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77 他去哪了?

277 他去哪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镛带着杨叶枫回了拂松苑,坐在书案后沉脸望他。し“欺负个女人,你也好意思!”

    叶枫搔着后脑勺,没脸回话。

    徐镛接着道:“跟你说过多少次,出门不要走府里的门,走咱们这边的门,你偏不听!这就跟人撞上了吧?”

    叶枫支吾:“马在院后马厩里,走三房这边不方便。”

    徐镛嘶了声把身子坐直了:“那你这些日子老跟去衙门里当差似的天天往外跑,你干什么去了?”本来嫌他缠得烦,可没想到最近几天别说缠他,就连他人影子都见不着,他早就想问他了!

    “我?我就是出门溜溜弯啊。”叶枫揣着袖子说道。他当然不能跟他说实话是听了宋澈的话跑去跟袁紫伊交朋友了,要是让他知道这么做是为了习武,他一定又会阻止他的。他千万要保守秘密。

    “溜弯?”徐镛眯眼瞅着他,溜弯需要天天早出晚归?

    “是啊,溜弯。”他点点头,睁大眼望着他,很认真的样子。

    徐镛玩了手上镇纸片刻,然后给他一个手势,让他出了去。

    等他前脚出了院子,后脚他就招手把石青唤了进来:“去跟着表少爷。”

    杨叶枫打小在杨家上下呵护里长大,即便是一路平安到得京师,也不见得会提防徐镛派人跟踪他,因此径直到了袁紫伊所在的绸缎铺,跟铺子里伙计边打招呼就边进了帐房。

    半个月前他打听得袁紫伊的来历,于是便假称是江南游学的书生为解生计之忧前来应聘帐房,铺子里二掌柜考究了一番他的算术,又等袁紫伊考过他的记帐的本事,翌日便就在铺子里正式当了帐房先生。一来二去地跟伙计们倒是熟了。

    袁紫伊对这个新来的帐房也是满意,虽然说从气质上看他绝对不像是会为了几个饭钱来当伙计的人,但是她又没什么好值得他坑蒙拐骗的,钱也不经他手,他只是算算帐,又去挖掘人家背后的故事做什么呢?

    不过就有一点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帐房设在楼上,就在袁紫伊的小房间隔壁。这小子隔三差五就会给她带点儿零嘴什么的。一开始她不吃,后来他说别的伙计都有,她也就撮了点吃了。

    吃了之后觉得还挺不错。他就顺口跟她介绍起他们江南的好山好水好风光来。

    他又有一把好口才,说起那名胜古迹简直如数家珍,近的有虎丘与寒山寺,远的有西湖和秦淮河。说起吃的又是一长串袁紫伊听也没听过的名字。

    听袁紫伊无意中提到笔墨文章,他张口就是长短句。闭口就是哪个哪个名家,要不是他这些日子做事还算踏实,年纪又不大,袁紫伊真要怀疑他是哪来的皮条客了!

    “袁姐姐。你吃过早饭了吗?”

    这里才刚吃了茶,他就笑眯眯地进来了,仰着张人畜无害的脸。将背着的手往她面前一伸,说道:“东旺阁的三鲜包子。汁多味美,快趁热吃!”

    东旺阁的包子的确是做的好,但也不便宜。她拿起一个来看了看,望着他道:“你每个月拿的这点月俸,都不够你买早饭的吧?丑话说在前头,我可不会给你补钱的。”

    “不用补,我吃的少,月俸够我花的。”叶枫乖巧地坐在她旁侧,托腮望着她吃。

    他都过来当了半个月差了,该怎么哄得她答应跟他往江南去呢?当然他是不可能把她带回家的,他要是回了家,哪里可能还出得来?反正只要他带着她到了苏州,宋澈也不可能知道他没有进家门,到时候他就领着她转一圈回来就好了。

    虽然这样有些对不住她,但是他日后习了满身武艺,会想办法弥补她的。

    “袁姐姐,”想到这里他就激动起来,情不自禁唤出声来了,“你有没有想过去看看江南风光?”

    “有啊。”袁紫伊吃完包子,又喝了口茶,“等我生意做大了,铺子开得大江南北到处都是,那我想去哪儿就都可以去哪儿了。”

    “可是那样得好久。”他说道,“说不定那个时候你都成亲生孩子了,拖家带口的,哪有那么容易?”

    袁紫伊其实是没有深想过这个问题的,她沉吟了下,就说道:“我又不是非去不可。”

    “怎么能不去呢?”叶枫直起身来,“江南那么美,每一个对人生有美好憧憬的人都应该去看看。”

    袁紫伊张嘴讷了讷。

    她对人生也怀抱着理想,也觉得江南风光值得一看,但是目前她觉得更想得到的是她在这个世界里所实现的价值,她投生到这样的家庭,并没有权力像他所说的那样自由自在。毕竟欣赏美景跟重塑自己的生活环境比起来,还是后者更为实际。

    “我迟一天去早一天去都没有什么要紧。”她把茶喝了,然后挑眉望着他:“我很欣赏你这样的雅趣,但是我恐怕你不好好当差,回头会连买包子的钱都会成问题。”

    徐滢从前也嘲笑过她俗,但是俗在生存面前并不是丑事。

    杨叶枫张嘴望着她,悻悻地垂下肩膀来。

    徐镛最近跟刘泯接触过,请他们帮忙留意京师里人称马三爷的人,私下里又有意无意地跟人打听生有六趾的奇人之所在,近来也略有所获,刘泯日前着人送来一张有马三爷称号的人名单子,一数竟有十来个,但宋澈查了查,竟然全都不符合条件。

    于是今早曾与他一同参加武举的一个军户子弟又让人捎了封信来,说是南城驷马街那里有间牙行,是个叫做马三爷的人开的,可以去看看。

    其实徐镛对这个马三爷并不怎么在意,在意的是那个六趾人,只有他才是最明显也是最关键的特征。

    这里拿着那驷马街的地址正看,石青就回来了:“爷!您猜表少爷上哪儿去了?”

    徐镛将手里的信丢过去:“卖什么关子!”

    石青连忙接住那信说道:“表少爷去的是袁姑娘的铺子!原来他竟在袁姑娘铺子里当帐房,都已经去了有半个月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