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44 儿女之福

344 儿女之福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镛婚礼接连忙了四五日,倒是十分顺利,袁紫伊成了徐大奶奶,时隔一年半而已重任当家主母,她也十分顺手。 因为与杨氏熟,更是免去了彼此了解带来的不适应,有丈夫和婆婆支持,府里上下的仆人对她也都是很尊敬的。

    杨夫人不知道是不是因着这些年来与杨氏疏于往来,总还保持着几分客气,杨氏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面上并不说什么,她知道杨家的习性,反正照常待之,这层心结迟早总会解开的。

    这日天色晴朗,只有微风,皇帝便着宫里太医前来出诊。

    一双有着清澈大的孩子被带到人前,只见本该是活泼淘气的年龄,两人却恹恹地躺在杨夫人与易氏的臂弯里,睁着双眼望向周边的众人,小手儿紧捉着大人衣襟,虽然锦绣裹身,金锁压襟,但小脸儿上的枯瘦腊黄还是让人吃惊。

    太医先看了看他们眼珠喉舌,再诊了诊他们的脉搏什么的,最后再问了问起因经过,捋须道:“此毒应非药用常见之物,其毒气盘桓于心肺,要根治的话却是极难。但如果能寻到此毒之来历,又或者还有一线生机。”

    杨沛忙问:“您的意思是这毒连您也不知是何来历?”

    太医道:“在下世代在宫中侍侯,不管是实物还是书本上的描绘,也可称不下数百种,但却没曾见过这种毒。在下看这毒症性偏阴寒,怕是江湖中人所用之物。先生若是不急着归去,倒是可以寻访城内各镖局看看,他们走南闯北,接触的江湖人多。恐怕会有人识得。”

    一席话说得众人又皆沉默。

    易氏红了眼眶,侧转身去抹眼泪。

    但即便如此,太医还是开了几剂排毒护心的药,着令早晚煎服,虽无驱毒之效,却有强心之能。

    这一日总是多了几分阴翌,杨沛一家为免徒增徐镛新婚郁气。面上自是避着不再提起。

    这里杨夫人回了房。听着隔壁传来的儿媳的轻轻啜泣声,心里也是老大难忍。坐在妆台前一面拭着泪,一面看着躺在床上的孩子。一颗心揪得如撕裂一般疼。孩子睁眼看着祖母守在床边哭,幽幽唤了一声,她那眼泪更是止不住,弯腰将他抱起。脸贴脸地唤着心肝儿。

    杨沛劝着夫人:“命运自有天注定,一切看造化罢。”

    杨夫人哭着道:“你我平生从未起心害人。便是有过错之处,如何这报应要遭到他们身上?我倒宁愿自己承受这痛苦,让孩子安生!”

    杨沛强忍着心酸,捏她的手。扬唇道:“要就谁也不受苦。就是换成是你生病,我也受不了啊!”

    杨夫人微顿,听着这话眼圈儿又更红了。

    “太太。姑太太来了。”

    丫鬟在帘子外禀道。

    杨夫人拭拭泪,站起来。杨氏就走了进来。

    杨沛暗地里指指妻子,示意杨氏稍事安慰,自己则抬步走了出去reads;吞龙。

    杨氏搀着杨夫人坐下来,说道:“大嫂先不用心急,太医方才不是说了么,只要寻到这毒症来历,来日还有一线生机。您想想,现如今皇上都帮着咱们,这是多好的机会呀,再说这京师重症,三教九流,五湖四海的人都有,咱们别的忙帮不上,镛哥儿在这京城里打听几个消息总还是管用的。”

    杨夫人略觉抱歉,这时候本该是杨氏一家欢乐喜庆的日子,自己倒给他们添了烦恼,因此再多的担心也暂且压下了,顺着她的话想了想,也宽了心。

    她笑道:“我瞧着紫伊这丫头真真是极好的。持家理财是把好手,你好福气。”

    杨氏也笑:“我那会儿也是正想有个这样的丫头帮着持家,老天爷可不正好就把她送过来了。”

    杨夫人就拍拍她的手,脸上有着欣慰。

    杨氏端了茶给她,又说道:“听说老二去年也成亲了?”

    “成了。”杨夫人啜茶点头,“二奶奶的娘家是扬州罗家,也不知道你还有印象不曾?罗家老太爷原先跟咱们祖父是同窗,后来一道做官来着。”

    “记得。”杨氏道,“早些年罗家有位姑奶奶嫁在通州,还曾到家里来串门叙过旧。”

    杨夫人笑道:“那正是了。”

    杨氏顺手给床上睡着的杨皓掖好被角,又说道:“那枫哥儿的亲事呢?”

    杨夫人叹起来:“眼下这会儿,哪里还顾得上他呀!”叶枫是老幺,拖上两年也不怕,眼下孩子的病却是拖不得。

    杨氏沉吟点头,也啜起茶来。隔片刻,又还是说道:“镛哥儿他们成亲那日,来的冀北侯府的小姐,不知道大嫂可还有印象?”

    杨氏回想了下,说道:“有印象。那位颖姑娘活泼率真,又不失大家作派,这冀北侯从前常跟在皇上屁股后头跑儿,没想到,教出来的女儿倒一点不像他。”说到这里她笑起来,她在京城日子不短,城内世家她都熟。

    杨氏道:“可不止女儿教得好,听镛哥儿和滢姐儿说,他们世子爷也是极聪敏的人物。”又道:“到底他们家太太是湖州沈家的大小姐,那处事作派可是不输别人的。再说又有太后这样的人物在先,总归错不了。”

    杨夫人这才认真起来。

    湖州沈家也出过许多大官,如今族人怕是占了小半个湖州,他们家世代耕读,论家世教养确是不错的。杨夫人原先在京时还是个年轻的媳妇儿,冀北侯夫人则更年轻些,因此见是见过,却没有机会落下更深的交情。

    再说到太后也是程家出去的,凭她一手教养出一代明君及一位贤王,这点已是少人难及。

    不过她想了想,又说道:“怎么跟我说起他们家来?”

    杨氏笑了笑,捧茶道:“枫儿倒是与颖丫头挺投缘的。”

    杨夫人略顿,半日才了悟地点点头。

    杨沛跟叶枫住同个院子。

    晚饭后杨夫人先弯去叶枫房里过问了一下他的功课,然后拐进丈夫房间,问他道:“我听说枫哥儿与程家小姐挺熟的,这事儿你知不知道?”

    ——————

    求月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