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22 人逢喜事

322 人逢喜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冯家婆媳施着礼告辞了。

    徐滢着侍棋与厉公公代为送到端礼门下。

    虽然人家是上门求她来着,毕竟冯夫人地位摆在那里。

    她并不是故意为难她们,也不稀罕看她们匍伏在脚下,她一点也不缺优越感和荣耀感,哪怕冯夫人诰命再高,她也不会因为她们的低头而多一分喜悦。只是她不想开这种先例,正因为端亲王府沐恩甚重,更不能辜负皇帝一番爱护之心。

    之所以会漏个话尾给她们,不过是看在她跟冯家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且冯大奶奶到底不是冯氏,前阵子她们婆媳得了皇后的斥责也就算是丢了大脸,一味地看她们伤心,倒是实在没必要。而冯夫人若是真聪明,就该知道日后怎么处理与她以及与徐家的关系。

    冯家就此静下来了。

    冯夫人愣是没把徐滢透出去半分。

    日子滑到八月底,崔家父子在牢里饿脱了形,并且也老实下来之后,皇帝着大理寺下了判决。

    崔涣父子因为私自开矿未遂,钦命罢职削官,至于爵位,暂且削去。崔韦因为未曾参与犯事,所以差事予以保留。

    消息传下来,崔家上下各自振奋,得知不必株连获罪,便好比得了赏赐还要欢喜!而这个“暂且削爵”四个字,更是给了人无限期望,也就是说日后若有显著功绩,或可酌情恢复,有这个可能在,崔家哪里还会有人敢不悔过自新?

    尤其是徐冰,她如今不但不需要去当奴作妓,更是全府里唯一的“官太太”,刹时间神清气爽。破天荒头一遭在闻讯赶来的徐少泽面前表示一定不会再冲动行事。徐少泽因为没曾帮上崔家什么忙,也不好训她什么,也只姑妄听之。

    冯清秋怔怔在房里坐了半晌,冷笑几声,返身又躺到了床上。

    崔夫人哪有心思理会她们?当即挣扎下了床,去佛堂里拜过菩萨,然后又亲笔写了封自省的奏折。着人送呈皇后。皇后瞧着欣慰。收下了。

    翌日上晌,崔家父子终于回府,崔涣铁青着脸色直接进了书房。并没曾理会崔夫人。

    丢了官又削了爵,如今统共也只有个崔韦在朝上,这一来自然有了不少变化。

    首先就是崔涣与崔夫人的关系恶化,崔涣认为此次事件全是坏在崔夫人身上。因此彻底冷落了她。然后是崔嘉在冯清秋这里也吃了闭门羹,他心知冯清秋这是对他心灰意冷。在房门外坐了一夜,翌日也搬离了正房。

    崔韦成了家里的顶梁柱,马姨娘水涨船高,虽然有大姑奶奶顶在崔夫人这边。她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但到底呼吸是比从前顺畅了,也有心思指手划脚起家务事来。

    崔涣因为恼着崔夫人。又觉着如今这境况,哪里还谈得什么规矩不规矩。也就对马姨娘睁只眼闭只眼。

    皇帝没事儿的时候就在乾清宫跟太监打听崔家的事,冷笑声就没曾停过。

    端亲王十指交叉抱着肚子说道:“这崔家也真够乱的。”

    皇帝斜眼睨着他:“你当初提出放他们回去,不就是打算看他们热闹的?”

    “怎么又怪到我头上来了?”端亲王挺直了背:“不是您自个儿说崔家世代忠心,他们家几代老爷子都为国立过大小功绩,就这么办了他们您心下不落忍么?怎么就成了臣弟想看他们热闹了?您这话传到崔家耳里,日后我还好意思见他么?”

    “行了行了,那么多废话。”皇帝站起来,负手踱了两圈,忽然把万喜叫回来:“去传宋佥事来见。”

    万喜去了。

    端亲王道:“传他来做什么?”

    皇帝没说话,拿着桌上一方印玺左看右看起来。

    宋澈刚议过会,听说皇帝传,连忙到了乾清宫。

    皇帝道:“朕记得徐镛还没有差事吧,你这个当妹夫的有什么想法?”

    宋澈听他提到这个,立时想起徐滢早前叮嘱过他的,遂道:“臣不管官员调动的事,全听皇上旨意。”

    “哦。”皇帝揣手道。

    哦完之后停了片刻,才拿起先前那枚印玺来说道:“徐镛在武举场上的表现令朕印象很深,朕看他做了皇亲国戚这一年里也十分低调谨慎,连太子也称赞他行事有度沉稳内敛,正好崔嘉原先掌的金吾右卫如今空下来了,你去问问看他亲事定了不曾?

    “要是没定,朕就派他去西北建功立业,要是定了,就留在京师掌金吾右卫算了。”

    宋澈听到这话差点没跳起来!

    让徐镛掌金吾右卫?

    金吾右卫乃是亲军十二卫之一,乃是皇帝的亲兵,这一上来就是个亲军指挥使,这就是恩宠啊!

    徐镛是他大舅子,他当然希望他能留在京师跟徐滢相互也有个照应,起码他有事出京的时候还有徐镛帮着徐滢,否则的话一提到徐滢的娘家外人就只能想到徐少泽,有些事情也不得不假手徐少泽去做,那对徐滢来说就被动了!

    再说建功立业什么,这太平年间哪有什么功业可建?就是要建功,他如今还年轻得很,将来机会还多的是!

    “定了定了!”他连忙道:“都已经准备过聘了,婚期都定在冬月来着!这位子您可一定帮他留着,我这就去传旨让他明儿过来谢恩!”他一面说着一面一溜烟地出了宫门,眨眼就不见了人影。

    “这小子!”端亲王指着门口,“都要当爹了还没个正形儿!”

    可话虽这么说着,眉眼里却也有显而易见的悦色。

    金吾右卫指挥使这种差事不是哪个武进士都能轻易揽得到的,这里头除了徐镛自身的智慧能力,也还包含着皇帝“用人不疑”的一份真心。

    宋澈到徐家把这好消息一报,正忙着打点聘礼的杨氏与徐镛也是喜呆了!

    本来以为最好的出路莫过于在京郊当个将领,这次没想到崔家闯祸,反倒让他捡了金吾右卫这个篓子,这自然是喜上加喜的大好事!

    徐滢这里得知消息,更是心里一块大石落了下地。

    虽然说她去求端亲王或者太后,徐镛都有捞个美差的可能,但到底不如皇帝自己下旨来得有份量。

    而从皇帝这个举动里也能猜得出来,崔涣那里坑徐镛的事八成皇帝也是知道了个一清二楚,拖了这一个月才下旨判决,恐怕也有些琢磨徐镛坑崔家父子弄毁佛像的事构不构得上获罪的意思在内罢?如今既没召徐镛去问罪,又反而着他执掌金吾右卫,自然是权衡之下说服他自己了。

    想想便就着人传话给徐家,让徐镛翌日进宫先请罪再谢恩。

    ——————我是小剧场——————

    这几年宋澈脾气渐好,不那么动不动就打人,京城里的人也开始拍他的马屁,说他多么英勇多么威武,在家里一定是说一不二的大丈夫。

    宋澈初初不放在心上,听得多了渐渐也觉得像那么回事儿。

    饭局上跟狐朋狗友聚着,他就跟人道:“不是我说,我只要回到家往那里一躺,你嫂子立马就汤啊茶啊热帕子什么的全给递上来了。我要是嫌烫,她立马给我呶嘴吹,我要是嫌凉,她哪怕躺下了都立马爬起来给我去热。还有我只要有个心里不爽,她都立马能跪着帮我捶腿儿,生怕我不高兴……”

    众人啧啧声表示叹服。

    小小狮子乖巧地安静地喝完一碗汤,忽然大声冲门口道:“母亲!”

    宋澈屁股一抖,立刻跌坐在地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