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38 攘外安内

338 攘外安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流银进门领了命,又麻溜儿地去了。

    屋里人各自吐了口气,又沉吟片刻,杨沛说道:“如此这般,必是已经惊动那幕后之人了,只不知道被绑架的夫人又该如何是好?”

    对于事情的峰回路转他也很唏嘘,本来以为跟王府里无干,结果却偏偏又是他们的郡主下毒,面对视他如知己的端亲王和下毒药害他的宋鸢之间,他也是很尴尬的。

    宋鸢咬唇望着端亲王。

    端亲王沉沉一哼,到底还是把蒋密唤了进来:“着几个人去四处查查顾氏下落,若有线索,先不要打草惊蛇,回来报我!”

    蒋密也领命下去。

    徐滢这里盯着宋鸢沉吟了会儿,把对她的心思暂且压下去,转头又与杨沛说道:“我仍然在想杨家到底与什么人曾结下过仇。舅舅当真想不起来么?”

    杨沛凝望着她:“这个问题从家里两个孩子中毒时起我就开始思索,始终是没有头绪。就算是杨峻,他也已经于多年前死了。”

    徐滢道:“杨峻?”

    杨沛目光黯下来:“就是家父的嗣子。”

    徐滢略顿,立时了悟。

    杨老先生只有一个嗣子,也就是当年与徐少惠私通的家伙,原来他叫杨峻!“他死了么?我还以为他仍然还在杨家。”

    当初杨氏跟她回忆当年这些事的时候,并没有提到杨峻的下落。她因为事情已经过去,杨氏当时又是那样一种精神状态,因而也没有打听。

    “死了。”杨沛望了眼一旁坐着颇有些不那么自在的端亲王父子,知道他们约摸也是已经知道这桩旧事,面上也有些许尴尬。

    但他并非迂腐之人。知道眼下情势不能容他多顾虑,因此道:“那年我进京见过你母亲之后,回到江南之后着手处置他。我依家法将他关在祠堂,当着所有族人之面宣布要将他打断双腿逐出家门,但就在我准备施罚的头天夜里,祠堂着了火,他死在那场烟雾中。”

    “尸首呢?烧焦了?”徐滢皱了眉。

    她听过太多以假死而脱身的故事。最常见也最容易的便是这种趁火烧尸假以脱罪的法子。

    “不。”杨沛凝眉道。“他是被烟呛死的,尸身完好,不存在被人调包。”

    徐滢沉默了。

    既是尸身完好。自然是其人无假了。

    “那么,舅舅是因为这件事所以多年来狠心与母亲不再联络么?”她问。

    他抬起头,怔怔望了帘栊片刻,幽幽道:“不。不仅是这件。还有些别的事情,但你们无谓知道了。”

    徐滢并不觉得杨家的事情她和杨氏无谓知道。但是思及杨家对家声的看重,当着端亲王一家的面在此问也不妥,便就噤了声。

    但这样一来,到底杨家会得罪了谁呢?

    “咦!”正在这会儿。因为假装不听他们舅甥谈话而装作看手上书信的宋澈忽然疑惑地坐了起来,“这是思音阁的梵叶香纸!”

    徐滢扭头看了他一眼,又扭转了头回来。思音阁是京师很有名笔墨铺子。他们自产的梵叶香纸因为只供京师,所以产量很少。也很受文人雅士追捧,但这样的纸在王府里也只算一般。她略有些不以为然,不知道宋澈何以会吃惊。

    但下一秒她又立刻站起来了!

    那信是杨沛从江南带过来的,独产于人京师的纸为何会跑去江南?

    她立刻走过去,拿着那纸在手上细看,早先说过她是有些鉴赏功底的,这纸拿在手上,从色泽与墨迹她就能肯定这的确是起码三个月以上的纸张,这也可以再次证明杨沛说的不是假话,这信的确是他从江南带过来。

    那么,递信给他的人难道是出自京师?

    为什么此人会千里迢迢去往苏州害杨家的孩子?还把杨沛引到京师来?

    而且他还要挑拨皇帝对端亲王府的猜疑?

    难道他与宋澈在查的卫所一案背后头目是一个人?

    如果他目的仅只是针对杨家,那他根本不必在今夜这样的场合下手,他完全可以另外栽赃个名目。而端亲王府掌着中军营,他把下毒的事栽赃给王府正好可以坐收渔利!

    “这个人莫非就是那个马三爷?”宋澈显然也跟徐滢想到了一块儿,腾地从椅上弹了起来。

    一旁的宋鸢莫名打了个哆嗦,不知道他们在说的马三爷是谁?

    徐滢瞥了她一眼,眉头皱学深了点。

    “回禀王爷!人已经审出来了。”正在这时,伍云修匆匆走进,望了眼宋鸢之后如实说道:“是掌宴司进来半年的一个小太监,是他交代从膳房端汤出来之后,将有毒的汤掺成了三碗,而后导致如今这局面的!”

    端亲王眼如铜铃般瞪向宋鸢,然后咬牙道:“可探听出他可还有同伙?!”

    “已经严审过,只他一人,而他则是从尚宫司里新进的一批太监里顶替进来的,方才下官已经去寻尚宫司典史核审过,委实如此。如今尚宫司的典史以及掌宴司的莫公公皆在门外听候王爷发落。”

    端亲王猛地一掀桌子:“拖下去!把行凶之人杖三十!堵住嘴,防止他吞毒!再将两司的典史各杖十杖而后撤掉!”

    伍云修不敢怠慢,即刻退下去。

    徐滢望着门口,眉头却越皱越紧。

    按说事情到了此时,已算是取得胜利,清除掉藏在王府的毒瘤,大家就该暂时松下这口气来。

    可她的心却仍然悬在半空,主要是宋鸢这里虽然已经吐露了真相,但仍然还有疑点。

    首先,为什么她会凭一封信就深信顾氏的确就是被人绑架了?

    其次,她接到信之后为什么会在投毒之后才选择把事情吐露给她?投毒的时间与告诉她真相的时间前后很短,她是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情,导致她做出截然不同的两种选择的?

    然后,为什么她要撕信?她怕谁看见?她为什么不留下来做为事后替自己辩白的证据?

    所有的疑点都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只是她所印证的事实跟揭露出来的事实都一致她没有把矛头直接对向她。但是现在该捉的人都捉到了,也是该问问她这些的时候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