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68 不怕一万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卢嬷嬷决定亲自往王府走一趟,一来这事交代别人她不放心,二来她还是想盼着徐冰能够把跟徐滢的关系修复好,她是看不惯徐冰,但徐冰的荣辱也直接关系到她的处境,她不能不上心。

    端礼门下的典史并没有为难她,按例给她通报之后便放了她进去。

    徐滢也纳闷她的来意,抱着阿陶在小花园的桃树下等她。

    等到她把来意仔细说毕,她也抬起头来了:“冯清秋跟徐冰打听这件事?”

    徐冰跟崔嘉这闹剧的确是出自她一手操纵,但事情的发展可不是她安排的,这事想必崔涣与徐少泽夫妇都心里有数,他们因为理亏也无可奈何,这冯清秋居然到如今还不知道?

    好吧,不知道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冯家不太可能知道这件事,就算是知道,想来他们也做不出把责任推到她徐滢头上的事来。那么,冯清秋怎么突然就知道这件事了呢?她记得侍棋说她早上只是去伍门寺进香?

    “她怎么知道的?”她一面喂阿陶吃奶羹,一面问道。

    卢嬷嬷道:“奴婢只见她窝着一腔的气从外头进来,直接就进了二奶奶的房里逼问她,从哪里听来奴婢不知,但她当时那神情,着实是让人不安的。因此二奶奶便遣了奴婢来给世子妃传个话儿。”

    徐滢停了勺子。

    她虽然没跟冯清秋交过什么手,但是从她种种传闻来看,是个吃不得亏的人是逃不掉的。她既知是她徐滢设计让徐冰去崔家找的崔嘉,那么十有*会把她如今这些破事儿推到她头上。徐冰与卢嬷嬷所说的不安,自然是嗅到她的忿忿不平。

    她既是吃不得亏。那么必然也想办法来寻她撒气了。

    她靠进椅背,沉吟了会儿,摆手道:“我知道了。”她扭头唤来侍棋:“去包两斤燕窝来,让卢嬷嬷捎给她们奶奶去。”

    卢嬷嬷连忙称谢。

    徐滢又说道:“崔家那边,你们就多费点心了。”

    卢嬷嬷是仆人里的人精,哪里有听不出这话意来的,闻言就弯了腰:“奴婢必定代我们奶奶时常进王府给世子妃与小王孙请安。”

    徐滢点了头。她这才退了下去。

    侍棋望着她出去。说道:“这冯清秋还有胆子来动咱们?”

    徐滢轻哂:“这可说不准,她如今也是没什么好顾忌的了。”说完她凝眉沉思了会儿,又说道:“不过。我总觉得能在这个时候挑拨她来针对我的这个人,胆子才叫做真不小。素锦去打听打听,她今儿去伍门寺可曾遇见过什么人?”

    她倒要看看是哪个长舌妇又把这事掀了起来。

    当初她想对付的是徐冰又不是她冯清秋,是冯氏把他们给拐了进去。若不是她一直吊着崔嘉在那儿耍暧昧,又与他私相授受被徐冰捉到了把柄。她岂会被皇帝赐婚到崔家?但如今却被人颠倒黑白挑拨成了她的罪过,还真是有趣。

    素锦见她神色凝重,遂转身离去。

    徐滢却又突然把她叫住了:“先等等!”她站起来,往前踱了两步说道:“不要打草惊蛇。对崔家那边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至于伍门寺那里,也尽量不要让人察觉。”

    她不信一个冯清秋会在她有了防备的情况下掀出什么大风浪,她重视的是她背后那双手。如果当真只是长舌妇们的挑拨也就罢了。倘若不是,那么事情性质就完全不同了。她的任性与无知,最大可能会把冯家也给拖累进去。

    她虽然不确定冯清秋也会被杨峻盯上,但万一是呢?

    如果真是杨峻的话,好不容易等到他露面,若是又把他惊到躲起来可得不偿失。

    不过禀着不想给皇帝用官添乱的原则,她翌日寻冯夫人吃了个茶。

    先说到宋澈这段忙着查案,又说及崔家这一大堆子事,婉转地表达了一下对冯清秋处境的同情,确定在没有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把点醒冯家洁身自爱的意思带到了,才毫无压力地跟冯夫人及同座的女眷唠起了育儿经。

    冯夫人却是个精明的,徐滢从来就不管别人家的事,也鲜少有过什么同情心,她居然提到了冯清秋,还与她这内宅妇人提到宋澈办案的事,这必然是有问题了。

    早说过冯玉璋对她毫无隐瞒,这屯田出了大案子的事她自然也知道。难不成这冯清秋跟这案子还有什么瓜葛不成?

    这当然不可能!

    但她面上没说什么,暗地里却留了个心眼儿。

    就算是没有瓜葛,被她徐滢胡乱疑心上那也是不行的。

    回到府里她先把宜嬷嬷叫回来问了几句,并没发现什么不妥,为周全起见,又把冯清秋接到府里来嘘寒门暖了一回。

    她有自信只要冯清秋心里有事都绝逃不过她的眼耳,但不料冯清秋经过上次之事,对娘家也保留了几分戒心,因此面上竟没曾落下丝毫破绽。

    冯夫人始终不敢小觑徐滢的话意,沉默之余只得把话挑明:“听说朝廷有钦犯在京师出没,你若没有什么事就不要老往外跑了,省得出了意外姑爷与我们都心里不安。”

    冯清秋心下暗嗤,崔嘉都在外勾搭上娼妓了,还会因为她出意外而心不安吗?

    面上却不敢表露,只答应称是,暗地里却仍悄悄琢磨着怎么行事。

    报复的机会当然不是轻易就有,这阵子崔嘉果然没再出去,她也安安静静呆在府里哪儿也不去,私下里只派了人去盯着王府,而且还避开宜嬷嬷以及冯夫人派来的人。

    她这里走火入魔般地不提,二月花朝节刚过,天气就逐渐温暖了。

    徐滢看着枝头繁闹的桃花,开始掰着指头算起商虎他们归来的日程。

    虽然说已经锁定凶手就是杨峻无疑,但到底那毒名是什么还不清楚,在没有最终捉到杨峻之前,只能靠商虎他们从窦家得到的消息寻找救治杨皓兄弟之法了。而他们去了已经快两个月,想来也将回来了罢?

    这日傍晚,夫妻俩带着阿陶在炕上吃饭,流银忽然上气不接下气地闯进来:“爷,商虎,商虎他们回来了!”

    他这里话音刚落,院门外就响起商虎那熟悉又宏亮的嗓音来!

    徐滢宋澈闻声跳起,差点没把手里的饭碗都扣一旁的阿陶脑袋上!

    ————

    看来很多人都把伍门寺当成云门寺了,其实不是哈,伍门寺是当初程筠约徐滢见面结果被宋澈跟踪来的那个寺,而云门寺是宋鸢的生母顾氏为故去的王妃祈福的寺庙,不搭干的。然后求月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