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23 朕好失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宝贝孙子出来了,端亲王如同得了宝似的这两日嘴巴就没合拢过。 看小说到

    宋澈放了假,被允许到孩子洗三后才返衙。于是这两****不但要应付前来道贺的将属以及朝臣,还要抽空里陪着徐滢说说话,再有空就去看看那小肉团子吃饱没,哭了没,尿了没,反正让人觉得哪哪儿都是他的影子。

    夜里本来是分了房睡的,起初他当然不肯,因为想想活生生从徐滢身上掉下来一团肉,想象一下从自己身上割下这么几斤肉来的痛苦,他当然想要好好安慰她,照顾她,听她说说究竟是怎么个难受法儿。

    但是宫嬷们轮番过来劝说,侍棋又婉转地表示没有他在旁边打扰徐滢会休息得更好,他也只好听从。

    两天时间很快就在忙碌里过去,下晌正忙着打点洗三宴的伍云修匆匆过来一说,大家才想起孩子名字还没有起。端亲王连忙披了衣裳往宫里来。

    皇帝正在溜鸟儿,听他说完来意半天没吭声,直到胳膊实在举得酸了,才愁眉苦脸地仰天叹气:“你说太子妃怎么就没给朕生个皇长孙呢?”

    原来是为这事。端亲王忍住笑意,正色道:“太子妃才怀上景阳公主的时候就着人看过星相,景阳公主乃是个旺弟弟的好命相,公主这才生多久,您就着急了?您就放宽心吧,保证咱大梁千秋万代嫡子嫡孙昌盛绵延!”

    皇帝点破心思,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清了下嗓子,顺势折了栏外一枝竹叶在手,说道:“这小家伙日后是要当世孙得掌中军营大权的。就赐他‘韬’好了。表字一并赐了,就叫‘澹雅’,朕盼他智勇双全,好好接替你们的衣钵。圣旨朕已经写好了,在万喜那儿呢,去拿吧。”

    端亲王大喜过望,连忙撩袍谢恩。

    徐滢宋澈听说皇帝还顺口点明宋韬将来就是王府的世孙。还一并把表字也给赐了。自然是高兴的。只有宋澈晚上没人的时候跟徐滢小声咕哝:“澹雅澹雅,听着像是说‘站呀站呀’,日后读书的时候只怕老是要被先生罚站。还不如叫‘阿陶’呢。”

    徐滢又拍他胳膊。但阿陶这名字却是渐渐被他叫开了。

    反正陶与韬同音,也没谁抓得到他的把柄。

    王长孙的洗三宴别提多么热闹。

    三位郡主里徐滢让宋鸢陪在寝殿里,宋鹂宋鹃则在外陪客。

    宋鸢虽然话不多,却是很细心的。奶娘喂饱完阿陶她便会接过来放在徐滢榻下的小摇床上,即便还是个姑娘家。这一交一接之间也从来没出过任何失手。

    当然徐滢也不会允许她失手,在场除了她之外,还有好些人可以在第一时间伸手护住阿陶的,只是她既然喜欢这么做。那么徐滢也不会剥夺她的乐趣。

    程淑颖也喜欢阿陶,逗他的时候整个脸上都洋溢着温柔,素日傲慢的小姑娘。在咿呀呀的小家伙面前,真是一点的抵抗力都没有。但是她又一整天都有些心不在焉。连设在寝殿里的给她们陪徐滢的这一席上,她也没吃什么,

    徐滢瞧在眼里,却也没放在心上。这当口她实在已顾及不了别人。

    下晌席散了,冀北侯夫人进来告辞,唤程淑颖一道回去,程淑颖却说道:“我回头还要进宫去看太后,母亲先回去吧。”冀北侯夫人无法,只得走了。

    这里又坐了一阵,眼见着前面客也散得差不多了,程淑颖也起身告了辞。

    出到门外,上了马车,且没有吩咐去哪儿,只是默默撩帘望着男宾们宴厅处张望起来。这会儿陆陆续续又有男客步出,却没有一个是那道熟悉的影子。

    车夫等了半天没动静,只好扭身问她:“姑娘,咱们是回府还是去哪儿呢?”

    她蓦地把撩帘的手收了,说道:“进宫吧。”

    车子驶出王府大门,往皇宫方向拐去,沿途车水马龙,摊贩的吆喝声声入耳,透着切实的烟火气,使她也切实地想起那个午后,她就那么意料之外地与他不期而遇。可是那一眼也像昙花一现,她事后竟然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本来以为徐镛把他送回了江南,那心也就死了,虽然那张笑脸总像是褪色在心上的印子挥之不去,却也只能忘了他。可是前阵子她又常在徐滢处听到他还在京师的消息,这才知道原来这印子还是浮动的,她忽然就又想见见他了。

    车子到了宫墙下,她忽然把车夫给叫住:“去,去凤鸣坊徐家。”

    凤鸣坊地处城北,地段是好的,也住着不少官户,其中就包括徐家。她住在城东,本来极少来这片,但是最近这几个月,她往这一片路过的次数多了,对于徐家周边的环境也都大致了解了。

    她没事的时候就常这么暗搓搓地藏在车厢里,看着三房那道开门街口的角门,有时运气好,他会忽然从屋里蹦出来,令她眼前一亮,心也乱跳半天,但大多数时候运气并没有这么好,徐镛似乎管他管得挺严的,逼着他在家里念书。

    马车到了徐家对面的大梧桐树下,她让车夫像往常一样把车靠树停下来。

    这时候太阳已经偏西了,他们应该回府了吧?

    她从座椅下抽出张小马扎,坐在车窗下揣着两手专心地盯起对面来。

    就这么样盯着她也能盯一天。

    三房里徐镛才换了衣裳吃茶散酒气,金鹏一溜烟地闪进来:“大爷大爷,冀北侯家那位颖姑娘又来了。”

    别问他怎么知道的,这三四个月里隔几天就来上这么一出,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们。而且谁像她那样盯梢盯得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车帘子撩一边,把个脸儿套在窗里整个儿露出来,这他要是看不见就等于瞎了。

    徐镛捏子杯子顿了下,扭头看了眼后方,说道:“表少爷呢?”

    “在太太屋里呢。”金鹏道,“今儿皇上也召见了表少爷,考了他许多文章,又赏了他不少东西,正跟太太显摆呢。

    徐镛点点头,想了下说道:“让她去吧。”

    这小弟弟小妹妹的事他也管不着,他们爱咋滴就咋滴吧。

    ——————

    严肃地说一句,到今天为止,恢复三更已经一个月了,沉默了快两个月,深深觉得也到该求票的时候了!

    所以,从今天起,请大家一定认真的、记得把手上的月票投出来,还有剩下半个月时间努力,请大家和我一起加油把名次往前挤挤挤~~~~~嘎嘎~~~票票多的话,小剧场也会多的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