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92 怎么可能!

392 怎么可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杨峻看到这枚领扣,顿觉被针刺了眼睛,酸得他险些就要睁不开眼来。

    “你怎么会有这个?!”他微顿之后箭步上去将之捡在手里,厉声朝沈曼问道。

    “在问这个之前,你怎么不先问问我是谁?”沈曼紧盯着他,眼里的火星忽然已蔓成了火苗。

    杨峻怔住。

    他当然知道她是卫氏的女儿,难道除此之外她还会有别的身份吗?

    卫氏的女儿,难道——

    他目光猛地变得凌厉,长剑指向正阻拦着她的侍卫:“留下她!”

    侍卫不肯撒手。杨峻便一脚踢翻了炸药盖子:“我说留下她!”

    侍卫无奈,只得看了眼沈曼之后,把剑撤了回来。

    “快去通知世子爷!”他扭回头与追进来的官兵道。

    一行人很快退出去,庭院恢复了寂静。

    “过来。”杨峻睨着沈曼。

    沈曼没迟疑,提袖下了石阶,又穿过飘着飞花的天井,上庑廊到他跟前。

    她仰头与他直视,眼里没有退缩后怕,只有显而易见的愤怒与悲伤。

    杨峻在这双眼里留连了会儿,将那领扣扣在身后负着的拳头里,以一贯微带讥诮的神情说道:“宋澈他们走投无路,只好派你来送死吗?”

    “是我自己来的。”她说道。

    “自己来的?”杨峻笑起来。

    “难道我不应该来吗?”沈曼道,“你折磨了我十二年,让我像个罪人一样如履薄冰地苟活在这世上,使我十二年来连睡觉都得睁着半双眼,使我无数次想要自杀来洗清自己的灵魂。如今终于知道你要死了,我怎么能连看都不来看一眼?”

    她眼里怒火仍在,眼眶也被薰得发红。

    杨峻脸上的笑容渐渐收住。他紧盯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商量好的戏码?”

    沈曼唇角一挑,“你自然可以当作是戏,也可以当作我的不存在。反正卫氏已经死了,你可以在她冒险生下你的孩子之后心安理得地不停勾搭着别的女人,没有人会谴责你的负心薄情。因为你这样的人。从来就不会知道什么是坚贞,更不知道什么是良心!”

    “你什么意思?!”他忽然发狠,目光像刀子一样凌迟着她。“她为我做过什么?生下我的孩子?她何曾为我生过孩子?你是沈昱的女儿,她八月嫁,你六月生。你这是把我当三岁孩子,以为我会上你的当。给宋澈他们可趁之机?”

    冷意从他齿缝里逼出来,直接沁到沈曼脸上。

    她的脸也寒了。“我没那个功夫来耍你,捉人是朝廷的事,关我沈曼什么事!我犯得着冒着生死危险过来帮他们对付你?!我不过是为我自己,我在沈家苟且偷生十几年。我身上脚下流着你的血,可你把我当成过什么呢?

    “你根本就没有想过你在跟母亲苟合之后还会留下一个我!你图的只是当时快活,想的只有你可怜的自尊心!你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怎么保护你的女人!你知道吗?从我记事起。只要旁边没有人在,她天天就在我耳边说你。说对你的思念,对你的温柔,可是你呢,你在哪儿!

    “我五岁的时候就知道我有个婚前不贞的母亲,知道我是个野种!我每天提心吊胆地生怕别人知道我不是沈家人,知道你们那些丑事!我一面背诵着女训女戒,假装着大家闺秀,可一面我却有着一双那么不堪的父母!

    “我为了赢取那点可怜的宠爱给自己留后路,我打小就学会了察言观色,大人只要皱着眉头我就知道哪里不妥,只要咳嗽一声我就知道她们需要什么,我本来也可以像个正常女孩儿一样堂堂正正地过日子,可你们却造就了我这样的境况!

    “天知道我多么害怕。直到那年听说你死了!我多么高兴,我想我终于不用担心会有人把这个秘密说出来了,我终于可以自欺欺人地过完我这一生了,可你为什么没死,不但没死为什么又还要回来!”

    她伴随着痛哭嘶声冲他大喊,因为太用力,整个人都绷紧着。

    杨峻屏息站着,面色忽明忽暗。

    他也不大能分辩她的话了,她的眼泪太真,他阅人无数,他知道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就算是太能伪装,那眼里的怒意与恨意是伪装不出来的。

    但他又怎么能相信她是他女儿呢?

    这太可笑了!

    当年背叛的人是卫氏自己,她怎么可能会生下他的女儿?她怎么可能在嫁人之后十个月才生下他的女儿?他与她最后一次亲近,分明在她出阁之前大半个月!

    “你把话给我说清楚,说不清楚,我即刻杀了你!”灯光寒光一闪,他手上的剑已经抵住了她喉咙,从来没有颤过的手这时候在风里闪了闪。

    沈曼忍着泪,望着他,缓缓弯下腰,将自己的左脚鞋袜除了。

    “你自己看。”

    杨峻沉脸垂眸,只见她光裸的脚尖上,竟赫然长着六根脚趾……

    “你该不会觉得,沈家刚好也有足生六趾的遗传吧?”

    沈曼眼泪又顺着脸流下来,“看到上面的疤了吗?

    “我私下里无数次想偷偷把这根趾头削掉,看到它我就会想到我是个被生父抛弃不管的野孩子,我就会想到我是个可怜虫,是个连个下人丫鬟都比不上的奸生子,你还问我为什么来?你说我能不来吗?换了是你,你会来吗?

    “打从知道你没死时起,我就没有打算活在这世上,我忍了十八年,煎熬了十八年,老天爷待我还是公平的,能让我在死之前还有机会把这些话当着你的面说出来!杨峻,如果人真有来生,希望你也能当一回我的子女!让你也尝尝被亲生父母所累的滋味!”

    她哭着拨下髻上的发钗攒在手里,朝他扑过去。

    但是女孩子的力气实在太小了,哪怕她的恨意是那么浓重,在她的痛哭与悲伤之下,这力道也完全不能算是力道。

    杨峻很容易地扶住了她手腕,手上剑哐啷掉在地上。

    这是他头一次面对仇恨自己的人而完全没有要杀她的勇气,她的恨是真的,她的六趾也是真的!他不知道这种特征会不会遗传,可是他祖母就是六趾,而绝不会刚好那么巧,沈家也有六趾的遗传的!

    “你为什么会在六月出生?!如果你是我的女儿,你应该比这个日子更早生下来!”他咬紧牙关,发现自己声音也不是那么稳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