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89 我要娶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叶枫能想到寻到她来,并且并不把他们当外人,总说明杨家并没把她当妖魔鬼怪一般排斥,自然没有非把事情往绝处上逼的道理。 爱玩爱看就来

    徐镛嗯了声。

    杨氏走到门口,忽然又柔声道:“最近怎么也没有往东直门铺子里去看看?”

    徐镛略顿,面色露出些不自然。她怎么会知道东直门的铺子?自打把家业交给他,她就没再过问过。

    杨氏微微一笑,说道:“袁姑娘做的一手好女红,我正好有件衣摆不知道绣什么花合适,你若遇见她,不妨让她有空到家里来坐坐。”

    徐镛脸颊略有红晕,粗重地嗯了声,坐下来看起书了。

    杨氏也没再说什么,扬扬唇角就出了去。

    她虽然不管家业,但自己的儿女总是要管的,前阵子叶枫被他拎回府里罚着禁了几日足,她怎么可能不问因由?袁紫伊她是满意的,她已经放下了自己是杨家少奶奶,得处处站在杨家人的角度想事儿的包袱,只要是合适徐镛的,她不会太在意她的出身。何况袁家如今又捐了官。

    她本来想问他直接去提亲的,可他从来也不肯跟他提起自己后,她又怎么好开口呢?

    再说,她也还不知道人家女孩子什么态度。等她上家里来,她从旁琢磨琢磨再看吧。

    徐镛这里等杨氏出去,随即也把书放了。

    上回把叶枫捉回来后他就没去过铺子里,一是手头有琐事忙,二是也在筹划着究竟怎么跟她求亲。

    上次镯子给她了,反正算得上私相授亲了。他是准备谁要是赶在他前面提亲就拿这个堵人家去路的,然而据他查获的情报所知,虽是没有人去袁家提亲,但她却压根没戴那镯子——当然,也不是说她收了就一定得戴,可她不戴不就说明她对他没什么想法么?

    他都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但她如今依然无动于衷。

    想到这里他就有些迷惑。

    一开始他确实只以精明强干贤惠持家为前提。可是这丫头也太强干了,当他看到袁家那里一丝不苟的树和下人,还有花圃里一根根挺着腰都不敢随便乱长的花草时他就觉得这人简直固执到可爱了,怎么会有这么固执的人?使他都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哪知道这份想逗她的心思竟然就这么发展开来。如今虽不见得非卿不娶,但确实也很难再把目光移到别的人身上。

    但她一直对他的行动没有反应,他难道还真要强娶不成?

    他想了想,到底弃了书起身:“金鹏呢?”

    东直门这边铺子,袁紫伊托腮望着桌上帐簿发呆。

    也不知道是不是春天来了。最近做事总有些心不在焉,这本帐已经看了有三天,但还没有看出个结果来。

    杨叶枫走后,到如今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帐房,于是她就自己揽了下来。

    这几天她老在琢磨那小子到这里来潜伏的居心,本来就觉得他热情得过份,再想到他居然是那姓徐的的表弟,就更加起疑心了!那姓徐的也不是什么好鸟,先是把她当傻瓜耍,后来又硬塞个什么镯子给她。再又放任他表弟到铺子里来耍她,他到底什么意思?

    而且还有他说出来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杨叶枫那小子说要留下来的时候,他凭什么说他会“负责”?他负的哪门子责?没读过几本书就不要瞎说话好不好?

    真是个讨厌的家伙!

    想着想着她有些心浮气躁,有机会她得跟他理论理论才是!

    她伸手拿茶,一看茶杯却见底,正要扬声唤丫鬟,一个人却如行云般从门外进了来,一伸手执了旁边茶壶,沏了杯茶到她面前:“你这个人真的好奇怪,自己一个人呆着也能把表情弄得这么愤怒。难道你一天不生气就会觉得少点什么吗?”

    袁紫伊气结。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这都消失了小半个月了,怎么突然之间冒出来了?

    但不知怎么,一看到他那微微斜睨过来的目光。那肖似徐滢但却又透着截然不同的男性气质的五官,她心里又漏跳了两下。

    这家伙虽然可恶,长得却不讨人嫌。

    “你生肖属鬼的吗?说来就来,连个招呼也不打!”她没好气地从他面前拿过杯子,瞪着他。

    徐镛坐下来,隔着桌子望向她:“叶枫那小子给你添了不少乱。我来跟你赔不是的。”

    袁紫伊冷笑:“徐大人可真有诚意,都过了半个月了才过来赔不是。”

    “那是因为这半个月里我想了些事情。”

    徐镛自顾自地倒了杯茶,抿了口放在桌上道。

    袁紫伊目光紧盯着他:“什么事情?”

    “我在想,叶枫之所以会偷溜出来,主要还是因为我家里缺个贤内助。”徐镛平视前方,面上无波无澜,“假如我们家后宅里能有个人帮我看管着,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我痛定思痛,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袁紫伊略怔,半日道:“那你想怎样?”

    “当然是娶妻。”他略带感慨地望着楼下店堂,“你既不肯帮我管家,我只好干脆娶个人回来。”

    袁紫伊平日伶牙俐齿,这会儿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对了,”徐镛忽然又收回目光,望她道:“我记得你说你也属羊的,不知道你有没有订亲的打算?”

    袁紫伊脸又一红,沉脸道:“你管我做什么?你娶你的妻就是!”

    说着垂了头,装作看起帐来。

    徐镛扭头望着她,只见她脸虽对着帐本,但目光却痴痴盯住某处不动,两排长而沈密的睫毛覆在眼眸上方,粉嫩如樱的柔唇因为她的出神而不觉微微张开,这副呆傻的样子,却又像窗下挂着的风铃,湖面飘落的花瓣,不经意人的心弦就给拨动了。

    他不由转正了身子,清了下嗓子。

    她被惊回神,脸上立刻浮出丝恼怒,然后又带着两颊的嫣红不满地垂下头去了。

    徐镛扬起再也没法儿平下去的唇角,转头去看屋角一盆山茶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