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58 谁功夫好?

258 谁功夫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镛顿片刻,又问:“‘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 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呢?”

    “《论语-述而篇》。”

    徐镛上下打量他几眼,既然这么会读书,那不如丢两本书打发他去读着好了,然而才刚这么想着,他那双快灼伤人的眼神就又投过来了!

    徐镛真是郁闷了!

    徐滢和宋澈到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们一个盯得很过瘾,一被被盯得如坐针毡的情景。

    等他们见过杨氏,徐镛立刻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立刻弹起身到他们跟前,郑重地跟某人介绍:“这位就是你表姐和表姐夫,端亲王府的世子和世子妃!这就是大舅父的幼子叶枫。”宋澈个子比他高看着也比他英武,不能让他一个人被这臭小子盯。

    果然杨若枫看到宋澈时那双眼就跟炉膛里的火苗一样亮起来了!

    “你就是我世子姐夫?”

    他兴奋地围着宋澈转了个圈,跟徐滢施了个礼,然后再接着去看宋澈,两眼里那炉火烧得可亢奋极了!他先是痴痴地打量了他一会儿, 然后用着比看他还要更热烈的眼神盯着他腰间的剑祟敬地看了看,再又激动莫名地抱拳跟他深作揖:“叶枫见过世子姐夫!”

    徐滢见她这个正牌表姐居然连个姐夫的待遇都比不上,禁不住嘶了一声,也盯着他看了起来!

    宋澈这会儿跟徐镛的心情真是一样一样的!他乃是抱着要给他点颜色看看的心情过来的,没想到一过来就被他上上下下这么样当案板上猪肉似的这么盯着!连忙挪步退到徐滢身后着定,竖着双眉睁圆了眼睛警惕地瞪着他!

    这小子什么毛病?他又不是女人,盯着他这么看是什么意思!

    他转转往徐镛望去,徐镛正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都坐下吧。”杨氏心中充满了对这个新来小辈的爱意,压根就没把他们俩的不适放在眼里,只起身道,“阿菊去端几碗热汤来世子驱寒。”

    宋澈便就跟徐镛并坐在一侧。这里上了汤,叶枫又立刻怯怯地望着杨氏:“姑母,我可以跟表哥和世子姐夫坐在一起么?”

    杨氏讷然望着宋澈和徐镛。这俩人立马如临大敌绷紧了脊背往叶枫回瞪过去,——为什么跟他们坐在一起?!这里还没来得及找到顺口的理由拒绝,小子见他们没吭声,便已经很不识眼色地走过来。噔噔搬了张椅子插在他们中间幸福地坐下。

    宋澈和徐镛两人绷得跟张弦儿似的,内心里同时有万匹烈马在呼啸奔腾!这小子还真他奶奶的自来熟啊!又不是小猫小狗,粘他们这么紧干嘛?!!

    徐滢望着对面他们紧紧挨坐着的他们仨儿,手里剥好的一颗桂圆也已顾不上吃,再瞧瞧中间那咧嘴笑得跟朵向日葵似的的某人双手安静置于膝上。然后顶着一脸无害小白兔模样盯着左右俩人瞅来瞅去的模样也是纳闷了!

    这小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呢?

    她吃了那颗桂圆,然后将下巴往对面一扬:“喂,听说你今儿不但把我们家门给砸坏了,还把我母亲给吓晕了?有你这么做客人的吗?”

    叶枫听她问罪,连忙正色:“表姐息怒,这是我的错,我会赔的。”

    说着他伸手从怀里掏了掏,然后掏出卷足有小孩儿胳膊那么粗的一卷银票来,说道:“这里是五百两银子。除去修门的费用或许还有点剩,可是因为我还要在姑母这里叨扰一阵,所以还请姑母收下当是我的膳食钱。”

    徐滢愣住了。她不过是逗他玩儿呢,修门能用得着几个钱?也不可能让他出钱修啊,他就给她摆出五百两银子来?知道杨家不缺钱,可这也太夸张了!他是想在这里呆到成亲娶媳妇呢,还是准备让杨氏天天给她山珍海味地办宴席?

    她接过那卷银票看了看,二十两一张的厚厚一沓,数数还真是五百两。

    她无语道:“你就是揣着这好几百两银子带着个小厮从江南一直到京师来的?”

    “也不全是。”杨叶枫不好意思地搔搔后脑勺:“本来有一千百多两的,可是路上被我花去几百两。然后阿泰那里还剩下几百两,就只剩下这么些了。姑母和表姐放心,我吃吃粗茶淡饭就好,我母亲老说京师里肉价贵。我可以不吃肉的。”

    他一脸乖觉地仰头望着杨氏。

    一屋子人都无语了。

    合着他杨三爷是揣着他们三房将近一年收成的银子上京的!五百两银子的伙食费还不吃肉,凭他这脑袋瓜儿是怎么平安到达京师的?这杨沛又是怎么放心让他们俩出门在外的?难不成杨家儿子多得可以随便拎一个往外丢了?

    徐滢将那银票递给杨氏,又上上下下打量他:“那你此番上京来,你父母亲,还有老太太也没让你捎点什么给姑母?”

    “有,有啊!”他大声道。“捎了好多呢,东西落在驿馆,我明儿就让阿泰去取!”

    “哪个驿馆,我这里有人,现在替你去取。”徐滢笑眯眯望着他。

    少年约是没想到会遇着个刺头,小表情忽然变僵。

    徐滢心里连连冷哼,又捏了颗桂圆啃起来。他要是拿不出什么手信,那搞不好就是偷跑出来!

    “滢儿别闹了。”杨氏嗔望着她,“枫儿有你大舅的亲笔信,还盖了私章的。”

    杨氏对自己亲哥哥的笔迹当然是认得的,既然有信件为证,那就假不了了。

    徐滢上上下下地睃着叶枫,叶枫也抿紧着嘴儿滴溜着眼珠望着她。

    终于他盯不住了,然后掉转了方向,又滴溜溜地去看别处,目光落到门下站着的商虎他们身上,眼里的炉火立刻又噌噌地燃烧了起来!

    商虎他们立觉汗毛倒竖!一个个化身为雷公电母,瞪着几双如闪电的眼往他回瞪过来。

    叶枫却是不惧不怕,咧嘴报之以热情的微笑。

    他们打了个寒颤,这下却是看也不敢看了,一个个地避到了角落里。

    叶枫便又转头望着宋澈:“世子姐夫,你的武功很好吗?”

    宋澈很不吝这小屁孩儿,但这是徐滢的表弟,他不得不忍耐他:“还不错!”

    “那你跟我镛表哥相比哪个好些?”

    宋澈看了眼徐镛,立刻很不高兴了!

    论起来徐镛功夫当然是好的,毕竟他在武举试场上的表现有目共睹,但是他从小习武,拜的还是朝中名师,怎么也不可能会输给他呀!眼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若说比徐镛强,那不是目中无人么?可他又怎么可能跟这个小屁孩儿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呢?

    想到这里他就瞪了他一眼,这杨家的子弟可真是不讨人欢喜!

    他斜眼道:“那你跟你哥哥们,哪个学问好?”

    “当然是我学问好。”叶枫道:“我从四岁启蒙到我离家前,一天都没有离开过。还有我的字也写的很好,不过我父亲教我做人要谦虚,所以通常没有什么人知道。要不改天我再临一幅前朝王居士的《晚亭序》送给世子姐夫吧?”

    宋澈轻哼,一听就是在吹牛。

    他们这些读书人,没别的特长,就是爱吹牛!

    “镛表哥,我听说你喜欢陆大师的梅花,明儿我也可以临一幅给你。我临的陆大师的梅花,放在江南书画铺子里都能卖出陆大师一半的价钱呐!”跟宋澈说完,他又侧着头跟右边的徐镛说道。但明明是大言不惭的话,他脸上却又一片真诚。

    徐镛皮笑肉不笑地觑他一眼,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且不说他有没有这能耐,只说这家伙专灌蜜糖,看来居心叵测啊!

    杨氏这里见他们一个个绷得跟随时要放箭似的,便放了汤碗:“好了,反正枫儿是要留下来住一阵的,日后你们唠嗑的机会还很多,这天寒地冻地,世子和滢滢先回去,别着凉了。”

    叶枫连忙道:“世子姐夫,改日我会去府上拜访您的。”

    宋澈连忙拖着徐滢告辞了。

    出到门外上了马车,宋澈长吐一口气,呲牙跟徐滢甩着手指头:“这小子一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问我跟徐镛的武功哪个高?还挨得我那么近坐着,盯着我上看下看,他一定是活腻了!”

    他一张脸臭得跟才从水沟里捞出来一样,一直臭到了王府。

    徐滢虽对叶枫的小九九还在琢磨之中,但心情却是愉快的。

    杨氏当年之所以在徐少惠的事上犯糊涂,也是出于想维护杨家颜面,虽说杨沛因为此事而怪责她,但作为出嫁女的心里,又怎么可能不会盼着跟娘家和好的一日?就算不冲着杨沛,也该冲着当年万般疼惜着她的杨父不是?

    过去的事情总该过去,不管这小子想在徐镛他们身上打什么主意,他能够到来徐家,对杨氏来说都是种安慰。杨家老太太还在呢,想必也盼着在她有生之年还能回去见上一面吧?

    徐镛反正闲着,盯就盯吧,又不会盯掉他的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