不巧来着,偏巧表哥就回来了。”

    宋澈吃着太后备给他的鹿羔汤便问:“你大哥能喝酒了么?”

    “只要没服药,是能喝的。”程淑颖说,“只是母亲交代不能多喝。”

    宋澈在海津搞了几日几夜,也是想要松松气了,再想想程笙认得的人多,恐怕也会有人听说过这位马三爷,于是哦了声,说道:“那我下了衙之后就去。”说着辞了太后,赶着回衙门处理公务去了。

    回到衙门先上各处巡察了一遍,竟没有什么要紧事,就打马到了程家。

    徐滢吃过早饭将海津这事捋了捋,然后又处理了些琐事,袁紫伊派来的人就到了。

    听说她想见她,只猜想八成是为着袁怙捐官这事,难不成还想要谢她不成?宋澈中午不回府吃饭,反正一个人吃也是吃,而且袁怙升了官身,她作为袁紫伊的朋友去致个贺也是该的,倒不如去敲她一顿也好。于是着人回话,她中午就上他们袁家吃午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