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03 自取其辱

303 自取其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冯玉璋这里回了府,才刚把徐少泽告他的事说毕,坤宁宫的懿旨就下来了。 。

    冯夫人恐怕是打娘肚子里出来起从没受到过斥责,接到懿旨的时候她和冯大奶奶脸都绿了!皇后不但斥责她身为嫡母刻薄庶女有失度量,而且还斥责她举止失仪有违女德女诫,——她可是堂堂的阁老夫人!

    她不光脸绿了,手也颤了,还是传旨的太监好心咳嗽了声提醒,她们这才立刻垂头认错。

    太监走后冯家就炸了!

    冯夫人咬着牙骂徐少泽是白眼狼,冯大奶奶也是哭着细诉冯清秋在崔家的苦处,冯氏的生母及弟弟弟媳吓到缩在一角不敢露面,冯玉璋烦不甚烦,先是由得她们哭骂,最后终于也揣着一腔窝囊气进了书房。

    再说崔家这里,徐少泽状告冯玉璋,而且还赢了的事当然传开了,崔涣收到消息之后立刻也懵了!

    这徐少泽居然还敢告冯玉璋?他不想在朝上混了么?

    为辩真伪他立刻又着人前去冯家打听消息,哪知道连冯家门都没进着就被门房赶了出来。

    “那门房说,冯夫人放了话,他们大姑奶奶这次有孕在身,老爷和太太不但不知道,居然还任凭二奶奶把孩子弄没了,崔家也有责任。要是不把这事给个说法,他们会把大奶奶接回冯家去!”

    崔涣更加无语,冯玉璋这是把在徐少泽面前受的窝囊气撒在他身上了,这个徐少泽!

    他暗地里怒骂。

    不过这冯玉璋又好没道理,她冯清秋怀的是他崔家的孩子,他冯家有什么资格逼他给说法?还接她回去,这么喜欢被休吗?真是莫名其妙!

    冯清秋有孩子他当然高兴。但高兴之余又很烦恼,这孩子出来花销就又大了,光养胎不说,还有生下来办洗三,周岁,这都得花上不少钱。

    为了去年接连娶两门儿媳妇,他这里都欠了一屁股人情帐。所以静下来想想。孩子没了就没了,也不算什么大坏事,毕竟崔嘉他们都还年轻。生孩子的时间还有大把。再不成可以像他这样纳妾嘛。眼下到底钱字重要。

    但话说回来,如果冯清秋这胎怀的是男孩儿呢?

    那倒是可惜了。

    而且,这又是徐冰那蠢货给打没的,这就不能当做是意外。徐冰这里他已经罚她去佛堂跪着了。徐少泽那边却连赔一万两银子都不肯,如今这些当娘家人的。真是越来越牛气了,还是瞧准了他崔家如今就是任他们随便拿捏的?

    不管怎么样,这笔钱徐家必须得出!

    冯家虽然嚣张,但眼下他是不能得罪的。冯夫人既要讨说法,他不去寻徐少泽的晦气又去寻谁?

    想想事后崔夫人跟他复述的徐冰的张狂样,再想起当初冯氏母女如何算计崔嘉。他咬咬牙,连官服也没换。就立刻唤上长随打马去往徐府。

    徐少泽生怕徐滢半路撂挑子不理会他,回府之后头件事便是把冯氏叫到书房耳提面命起来。

    冯氏这次被徐冰害成这样,也已经对她心灰意冷,私下里竟是打定主意再也不理会她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气儿跟三房较劲?倒不如指望年幼的儿子还强些,因此徐少泽说什么她就听什么,不管她是真改还是假改,总之短期内是不会再出什么夭蛾子了。

    徐少泽搓着手来来回回走了几圈,这里门房就来报说崔涣到了。

    他示意人打开门迎他进来,两亲家在正厅里见了面,崔涣就沉脸道:“不知道亲家想好了不曾,这一万两的赔偿几时能给?”

    “伯爷这话我真是听不懂。”徐少泽拂着袍子淡然如素,“你们家的儿媳妇小产,怎么寻到我徐家头上要钱来了?难不成我徐家还得帮你养儿媳妇?”

    崔涣拍起桌子:“你少跟我耍嘴皮子!若不是徐冰打了清秋,那孩子怎么会掉?!”

    “那徐冰是谁?不也是你儿媳妇吗?”徐少泽斜眼睨他,“还有你既然说到冰姐儿打了冯清秋,那我倒要问问,这架是怎么打起来的?

    “我们冰姐儿为了给尊夫人过寿,可是把世子妃送给咱们老太太的牡丹都搬过去了,我还听说冰姐儿也被尊夫人打了一巴掌,在下都没有上门去寻你们理论如何动手打我们姑奶奶,伯爷倒是来寻我赔钱,不知道是哪门子道理?”

    崔涣素日见惯了他的阿谀奉承,顿时被他伶牙俐齿地给愣了愣。

    徐少泽又道:“伯爷要问我赔钱,那咱们就先且把那盆牡丹赔回来,然后再把尊夫人责打冰姐儿的伤药费赔回来再说。”

    崔涣气噎,当日徐冰跟冯清秋打架时,那盆牡丹却也没有避过,早就被扑成了花渣。两三百两银子挤挤还是能出来,可那么稀罕的一盆花你又让他上哪儿寻去?!而且崔夫人的确是打了徐冰的……

    冷不丁倒是被架在半空下不来台了!

    “我劝伯爷还是省省。就是想捞钱也不是这么个捞法儿!就是这次能从徐家讹到钱,下回呢?”

    徐少泽冷笑:“那冯清秋是你崔家的儿媳妇,我们家冰姐儿同样也是!我听说你都已经把她关进了佛堂,如此罚罚不就成了么?难不成伯爷还想弄得两房儿子都抱不上孩子?再说句不好听的,那冯清秋当初上花轿时都是不情不愿的,伯爷就真相信她不是故意把肚里孩子弄没的?”

    崔涣肺都气炸了!

    这厮强辞夺理竟然还倒打一耙?一伸手便就把身边茶几给掀翻了!

    徐少泽也不着急,只叫来长随:“去把伯爷弄损的东西都给记着,一个杯子一个碟子都不许落下!回头把单子照送到崔家去算钱!伯府要是不给,咱们就去都察院理论!”

    那长随果然噔噔地取来纸笔。

    崔涣气得半日愣在那里没动弹!一只抡在半空欲要砸桌子的拳头高举了半日,到底生生收了回来,改为指着徐少泽鼻子道了好几个“你”字,然后大步冲出门去!

    长随伸长脖子看着他走远,撇撇嘴道:“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连砸张桌子都怕赔不起的伯爷!”

    崔涣听到这句话,跑得更是比兔子还要快了。

    ————

    大家女王节快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