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64 他的心愿

364 他的心愿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伍门寺的禅院里,马三爷,——也就是杨峻一袭白衣立于窗前,装扮虽然闲适,眉目却依然风流。

    天井里菩提树枝繁叶茂,叶尖还凝结着昨夜的露珠,树底下几盆盆栽的柏树枝干盘结,伴随着清晨传来的钟声,菩提树上几只飞鸟惊出来了,叽叽喳喳的声音划破了晨雾,清静的古寺,忽然间就变得灵动起来。

    范舟走到身后,与杨峻同望着窗外:“冯清秋的马车已经出崔家了。”

    杨峻扬起唇角,顺手执起花瓶里一根柳枝,沾水在窗台上写着龙飞凤舞的什么字。水迹转瞬即干,并看不清写的什么,但从那笔触来看,里头含着的一股狷狂与得意倒是显而易见。

    范舟眼看着那水迹干透,又说道:“听说,昨儿个徐滢与宋澈又到徐家去了,回来之后宋澈回了中军衙门,之后端亲王脸色十分不好,我总担心,徐滢他们迟早会猜到三爷的身份。毕竟,范埕当时是留过三爷的画像的。”

    杨峻将柳条放回瓶中,慢腾腾转回身道:“这又如何?”

    范舟微顿,再道:“虽然我们可能通过换装易容有足够的把握不让他们发现,但是,他们如若猜到三爷就是当年的杨二爷,恐怕这会使得他们齐心协力来对付咱们。端亲王府的力量不容小觑,再加上杨家与崔家,今儿冯清秋一到来,到时再加上冯家——”

    “你怕了么?”没等他说完,杨峻已笑起来,“你莫非想打退堂鼓了?”

    范舟讷住。

    杨峻又笑道:“你难道忘了当初我是怎么从窦家把你救出来的么?你莫非忘了,你当时命悬一线,醒过来头件事就是跟我说要整得窦家以报你那绝后之仇?当年我不救你。你早就已经化成云南山头一抷土了,这个时候来犹豫,不是晚了么?”

    范舟垂首默然,片刻道:“是。但小的并没有后悔。”

    杨峻捋一捋宽袖,坐在禅床上,又说道:“如果不是徐滢捣乱,光凭一个宋澈并不足为虑。如果不是他们拿到咱们这么多线索。咱们离成功已经很近了。现在。除了分解他们的力量,我们最好还把他们王府也搅一搅。”

    他端起一杯茶,踌蹰满志地举高笑道:“我平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所有阻碍过我的人下地狱!当我一想到他们有朝一日手足相残。家破人亡,母子离心,夫妻反目,我心里就有着无比的畅快与满足!范舟。你也应该像我一样,等着看这满世界的满嘴仁义道德的人们通通身败名裂!”

    范舟缓步上前。拢手站定道:“小的的确忘不了当初在窦家所受的羞辱。”

    杨峻扬唇抬首,眼神往窗外一睃,随便面色一整,说道:“她来了。”

    范舟往外看去。只见院门处果然走来三五人,为首的是他们前去引路的,之后是打扮得嫣丽多姿的冯清秋。身后两名婢女,进了院门她便唤她们退在门外了。

    他回头与杨峻颌了颌首。出门迎到门外。

    冯清秋随着指引看向虚掩着的那道门,心里怦怦跳得如同要蹿出喉来。

    她从前也期盼着见到程筠,可从来也没有像今日这么紧张和激动。她知道那是因为从前他不是她的全部,他是锦上花,但如今他是她的雪中炭,本来她也不再期望与他再有牵扯,可如今她全部的热情和向往都寄托在他身上,他便变得弥足珍贵起来。

    她到了门前,门前有着装体面的家丁在躬身相请。程家有体面的下人她都见过,但她并没有见过这个人,在她嫁入崔家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身边的人都已经换了么?

    她攥紧了那块玉珮,一勾头,进了屋里。

    窗户关了,光线十分昏暗,无端地使帘栊下盘腿而坐的那个人看起来也透着一股哀愁忧郁的气息。

    “筠哥哥……”话才出口,她浑身已颤抖起来。

    她已经有多久没曾这么唤过这个名字?她记不清了,她只知道她从小到大没有超过十天不见他,她也说不上来对他究竟有多么喜欢,究竟有没有爱到崔嘉爱她的那样的地步,她只知道,她只要看到他便觉天地安然,岁月静好。

    杨峻在帘栊下抬起头来,向她伸出手,温柔的声音像一阵春风传过来:“过来。”

    她泪眼婆娑里看到这个人,走过来,在他对面坐下。

    杨峻递给她一块帕子:“把眼泪擦擦。”

    她听话地把眼泪擦了,然后深吸气,抬了头。

    目光触到他脸的这一刹那,她蓦地就顿住了!

    “怎么?”杨峻挑眉。

    “你不是他?!”

    她愣在那里,迅速站起来。面前的人也算风华绝代,并不输程筠,甚至他的眉眼鼻唇程筠相比还更显几分俊挺,可他眼神里的沧桑与肆意是温文的程筠所不具有的,他也的的确确不是程筠!

    “你是谁?”她站起来,盘旋在脑海里与胸怀里的绮念瞬间退散,“你怎么会有小侯爷的玉珮?!”

    “自然是他送给我的。”

    杨峻安然地答,然后又从桌子底下拿出个装满了扇面与字画等等的盘子,“我不光拥有小侯爷的玉珮,而且还有他亲手写就的墨宝,甚至是一些随身之物。你手里这样的玉珮,我能拿出两三个来。你该知道,我们的小侯爷从来不吝啬。”

    冯清秋望着他,无言以对。

    她当然知道程筠不是个小气人,程家除却丰厚的家产,光是每年来自宫中的赏赐都堆积成山,他的确不是把这些身外之物过于看重的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坚定的相信那玉珮就是他传过来的,否则的话,会有什么人想要接近她呢?

    她迅速冷静下来,走上前去,一面望着他,一面从篮子里取出那些字画打开。

    ——是他的亲笔!她不会看错。落款是他的名字,有他的私章,偶尔也还有他作为落款的竹叶印迹。

    程筠不可能无故遗失这么多东西,而且玉珮这种东西还应是他随身之物,这么说来,这人莫非是程筠的朋友?

    她想了下,望着他:“你到底是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