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67 下了狠心

367 下了狠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冯清秋凝眉望着他。

    屋里很静,只剩下帘幔因风而拂动的声音。

    她对他本无感,但此刻探得他心里一点隐秘,却生出些触动。程筠与他一般出色,不知道会不会偶尔也这么不经意地便思及她?

    她这颗心从小便交付在他身上,到成亲后死了,到接到玉珮时复活了,到察觉这是个假象时她死得更彻底,但到最后他又给她透了所有的底,她所面临的现状,原来都是当日她所嫉妒所羡慕的徐滢造成的。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怨愤与委屈找到了出口,找到了终于能平息这一切的对象,她心情反而平静了。

    她终于知道应该找谁使劲了,就算她困在崔家闷死,也终于可以找个人一起陪葬。

    她站起来,迎着风走出去。

    杨峻仍保持原来的姿势坐着,眼里的落寞不曾退去一分,反倒还增添了一丝伤痛。

    范舟走进来,轻声道:“她走了。”

    他静默半晌,抬起头来:“我是不是说的太多了?”

    范舟沉吟了片刻,才道:“她并不知道朝廷里的事,便是听到也无妨。”

    杨峻望着门外,喃喃道:“我始终还是不明白,她究竟为什么要背叛我?”

    屋里再次沉寂,连帘幔的声音也像是不见了。

    午饭后日光出来了,徐滢与奶娘在给阿陶洗澡。小家伙衣裳一脱,身子肉嘟嘟地泡在水里,乐得两手直打水。

    徐滢和奶娘弄得衣裳袖子全湿了,也忍不住往他小屁股上轻拍了几拍。

    侍棋走进来,说道:“听说崔大奶奶早上去伍门寺上香了。”一面说着。一面伸手把阿陶接过放在锦榻上,熟练地给他擦香脂穿衣服。

    徐滢进里间去换衣裳,一面道:“崔家亲戚不是还没走吗?她一个人去上香了?”

    她知道崔家跟伍门寺的渊源,他们家上香几乎都是在那里,冯清秋去进个香并不让人意外,她也就是随口问问。

    侍棋给阿陶套上外袍,又塞了只拨浪鼓到他手里。说道:“一大早就去了。听说还打扮得挺齐整。方才这会子才回府去,倒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也不那么阴气沉沉了。浑似拿定了什么主意。”

    徐滢听她说的这么细致,便就边捋袖子边走出屏风来,“谁瞧见的?”

    “苏靖。”侍棋下巴指了下外头侍卫。

    冯清秋确实是拿定主意了。

    回府后她照例去给崔夫人回了话,然后便就径直往二房走来。

    徐冰正在养胎。房里下人们见着冯清秋还以为她是来挑事儿,当下呼啦啦全部涌出来挡在门口。

    冯清秋也不理会她们。冷冷将她们当中两个往外一扒拉,便就到了徐冰屋里。

    徐冰也满心戒备,借着帘栊掩身藏着偷看她。

    冯清秋打心底里发出来冷笑,却不理会她。只说道:“我来只问你一件事,当初你到崔家来寻崔嘉,究竟是受了谁挑拨?”

    下人们都把一颗心吊在了喉咙口。徐冰没料到她居然还会提起这事。这事还不是徐滢挑拨的她吗?不过现在她可不敢提到徐滢,有她吃过的那么多亏。她怎么着也不能再跟她作对了。可是不说是她挑拨的,难道还能说是她自己生的心思吗?

    不管怎么说崔韦不在这里她可不能跟她硬拼,她抱着帘栊柱子说道:“当然是别人挑拨的!”

    “是谁?”冯清秋冷眼扫过去,人也跟着站起来,走向她。

    徐冰难免有些害怕,她如今肚子已显怀了,打是肯定打不过她的,她横横心,脱口道:“是世子妃!是她逼着我来的!”她也不算撒谎吧?当初若不是徐滢在她面前炫个不停,她怎么着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啊。

    冯清秋倏地在离她三步远的地方止了步。

    果然他说的没错!果然是徐滢挑唆的!

    她虽然早就认定这就是事实,可是在亲耳听到徐冰的坦白时还是忍不住心里的怒火!——这下她根本不用再质疑什么了,徐滢就是借着把她塞到崔家来而上的位!她算什么东西?一个婚前就与人不清不楚的贱人,她根本是用她冯清秋的前途来造就的她自己的前途!

    她双手死命地揪着绢子,已禁不住身子的颤抖。

    徐冰躲在柱后偷觑她,见到这模样也不由心生狐疑:“你怎么了?”

    冯清秋胸脯起伏瞪了她两眼,转身走了出去。

    徐冰等她走远,步出柱子走到窗前看了看,心下也略有些不安。

    到底她如今已不敢拿徐滢出什么夭蛾子,若是再把徐滢给得罪,不要说徐少泽和冯氏不会搭理她,只怕连崔韦也不会原谅她了。这里七里八下地站了会儿,终究还是把卢嬷嬷叫了进来:“我瞧着她古里古怪的,你还是派个人往王府里跟二姐姐说一声为好。”

    卢嬷嬷欣慰地瞥了她一眼,称是走了出去。

    冯清秋这里回到房中,坐在榻沿险些没把手里杯子给捏碎!

    她该如何述说她的心情呢?

    她所受的这些委屈,这些不公平的待遇,已经足可以令她把徐滢给生吞活剥了!

    可是这样未免也太便宜了她,弄死她就能抹平这所有的一切吗?

    ——不!她不会轻易让她死的,她如今是世子妃,莫说她杀不了她,就算是能杀,她也要赔上自己一条命,弄不好连冯家也搭上,她才不会这么蠢!她要让她怎么爬上去的怎么跌下来,享了多少福就再吃多少苦!她要让她一无所有!

    这都是她徐滢欠她的,怪不得她!

    “大爷来了。”

    正当气难自抑的时候,丫鬟忽然走进来禀道。

    她连忙掐着手心整了整神情,把身子略略侧转了过去。

    崔嘉拎了个小食盒进来,先看了她一眼,到她下首坐下,然后默默端出几样点心到她跟前:“你早上饭也没吃就出去了,想必饿了,先吃点垫垫胃吧。”说完把牙箸摆到碗上,又道:“下回不要独自出去,我不会再出去吃酒,你要去哪里随时叫我便是。”

    冯清秋望着墙壁暗哼,眼眶却又不觉湿了。

    ————

    依然要求月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