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06 他要提亲!

306 他要提亲!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滢一口茶喷到了前面紫藤上,顿时喷出一阵花枝乱颤。

    宋澈瞪着她,没好气地加快了刷龟——啊不,刷宋婷婷的速度。

    徐滢为了表示歉意,给递了瓢水。他心里舒服了点儿,便就道:“我养这龟的时候才五岁,当时正好看到我母亲桌上写着句诗,是什么‘石家金谷重新声,明珠十斛买娉婷’,正好它又是母的,就顺口给它取了这么个名字。”

    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倒也是没什么好笑的。徐滢揣着手。难道就不许人家乌龟也拥有一颗少女心么。不过这家伙没给他的婷婷爪子上结几个蝴蝶结真是很难得了。

    但是这首前朝的诗里,暗含的是石祟和绿珠的故事,更是诗人隐寓权贵荒淫迫使心爱的女子无法跟自己长相厮守的故事,王妃案上怎么会有这样的诗句?

    徐滢拭去唇边的水,说道:“母亲在世的时候,很喜欢写诗么?”

    “嗯。”他点头道,“咱们后的沁香阁里,就藏着她自己写的一些诗。我小时候常看到她写。”

    从程筠来看,程家的人还是颇为重视学问的,这或许是从太后进宫得侍元太后时受到的影响,毕竟能进宫的女子,或多或少都有几分才气。

    端亲王虽然少时没少读书,但当年皇帝把他当作左膀右臂来培养,注重武学多过文墨,因而算不上个十足文人,恐怕与兰心蕙质的王妃在一起,也并没有什么说得到一处去的话题。

    当年太后又热心过头把他们硬凑到一起,两人产生误会越走越远也是难免的了。

    她说道:“那你为什么不喜欢王爷?我觉得他并没有疏忽你。”

    宋澈手停下来,抬头看她一眼。又垂了下去。

    徐滢看见他眼里一闪而过的落寞,像个站在无人路边的无助孩子,心里也变得柔软。

    宋澈脾气虽大,但有些方面还是个孩子,看上去他拥有很多,但他执着以求的东西往往又都很平凡。

    比如她这样的妻子,世间比她更适合这世子妃的位置的人兴许还有很多。但偏偏他就死心眼。他对她彻底信任。几乎随她左右,流银虽然被他赶去种田,但隔三差五地都会问问他近况。在万喜和厉得海面前有时还会撒撒娇,这是没有亲眼见过的人很难想像的。

    外人都以为他是个只会用拳头说话的傻小子。

    实际并不是,他单纯善感得足可令所有人都汗颜。

    她一手抱着肚子,一手抚着他结实的后颈。说道:“你给孩子取什么名字?”

    宋澈被摸得很舒服,这样的温柔让他的心也变成了盛开的花田。“恐怕皇上会赐名呢。咱们俩只能取小名儿。”

    “那取什么小名儿?”

    “……男孩子就叫阿陶,女孩子就叫阿嫣好了。”

    徐滢手在他脖子上停了停,忽然一巴掌就拍在了他后背上。

    宋澈倒吸了口冷气抬头,她那冷冷的眼刀已经射过来:“要是再生一个。你是不是得帮他取名叫阿贵?合起来就是‘讨厌鬼’?”

    宋澈被推到地上。

    掉落在地的宋婷婷也四仰八叉地对着天空扒拉四条腿,一双绿豆眼瞪来瞪去就是瞪不到他脸上!

    “禀世子妃,袁姑娘来了。”

    画眉进得院来。见状一面淡定地把宋婷婷翻过来放回水槽,一面冲徐滢禀道。

    徐滢瞪了眼宋澈。抱着肚子走了。

    袁紫伊是与宋鸢一道进的荣昌宫。

    原来宋鸢去宫里回来,在端礼门下正遇上袁紫伊的马车,知道她是来找徐滢的,正好太后又有东西要赏给徐滢,于是就一路往荣昌宫来了。

    “太后娘娘说这阵子热,东宫的小公主都长痱子了,让大嫂就别赶着暑热往宫里去,省得晒着了。”宋鸢将慈宁宫赏赐之后一件件摆在桌上,“这是些清凉去热的香膏,大嫂会用得着的,太后还说若是用完了,就着人上她那里去拿呢。”

    徐滢并没有为太后做过什么了不得的事,老人家常常惦着,无非因为她是宋澈的妻子,她自是十分感激。又见宋鸢手上空空,想来太后是漏了她的,便就挑了一瓶香膏给她:“我前儿见你搽的是薄荷露,那个不怎么管用,这香露还可当薰香,你也拿一瓶。”

    宋鸢拢手道:“鸢儿可不敢。”

    徐滢道:“拿着吧。”

    她犹豫了片刻,也就屈膝接过了。

    她这里告退,袁紫伊就说道:“这位三郡主瞧着倒是挺乖顺的。”

    徐滢想到她那次耍心眼儿,张口就欲跟她说说,不知怎地又把这话头给咽回去了。只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这几个月铺子正忙呢么?”

    袁紫伊接口就道:“你可别提了!”说着两颊忽地泛起红来,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你可知道徐镛那个神经病,他前几天居然跟我父亲说要上门来提亲!”说完这句那脸就彻底红了,跟身上胭红色的夏裙一样红。

    原来是为这事。

    徐滢哦了一声,就跟听到她说刚才在树上看到只鸟一样平常。

    袁紫伊嘶了一声:“他跟我求亲,你不觉得奇怪吗?”

    徐滢睨她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男婚女嫁天经地义。他是跟女人求亲又不是跟男人。”

    袁紫伊啐她,“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说我为什么要嫁给他?”

    “你怎么就不能嫁给他?”徐滢抱着葡萄盘子,“他喜欢你,你也不讨厌他,我母亲常说你好话,而且她也不管家务,你进门就当家,又不用侍侯公婆,我这个小姑又温柔又明理又不多事,简直太好侍候了,这么好的人家你不嫁你还能嫁谁?”

    袁紫伊脸寒到结了一层冰:“你脸皮还能再厚些吗?”她怎么光听见她夸自个儿了?

    “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徐滢放了盘子,“我觉得你要是真的不想嫁徐镛,那你就不会来找我。你既然来找我,肯定是想过答应她。既然你心里都接受了,又还跑来跟我玩死鸭子嘴硬,我就觉得你很矫情了。”

    袁紫伊一口气停在喉咙口,半日才指着自己鼻子:“怎么会是我矫情?明明是他莫名其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