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04 有违妇德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冯玉璋进书房静下来,他脑子就清醒多了。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w.org/

    徐少泽当了他十几年的女婿,虽知他有些小毛病,但往日是绝不敢拆他的台的,上次冯氏母女在崔家闹出这么大的事,他也是连个屁都没放,这次怎么这么大胆了?从前他就算放弃了这个女婿,可总算也不会针对他,如今这么一来,他们可算就成了仇,难道他就不怕吗?

    一定有问题!

    难道他又攀上了别的高枝?

    难道是端亲王府?

    徐少泽最擅攀附钻营,除了找到新靠山没别的可能!而眼下能值得他得罪冯家来攀附的也只有端亲王府!可是那些年他们可把三房得罪狠了,如今连过个年都不肯赏他们的脸面到府里用饭,他怎么就突然有胆量跟他冯玉璋唱对台戏了呢?

    他琢磨半晌,招来家仆:“去查查看徐侍郎这几日可曾去见过端亲王世子。”

    家仆立刻去了。

    这里刚抄了两页经,家仆就回来了:“禀老爷,倒是没发现徐侍郎这几日见过小王爷,不过昨日他曾经去过王府,出来后不久他就起了状子状告老爷,而且今儿从宫里出来之后,他也曾到过王府。另外还有,方才崔伯爷也从徐家气冲冲地出来了,想来也是受了徐侍郎的气。”

    方才也去了王府?!

    还有徐少泽居然把崔涣也给气出来了?

    冯玉璋倏地抬起头来,这个时候端亲王和宋澈都在衙门,徐少泽去王府能见的只有徐滢。难道说徐少泽之所以有这么大胆,其实是徐滢在背后当推手?

    他啪地扔下笔来!

    居然是那丫头!

    如果是宋澈指使的徐少泽,那他倒也罢了。那头炸毛狮子他惹不起躲得起!可那徐滢又算是什么?一个才进了王府位子都还没坐稳当的世子妃,居然也敢狐假虎威挑动朝官向他发难?他乃是当朝阁老,难道她还想跟他一较高低么?!

    败在个臭丫头手里,他越想越气不过,咬咬牙起身,出了门。

    端亲王午饭后大刀阔斧坐在公事房里剔牙,今儿吴国公请吃饭。弄了桌山野土菜吃的很过瘾。

    跟了很久的小吏在旁边端茶送水。顺便还说着朝廷里的趣事给他解闷:“冯阁老被皇上骂的好惨!懿旨下到冯家,现在连满京城的命妇都暗怨起冯夫人来。这次徐侍郎算是吐气扬眉了,就是不知道接下来冯阁老会怎么对付他!”

    端亲王睨了他一眼。冷哈了声,继续剔牙。

    这里正听着他说叨,门外衙役就来禀道冯阁老来了reads;深夜鬼怪诊疗室。

    端亲王顿了顿,抬头一看果然海棠树后冯玉璋迈着方步走了过来。连忙弃了牙签。拿茶水漱了口,然后哈哈笑着迎了出去:“阁老今儿怎生有空过来?”

    冯玉璋怀揣着对徐滢的怒意。进了门槛便抱拳道:“冯某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兵部侍郎徐少泽状告老夫一事想必王爷已有耳闻?”

    端亲王略顿,笑说道:“略有所闻。”又道:“阁老受委屈了。”

    冯玉璋正色道:“老夫对圣上的裁决并无不服,不过对于徐家此等行径极为不齿!老夫这些年对徐少泽的关照维护对得起天地良心!若不是老夫,他徐家焉能有今日的体面?可没想到他如今竟过河拆桥。受人挑拨反过来状告老夫!”

    端亲王听出味儿来,问道:“谁挑拨的?”

    “还能是谁?就是王爷您的儿媳妇,端亲王府的世子妃!”

    冯玉璋屈起指节敲着桌子。“昨日里徐少泽见过世子妃之后就递了状子去都察院,今儿从宫里出来又去了王府。若不是世子妃在后挑唆,他徐少泽焉会这么做?世子妃如此挑拨离间我翁婿关系,做下如此有违妇德之事,若不制止,来日恐怕会害了王府啊!”

    端亲王对子女管教极严,尤其对身为宗子的宋澈,往日闯祸总是先不问是非打了他再说。

    这徐滢不知天高地厚,竟敢挟王府之威来挑衅他,他怎么着也得让她晓得些规矩!

    端亲王这里一口茶差点喷出来。

    徐少泽告这冯老头居然还是徐滢挑拨的?

    太过份了!

    他抹抹嘴,望着冯玉璋:“这话本王就听不懂了,阁老说徐少泽到过王府,世子妃就有挑拨生事的嫌疑,他是世子妃的伯父,世子妃有孕在身,他当伯父的过府来瞧瞧她怎么了?你管天管地还管人家伯侄俩见面说什么?

    “阁老要这么说那昨儿在兵部他还见过本王呢,阁老怎么不说是本王挑唆的?那往后徐家当官的人还不能往我王府来走动了?世子妃嫁了世子,连娘家都不能要了?”

    冯玉璋无语凝噎。

    端亲王接着道:“你们家孙姑奶奶怀着孩子要紧,纵着婆媳东家进西家出的去打人撒火儿,我们家世子妃怀着本王的嫡长孙,本王更加视她要紧。她是个没爹的孩子,你们仗着她没爹,就这么上赶着欺负她不太好吧?

    “再说了,就算真是她建议徐少泽的,那尊夫人要是不闹这事来,她也挑不着您的理儿不是?若今儿徐少泽没当这三品官,没那胆量去告你,那徐家人就只能白白被你们这么打了?

    “阁老有这来告状的功夫还不如回去好好整治内宅,要知道尊夫人打的可是世子妃的娘家人,扫的也是世子妃和世子的脸面,莫说世子妃提议徐少泽去告状,就是她亲自去告,也没人说她什么。冯阁老纵容家人打人,如今反还来怪人家不该告状,不知道是哪门子道理?”

    冯玉璋见惯了素日因为闯祸而对宋澈暴打教训的端亲王,只以为他就算不当场发飚,对他也定然有番抱歉,毕竟女子挑拨是非乃犯了七出之条乃是大罪!可万没想到素日里端亲王对宋澈说打就打,却对个儿媳妇这般维护,当下也傻得说不出话来!

    面红耳赤坐了片刻,老脸上到底挂不住,默然起身行了个礼,而后大步出了门。

    端亲王等他走远,拿起剔牙的银签子,继续剔起牙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