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09 相由心生

309 相由心生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这个你放心,我会小心的。 爱玩爱看就来 ”宋澈道,“他们都是兵部的老官吏了,平日里是有些滑头,但想留害人之心还是不敢的。真出了事,他们家里也没那么多人拖出来杀呀。”

    徐滢也知道不可能会有危险,这次是例行巡查军务,又不是查卫所侵吞田地的案子,难道那伙人吃饱了撑的,没事就来撩撩宋澈吗?

    宋澈早上照常出门,去兵部应了卯,便就与差官们同行南下了。此次需连去三个卫所,因此至少得四五日才能回来。

    这一日又是炎暑烈日,崔涣到了衙署,径直走进都督护国公的公事房。

    护国公正独自品茶,见他进来遂笑道:“几日不见老弟,这家里事可都办好了?”

    崔涣少不得与之寒暄两句,吃两口茶,问他道:“听说刘李二位去清云寺轮值了?这么大热的天儿要日夜看守,可是个苦差事,兄弟我坐在衙署略有些不踏实,不如明儿起我也加入他们轮班,也抵抵我这几日告的假?”

    护国公忙说不必,“这可动用不着你。”

    崔涣坚持道:“还是保护好佛像要紧,两批人轮流看守,也恐精力不及误了差事。”

    护国公想想也是,便就道了声辛苦。

    崔涣出得都督公事房大门,那心底的得意就从眼底漫出来了。

    日升日落,夜尽天明。眨眼就到了袁紫伊相约的日子。

    徐镛虽说早有了心理准备,但要说十分平静也不见得。

    夜里早早地吃过饭,看着暮色渐深,再吃了两泡茶,估摸着铺子该打烊了,便就带着金鹏骑马往东直门去。

    绸缎铺每天戌时打烊,这个时候路上往往没有什么人了。其实他是刻意拖后了些时间过去,目的也是想跟她静静说会儿话。不管她是愿意相嫁还是不愿意,他都已经打算要尽全力说服她。

    往东直门去要穿过小半个城池,半途有繁华大街也是清静小巷。京师的夏夜还是很美的,月色下层层叠叠的屋宇静静伏在天幕下,像画上的九天幻境。

    袁紫伊也早早把人都支走了,只剩下几个回头陪同她回去的护院及丫鬟。

    那天跟徐滢提过这件事之后。她心里倒像是清明些了。她本不是什么矫情的人,论心智比起徐镛还要大上几岁,如今倒是在个毛头小子面前矫情起来了,算什么呢?自己又觉得脸热,这两日反来复去地想了想。到此刻,心情已十分坦然。

    这里抄了几页经,铺子门就被叩开了,徐镛走进来,先抬头看了眼楼上,才吩咐金鹏留下守着,自己上了来。

    她搁了笔,迎到门口,徐镛便把一撂三个纸包递过来:“我母亲做的点心,说是带给你尝尝。”

    铺子对面巷口里。有目含精光的黑衣人在张望。

    “准备好了吗?”有人粗声问。

    “一切就绪。”

    对话声随着掠过的晚风化于无形,相隔两三丈远的铺子门下几个护卫,并没有察觉。

    屋里袁紫伊和徐镛都已经坐下来。

    袁紫伊给他沏了茶,说道:“听说你前几日去找过我父亲。”

    “正是。”他并不避讳,“我向他提亲,令尊并没有反对。”

    袁紫伊瞥了他一眼,没说话。他好歹也是武举进士,朝廷里新晋的将军,王府世子妃的亲哥哥,就袁沽那个德性。能反对么?被他求亲,不被吓着已算不错了。她说道:“他倒是也跟我提过了。不过我就没想明白,你怎么就找上了门不当户不对的我呢?”

    虽然说不矫情,但作为女孩子。总还是想知道知道的。

    徐镛没出声,直到把面前的茶喝了才说道:“因为你长的好。”

    袁紫伊倏地沉下脸来。

    他接着道:“古人云相由心生。”

    袁紫伊略顿,脸色更黑,但瞬间,那嘴角却是又扬起来了。

    算了,就接受这个理由好了。她打小接受的教育教会她。婚姻乃父母之命,媒妁之命,这辈子她能自己挑夫婿,已经算顶好的了。徐镛虽不属凤毛鳞角,但衬她也绰绰有余。

    “但我家里两个弟弟还小,继母又是个糊涂虫。倘若我嫁了人,家里生意怎么办?”她顾虑的仍是这个问题。不是她对袁怙有多深的感情,而是她不想做个言而无信不负责任的人。

    徐镛想了下,“如果令尊不反对的话,我对你继续帮娘家掌铺子是没有意见的。”

    关键是袁家能不能同意。毕竟嫁了人就算是徐家人了,这牵涉到的利益,将来会不会成为破坏他们姐弟关系的因由?

    “这样不行。”她摇头道,若路氏是亲娘,这是不会有问题的。可她虽然跟两个弟弟感情都还行,对路氏却实在没有把握。

    “万一没办法,只能让我父亲找个得力的大掌柜了。”袁怙在生意场上还是识得许多人的,要找个人管管这些铺子不是很难,只是想到眼下这间铺子乃是自己一手打理起来的,突然要交给别人来管又有些不舍。

    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她始终要嫁人的。

    屋里烛光幽暗,在整条商铺林立的大街上像片绕月之云。

    这街头静寂了小半个时辰,铺子门开了,徐镛打头出了来,随后是披着薄披风的袁紫伊。

    他扶着她上了马车,然后自己也翻身上马,随着她往袁家宅子而去。

    一行十来个人影在路面迤逦游动,随后稍远也有两道影子在悄声缓行。

    徐镛一直送她到府里,直到看着她进去,才带着金鹏往回赶来。

    他心情安定,开始也欣赏这月色。

    繁华处的酒肆娼馆还没有打烊的意思,沿途的民居倒是十分安静。

    他本来还要用大力气将她说服,没想到竟是意外的顺利。

    她这么讲道理的样子,才是他印象中该有的样子,比起斗嘴,他更希望她能够跟他安然的相处。

    穿过青月坊,避开酒肆林立的大街,他选择从民坊中直穿而过的小胡同插过去。

    胡同两边俱是民居,靠近尾端还有个小庙宇,儿时他常带着徐滢在这一带玩耍,直到徐少川过世,他开始逐渐被逼着接触家务,保护母亲和妹妹。后来就算结识朋友,他也总是以对方能否自食其立为标准而结交。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像已有二十七岁,而不是十七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