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83 你怕过吗?

383 你怕过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宋澈吃完午饭便直接回了王府。

    徐滢听他把话说毕,略一沉吟就着侍棋准备车辇去往冀北侯府。

    冀北侯夫人午睡刚起,程淑颖没有午睡习惯,率先出来把徐滢迎到了上房。冀北侯夫人在半路把阿陶接了过去,胖娃娃一搂在怀,她脸上顿时已眉开眼笑。

    程淑颖自然问:“早上曼姐姐才去过王府,表嫂怎么又过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冀北侯夫人又横眼睨她:“怎么说话的,你表嫂过来串个门不成么?”

    程淑颖吐舌头,摘下腕上的金铃铛去逗阿陶。

    徐滢与冀北侯夫人道:“我来还真是寻曼姑娘来的,早上她到我那儿,答应给个头面样子我的,我瞧着下晌无事,所以就来了。”说着又笑道:“也不知道她睡醒了不曾?不如我去闹闹她好了,且请舅母在这里帮我看看阿陶。”

    冀北侯夫人自无不应之理,徐滢便就留下素锦侍棋,只带着画眉往沈曼院子里去。

    程淑颖自然要跟随,徐滢为免冀北侯夫人起疑,因此并没有拒绝。

    沈曼得了沈老太太寄过来的东西,整理了半日,刚坐下来准备给沈老太太写回信,听说徐滢来了,那笔尖就顿了一顿。

    却也只有片刻,她便就放了笔,收了信,着人下去沏了香茗。

    徐滢由程淑颖伴着踏入院门的时候,浓郁的茶香便就扑面而来。

    沈曼立在廊檐下,像朵清风里的蔷薇花,微微含笑迎着她们。

    徐滢笑道:“你这是明前的龙井。”

    “就知道世子妃品味不俗。”沈曼扬唇行万福,把她们往屋里请。

    屋里弥漫着家俱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檀香。赘饰不多,但举目望去无一处不是精致绝伦。

    沈曼让了她们在西窗下的胡床上盘腿而坐,床角摆着一瓶杏花,衬着家俱的黯色,很醒目。

    徐滢看着对面的她点香,忽然道:“不知道杨乘云平时喜欢点什么香?”

    沈曼手一抖,香头的灰烬刷地落在炉口上。

    徐滢扬一扬唇。将桌上的茶杯挪到手中来。

    沈曼把香炉盖子盖上。扭头与程淑颖道:“我在宝香阁订了几盒胭脂,颖姐儿帮我去取一下。”

    程淑颖只得又站起来,从秋痕手里接过单子出了去。

    屋里就只剩下她们俩了。

    沈曼望着桌面有很久没有说话。徐滢也没有催她。仿佛此行就是为了跟她在这里听时间怎么从耳边流逝似的。栏外不断随风敲打着窗门的花枝,则像是好奇偷窥屋内的顽童。

    焚香的味道渐渐浓郁。

    “我不认识这个人。”过了许久,沈曼缓缓说道。

    “我知道你不认识。”徐滢从善如流,“连我都不认识她。你当然就更不认识。你是我们所有人眼里进退得宜高贵端方的沈家大姑娘,这一点没有人会否认。我保证。将来也绝对不会有人质疑你的人品和名声。”

    沈曼目光微动,眼底有了些许波漾。

    “但你肯定知道我会来,是吗?”徐滢深深望向她道。

    如果她猜不到这一步,她便不会特地上王府露出那些音讯给她。她怎么能怪她不主动交代?不管她是不是杨峻的私生女。她的存在都会使沈家难堪,使她自己难堪。破案捉贼是朝廷的事,跟她一个闺阁女子毫不相干。她没有义务抛却道义站出来交代这些。

    她说,是大义。不说,是本份。

    没有人会傻到冒着事后自己独担灭顶之灾的风险来坦诚交代她所知的一切,换成是徐滢自己,她也不会不顾后果地这样做。

    沈曼把头垂下来,微垂的肩膀像是收起来的翎羽。

    “我听说过你从前一些事。”她说道,“不知道你会不会也有过彷徨无依的感觉?”

    “有。”徐滢吐气,身子微微往后面仰了仰,“我也曾经害怕拥有的一切会失去,家人,朋友,还有交付出去的信任。那种感觉一点也不好受,会使你睡觉的时候都恨不能睁开一只睁望着这人世间。”

    前世里她哪里会有如今这么轻松,她如今的从容冷静,无非是从前见过的刀光剑影太多,寻常伎俩已激不起她什么情绪来罢了。她初初见到袁紫伊时也是充满着防备,只是袁紫伊的痴缠让她逐渐放下了心防。

    安稳恬静,从来就不属于没有父母亲人可依的那些人。

    “你说的很对。”沈曼微微扬起唇角,从徐滢的角度看上去,这笑容里却带着着涩意。她说道:“我母亲过世之后到如今,我从来没有沉睡过超过两个时辰,从来没有哪一天半夜醒来不是害怕着我将成为一个一无所的人。

    “但这种感觉,在我得知他居然还没死的那天开始,就变得更加凶猛了。”

    徐滢略顿,“你早就知道了?”

    沈曼微哂,“那天我去徐家串门,无意中听到两耳。但直到今早,我才确定。”

    徐滢默然。

    杨峻与卫氏的事是极私密之事,就是外人听见一两声也绝猜不到杨峻头上,但是作为沈曼,她当然很容易察觉。她知道卫氏与杨峻的事,自然也能猜到害杨家孩子的凶手。

    “我不明白,令堂为什么把这件事告诉你?”她问。

    如果卫氏真心疼爱女儿,她不应该把这种事说出来给女儿添堵。何况卫氏死时沈曼才六岁,且不说她一个小姑娘家能不能受得了,再有万一她不小心把这话说漏嘴了呢?沈家那规矩也不会比杨家小吧,没了娘的沈曼那时又如何自处?

    一个当娘的,竟然都不考虑这些。

    不过话说回来,她是否又该庆幸沈曼是知情人?

    “是两情相悦的力量吧?忍不住,就说了。”

    沈曼低嘲了一下,垂了头,给她又沏上茶。“我觉得人很好笑,看中眼了一个人,就仿佛从人到心都是彼此的了似的,旁的什么人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了。我其实挺自私的,我永远不能明白这种心情,也不想把余生都奉献给别人。”

    “人之常情。”徐滢扬眉。

    她端起茶来抿一口,默半晌,缓缓抬眼看她道:“多谢你理解我,但我能帮你们的并不多,只知道护城河畔有间檀缘书舍,它的前身曾经是座私宅,家母出阁之前,曾经在那里种过一株金边茶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