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86 待宰的猪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屋里几个人都立时屏息。

    杨峻将灯吹灭,屋里静到连呼吸声都已听不见。范舟与柳余蝉也都自觉地护在他左右。

    窗外响起一片轻而稳的脚步声,是熟悉的护卫们的声音,他们都很默契地掠向四面墙头了,还有几个人正守护在屋子的四角。此外还有竹叶轻轻抖动,杏花枝不时地轻敲着门窗,月光浅浅地投落在地上,前面店堂里以及街头的声音听着都像是隔了千重山万重水。

    “怎么回事?”范舟等了片刻不见有新的动静,沉声问道。

    廊下被晃灭的灯笼重新被点了起来,有护卫进来道:“不知道哪里来的耗子,忽然扑到了灯笼上。”

    范舟松了口气,看了眼杨峻然后坐下来。

    本来就是见不得光的身份,被柳余蝉带回的消息一吓,居然就草木皆兵了。

    他喝了口酒压惊,借以掩饰自己的心慌。

    柳余蝉跟随杨峻的时间没有他早,但是因为他读过许多书,又会许多歪门邪道的本事,因此也很快攀升成为杨峻身边像他一样得力的干将。老实说,他是有些不服的,他一个后来者凭什么爬到跟他平起平坐的位置?

    当然,这点小心思他从来不敢让人知道,一则显得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二则杨峻也不会容许他们内斗的。所以他不得不学着柳余蝉的镇定,虽然在他看来他不过是就是虚张声势。

    “你回来的时候,没有遭到什么人跟踪吧?”杨峻忽然与柳余蝉道。

    “没有。”柳余蝉道,“我是趁夜而入的,而且跟护卫们都是分批进入,我跟在一辆驴车后头。进了城后又连绕了几个圈子才往这里赶来,我敢肯定没有人跟踪我。”

    杨峻微微点头,略顿,抬手道:“吃饭吧。”

    屋里便就只听见杯盘轻碰的声音。

    虽然护卫进来证实方才只是虚惊一场,但还是无可避免地勾动了众人心里的惶惑。杨峻虽然没说什么,但他的凝重与沉默也表达了一切。

    很快一顿饭吃完,杨峻擦了手。起身道:“我们进书房说话。”

    书房其实并不是简单的书房。是整间宅院里最私密也最安全的密室。

    它建造在二进东厢两间耳房夹壁之中,宽只有五尺,长也不过九尺。不仔细研究,往外根本看不出来。

    而且屋里各处在你想像不到的地方,还藏着各种武器,它的墙体也比别的墙更厚。也不怕有人偷听。

    杨峻进了耳房,推开靠墙的柜子。从露出来的三尺高门口弯腰进入,屋里没窗但顶上有风口,因此点了灯不会灭,但外面也看不到灯光。

    直到进了屋关了入口杨峻才放松下来。虽说方才那点意外让他心里不舒服,但也没曾令他感到有多么了不起。他顺势坐进一头的大躺椅里,说道:“杨家既然有人看着。那目前是下不了手了,不过我们却可以想办法把宋澈他们的注意力引开。”

    范舟递杯茶给他:“怎么引?”

    杨峻道:“声东击西。你们挑个杨家人出手。把人都引开,再行往杨家本族下手。”

    范舟看向柳余蝉。如是是这么简单的手段,他觉得他也能想得到,但是柳余蝉却什么也没做就回来了。他说道:“柳老弟若是能在苏州多呆几日而不是匆匆回京,恐怕已经找到机会得手也未可知。”

    柳余蝉冲杨峻抱拳:“事关重大,柳某不敢擅专。”

    “你是对的。”杨峻点头,“小心驶得万年船。”

    范舟便就拢手不语了。

    杨峻又站起来,踱了两步道:“杨沛这一堆定是没有机会下手的。他的长子杨从溪单身在家,身边又没有通房侍妾,想必有些寂寞难耐,你不如回苏州找几个诱诱他,等到他上了钩,暗中护着他的那些人必然会被引去注意力,到时候你就再向杨沛的几个弟弟下手就成了。

    “苏州的皇亲高官也不少,若是他们醉酒或是争风吃醋什么的死两个在他们手上,还怕成不了事么?”

    柳余蝉拱手称是。

    杨峻指着范舟:“去打听看看宋澈这几日的日程行动,最主要的,是先确定苏州那些究竟是什么人。”

    范舟颌首,转身出了门来。

    出门之后他回头又看了一眼,鼻孔里微哼了一声,才甩袖踏出门来。

    门外清风淡月,花香袭人,夜景美得让人沉醉。

    他站在廊下杨峻先前站过的地方掐了朵茶花,这才缓步往前堂帐房里走去。

    清风透过月洞门扑面而来,他像往常一样推开房门,但目光落在那半启的门上他忽然又不动了,雕花门里是镶了一线彩色玻璃的,灯光一照,忽然就照出他身后一张脸来!

    他还没来得及收手,一把刀已经架在了他脖子上!

    “嘿嘿,终于捉到只老狐狸!”商虎刷地扯下面巾,咧嘴冲身后提着剑走来徐镛道:“您看看这人认不认识?”

    徐镛将剑直插入鞘,缓步踱到前面来,就像打量只跌入网中的猎物一样肆无忌惮地目光扫着他,片刻道:“瞧他这身打扮,就算不认识也绝不会是什么二流脚色了。再有他面目浮肿两眼无神,一看就是纵欲过度肾虚不全,一般是狗腿子才会有这般尊容的。”

    这番话顿时引起别处收拾完过来的侍卫们,七八个人顿时都抱着胸凝着眉盯着范舟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看起来。这模样哪里像是在面对一个狡猾而奸诈的敌人,根本就是在以绝对的屠夫姿态在估量一头将被分割的猪……

    范舟本来还只是心慌,现在被这么多双眼睛凌迟,顿时已通体发麻汗如雨下了。

    他觉得自己不但像只等着被宰的猪,而且还像只被组了团的猫队围着打发时间的耗子……

    慢着!耗子?是了!先前护卫说灯笼被耗子撞了,而且灯还熄过片刻,难道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进来了?!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柳余蝉还敢说他没曾带人进来?!

    他牙齿都在颤抖了,“我,我只是个掌柜的,你们,你们想怎么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