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69 答应我吧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落后的崔韦瞧见,连忙抓了把钱出来打赏,这才勉强换回来几张好脸。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w.org/

    也不知道这冯氏从前怎么教女儿的,这点子手段都没有!

    就算她徐冰是徐少泽的正牌千金,可到底已经是嫁出去的人了,回府来还把这里当自己的家,把下人当自己的人使唤,谁买你的帐?何况她徐冰是什么德性徐家谁还不清楚?往日她在娘家时没少受她的气,这会儿自然没人来贴你的冷屁股!

    崔韦满脑子郁闷,深后悔婚前未能弄清楚徐冰从前在徐家到底作过什么孽,听得徐少泽已经迎出来,也只得暂且按下这些,堆起笑迎了上去。

    三房这里,徐滢与杨氏坐在炕头说话,宋澈则被徐镛邀去了拂松苑里吃茶。

    不免说到日前追踪那“马三爷”的事。

    徐镛道:“我当日也听滢滢谈起过此事,此人冲着大梁屯营而来胃口不小。

    “她怀疑此人跟当年劫囚那批人会不会有关系,我想关键还是在于崔涣藏在心里的那秘密。他如今还有半块印章在我手上,这印章又关乎于他们的家财,眼下或许是时候敲打敲打崔涣,让他把当年那件事吐露出来了。”

    不管两件事有没有联系,扒掉崔涣这层皮都是势在必行的。

    宋澈引以为然,不过他说道:“崔家我却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他们手上有权,平日里又无大错,没有把柄就擅自去动他,皇上也不会饶我的,反倒还更加把事情弄僵了。”

    要是打人有用,崔嘉根本就活不到成亲。关键是崔涣那老狐狸既然伪装得这么好。就肯定不会那么简单把话吐出口来。这件事过去了这么多年,徐少川又死了,他不松口还真没办法。就是去跟皇帝告状,皇帝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没证据你告他个什么?

    徐镛也点头,隔半日道,“如今崔家乱成这样。下手的机会还是有的。”

    这里吃着茶。门外帘子一掀,金鹏就进来道:“禀世子爷,我们家大老爷还有三姑爷想来拜见。”

    宋澈皱了眉头。看了眼徐镛,嘟囔道:“我可不见。”

    按道理是得见的,按道理还得他亲自过去长房拜见的,但徐家当初对三房对徐滢那么刻薄。她冯氏连杨氏的嫁妆也吞,他凭什么要给他们脸面啊?还有那个崔韦。他可是个庶子,他堂堂亲王世子,凭什么要去见个庶子?

    徐镛哪里会不清楚他的心思,知道他是心疼徐滢。也就笑一笑,起了身,正色走向金鹏:“人在哪呢?”

    宋澈等他出了门。便就半躺在他胡床上,顺手拿了他床头未看完的书翻起来。

    门外时有轻微的脚步响起。知道是下人们走动,也不在意。

    这里才翻了没两页,忽然一张有着弯眉大眼的俊脸就代替了书本陡然呈现在他眼前:“世子姐夫!”

    宋澈吓了一跳,如被蝎子蜇到了后脚跟似的迅速缩到床内侧:“你来干什么?”

    叶枫笑得跟颗小太阳似的:“表哥不在,我来陪世子姐夫说话!”

    “我不要你陪!”宋澈警惕地瞪着他。

    “我博古通今,读过很多书的哟。我还看过很多戏本子,你喜欢什么样的故事,我都可以跟你来上几段。这比你看书可轻松多了。”叶枫掰着指头说道。在家里姐姐们要是闷了,都会这么样捉他过去说书的。

    博古通今?脸皮还真厚!

    宋澈冷嗤了声,下床拂拂衣襟,去屏风前观赏绣品,决定不理这个小骗子。

    叶枫偏头想了下,然后噔噔走到门外,转眼又噔噔抱着卷画卷儿走回来,到了他面前摊开,说道:“你看这幅字写的怎么样?”

    宋澈不看。

    他就又把它举近了点儿。

    宋澈只好瞄了眼。瞄了这一眼之后他略顿了一下,禁不住又撩眼望了过去。只见这四开长的一幅字写得行云流水笔力苍遒,隐隐看去还略觉得熟悉,再一看竟然是前朝书法大家王大师的字,而且还是他最出名的那幅作品《晚亭序》!

    这家伙怎么会有王大师的墨宝在手上?

    “你哪来的?”他接过来细看。该不会是骗来的吧?他虽然是武官,但小时候也是四书五经都要读的,字画上不敢说专,总还是拿得出手,这明明就是王体的《晚亭序》。

    “你觉得我这幅字写的怎么样?”叶枫笑眯眯抬起脸来望着他。

    “你写的?”宋澈讷了讷。看仔细看那落款的印章,果然是崭新的,再看看这纸,也是宝墨园里卖的宣纸!“真是你写的?”

    “是啊!”叶枫点头,摇头晃脑道:“我之前不是答应过要送幅字给你嘛,这个是我前几天临出来的,三幅里挑出来的一幅,瞧着还凑合,就着人去装裱了一下,送给你啦!”

    宋澈有些失语,说真的,临这《晚亭序》临的好的他也不是没见过,关键是没有一定资历阅历根本达不到这境界,这小子乳臭未干,居然就有这份本事?真是让他刮目相看啊!

    他于是又看了几眼。

    叶枫道:“你喜欢吗?”

    他嗯了一声。

    “你觉得临得像吗?”

    他又嗯了一声。

    “那你能教我习武吗?”

    他:“嗯……嗯?”

    习武?他倏地扭过头,看妖怪似的看着他,他没毛病吧?他要习武?

    “你‘嗯’了,那你是答应了!”

    叶枫高兴起来,张嘴就要欢呼,撩袍就要跪地拜师,突然间后领子就被人提了起来:“答应什么呀?”徐镛眯眼将他脸掰向自己,那眼里的笑冷得跟刚刚才从外头冰雪里捞上来似的。

    叶枫连忙扑向宋澈,徐镛不由分说将他从开启的窗户直接扔了出去,完全不给他任何机会。

    宋澈目瞪口呆望着他们,徐镛拂拂袖子,云淡风清坐下,浑然不顾被拍得快要掉下来的窗门,说道:“我们接着来说崔家。”

    窗外某人气得把墙脚都挠出一排指甲印来了。

    午饭开在三房,这是征求过宋澈意见的。分了家就得有个分了家的样子,府里也备了宴席,并且徐少泽还亲自来请过几回,宋澈连见也没见他。这当然是失礼的,可一向爱憎分明的小王爷要是突然会八面玲珑地顾全什么面子情,那不是太奇怪了吗?所以不止三房没人有意见,就是府里这边也不敢说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