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67 什么补药!

267 什么补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宋澈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这半天里他就是觉得身体里有股劲儿想要找地方冲出来似的,也动不动就会想到男女之事上,越想就越心痒,越心痒就想,——他平日里并不是这么不受控制的人,但是眼下却真的很想她!

    真是见了鬼了,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旺盛起来?

    不对!端亲王给他喝的那补药到底是什么补药?

    “这里你们帮我盯着,我有点事先回去。 ``し”他得回去问问。

    程笙他们俩立刻伸手拦住了他。程笙道:“我可是在帮你办事,你怎么能撒手撂挑子?”

    宋裕随后也跟着道:“这话没错。我太子哥哥也是派了我来给你打下手,你要是走了,回头我怎么跟他报帐去?就咱们俩在,他也不会信啊!”说着按着他坐下:“想想你的雄心壮志,不把这颗毒瘤拔出来,你怎么整顿卫所?”

    宋澈无言以对,忍耐着坐下来。

    外面天色渐黑,这里上了酒菜,一面着人盯着隔壁。

    虽然宋澈并不大相信隔壁这马三爷就是范埕所指的那位,但是没到最后确认那步而不肯放弃。何况程笙说的也对,来都来了,也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至于心里那想法儿——不去想他就是!

    他连喝了两杯冷酒,又唠了几句正事,总算稳住了。

    这时候隔壁却开始散席,听得脚步声随着吱呀开启的房门走出来,几个人也立刻趴到了门缝边。先前着青衣的那人与另个瘦高个儿走在前头,只见此人单眼皮水泡眼,纵然宋澈已不大记得那画像上的面容,也能肯定此人绝不会是那位马三爷。

    “不是就算了。慢慢查就是。”程笙很想的开,拉着宋澈又回酒桌旁来。

    宋澈未免有些失望,再者先前喝下去的两杯冷酒虽然成功压制了儿他心里的躁动,可是那冷劲儿过去,酒劲却上来了,那躁动和酸痒却是越发肆意起来。而且一摸鼻子,竟然还流出一汪鼻血……老头子到底给他喝的什么!他奶奶的该不会直接下的春*药给他吧!

    他连忙背转身把鼻子抹干净。烦躁地推了杯子:“不喝了。你们喝吧!”

    可是刚一站起他就立刻捂住裆部坐了下去!

    该死的他裆下居然在这个时候撑起了小帐蓬!

    冬天的衣袍虽多,但他打小习武,身上总共也不过穿件中衣加件夹袍。即便是可以披上大氅,可他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包着小腹走出去罢?!更何况还不用等他披上大氅,光只是站起来这瞬间就绝对会让面前这俩人笑到恨不能重新投胎!

    他们居然给他吃的壮阳药!

    他怒血上冲,脸上胀红如血。手脚都气得发抖了!

    那药是壮阳的他们就早说啊!早说他就不出来了!

    都是端亲王干的好事!

    他心里的火噌噌地往上蹿,真是恨不能立刻冲回王府把他的承运殿给砸了!

    宋裕浑然不觉地端着酒在旁边坐下:“来来来。咱哥俩喝!”

    他一把扯着桌布盖住腰腹,沉下脸来:“我不喝!”

    “怎么了?”宋裕愣住。

    他咬咬牙,思索着应对之策。

    这里不能呆下去了,再呆下去也是出丑。还不如就这么冲出去。

    他这么想着,就真的站起来,背对着他们去拿衣架上的大氅。谁知程笙早就察觉出他的不自然。还以为他气他盯错了人害他白跑一趟,因而一个箭步就上前拖住了他:“别急着走。是我瞅人不仔细就把你拖了来,但你总不能饭也不吃就……”

    宋澈被他拖得打了个踉跄,还好反应快,拎起大氅就盖在了前腹,这里却是再也忍不住怒火,将他一把掀在了地上!

    宋裕见状上前:“无缘无故怎么动起手来呐?你疯了不成!”

    宋澈又来拨他,这次却没这么容易了,宋裕武功也不低,这里拉扯之间大氅就掉到了地上,这刹那之间他也反应迅速,立刻执了个酒杯将两面烛台给扑灭了!

    宋裕以为他真撒酒疯,扑下来钳住他,他反手一挣,怒吼出个“滚”字,掉转头便往窗口奔出去了!

    程笙连忙爬到窗边:“窗底下是河——”

    话音还没落下,就听传来扑通一声破冰水响,然后又是不绝于耳的怒吼咒骂之声……

    徐滢吃了晚饭,正在窗前看着袁紫伊着人送来的书信,忽然蒋密匆匆进了来,问她道:“敢问世子妃,世子爷呢?”

    徐滢放下信:“吃了药出去,还没回呢。”

    蒋密脸色变了一变,立刻躬身退去。

    徐滢忙把他唤住:“出什么事了?”

    蒋密面上泛出几分难色。见徐滢这里盯着不放,只好咬咬牙说道:“那碗补药,实则是一碗壮阳药,王爷担心世子爷近来日夜操劳,以为他回府便不会再出去……”

    徐滢一口噗地喷在地上!

    壮阳药?!

    正说到这里,门外又传来噔噔地脚步声,厉得海进了门道:“禀世子妃,爷回来了!”

    徐滢连忙起身迎出去,刚到门下就见宋澈浑身湿漉漉地回了来,一张脸沉得比锅底还黑,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冻的,整个人都在颤抖着!而宋裕程笙跟在他们后头,已经只剩袖手瞪眼的份儿了!

    “快,快传太医!”

    徐滢往后一摆手,连忙拖着宋澈进房去了。

    离过年还有两天的时候宋澈病了。

    病的原因真正莫名其妙。总之再强壮的人,大晚上的吃着吃着饭,突然一个猛子扎进冰天雪地的护城河里,总是难免会感染些风寒。而且风寒这种病又不是一时半会就会好的,总得拖个两三日,何况他体内的虎阳之气还没散尽,这一补一冻之间就倒了。

    至于扎猛子的因由,没人知道。

    这几天端亲王也没大敢往荣昌宫冒泡,荣昌宫的人也不大敢在宋澈面前提及端亲王。

    太子到底是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去问了问太医,很容易就心里有了底。不过他既为太子,为人也是厚道的,除了着人送去些老参丹药什么的过去,这事就烂在了肚里。

    而宋澈大晚上因为查案而往护城河里扎猛子的消息在附近当成趣闻传开之后,这日河畔一间不起眼的小茶馆里,便就有人若有所思地端了茶,那双狭长的眉眼随着幽暗的雪光浮动,而露出丝高深莫测的意味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