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405 是该走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这层我倒是早就已经考虑到了。 ”

    徐滢深吸一口气稳住激动的心情,说道:“老夫人既然答应配合,那么我想只要沈家能够出具一份沈先生生前留下的字据证明,这件事便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没有人会怀疑沈昱的话还有假,世间能够替失贞的妻子养下她与别人的孩子能有几个呢?

    他生前出具的字据,将更有可信度。

    “字据?”老太太满脸不解。沈昱已经死去三年,哪里还拿得出什么字据。

    徐滢这才解释道:“与我同来的杨公子是我的表弟,他临的一手好字画,老夫人只要拿出沈先生生前墨宝让他看一看,他定能临得九成似!”

    老太太释然,半刻道:“您说的这位杨三公子,可是杨沛的三公子?”

    “正是。”

    苏州离湖州并不远,同为望族的两家恐怕还偶有往来。

    这次因为杨峻而闹出这样的事,真正让人尴尬至极。

    老太太果然短浅地哦了一声,不再做声了。

    这里商议妥当,接下来的事就迎刃而解了。

    看得出来沈老太太是位豁达的长辈,回到正院之后几乎已经看不到她眼里的痛色,徐滢心下也是黯然。在眼看着叶枫临完了沈昱的字迹之后,老太太暗暗点头,之后起草了一张字据让他照写,居然真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随后老太太便就召集沈家各房老爷太太们将沈曼的身世公布了,公布的起因是因为京中有人借杨峻之死大肆渲染沈曼乃是卫氏与人通奸所生。沈家不能承受其辱,因此须着一人带着沈昱亲笔所写的字据进京面圣澄清事实。

    字据乃是用存了三四年的旧纸书写,再往火上微微薰了一薰,沈昱过世也不过数年时间。没有人怀疑。

    但沈家上下还是惊呆了。一是惊讶于沈曼居然不是沈昱与卫氏所生,对于卫氏当年郁郁早逝忽然多了层理解。二是居然还有人用这么恶毒的谣言来攻讦沈家,以及沈家小姐的清誉,自然令人忍无可忍。何况沈曼还是基由朝廷安排刻意去为国除奸的。

    于是纵然有人心下里还是存着些许疑惑,比如说为什么非挑中沈曼去杀杨峻,又为什么杨峻会相信沈曼,但有了老太太亲口为证。又还有沈昱生前留下的亲笔字据。显然一切疑虑都不成为疑虑了。

    这里办妥之后,徐滢这一行是日便就与沈二老爷启程回京。

    半路上停靠驿站的时候,程筠到底忍不住跟落单的徐滢道:“你知道老太太一直不离手的佛珠是谁送的么?是曼姐儿在她六十大寿时送的。是她亲手跟檀珠师傅学做的。”

    徐滢讷然。

    这几****见的沈老太太,的确佛珠不离手,而那串佛珠既是沈曼送的,那她又为什么直到最后也还拿着不放?

    回想起她在天井里提及沈曼的那番*的话。她忽然从中又嗅出些别的意味来。

    这位老太太,她心里或许并没有她所认为的那么硬吧?

    不过这已经超出她所关心的范围了。

    她只想给沈曼换一个身世。如今她做到了,剩下的事情就该留给他们每个人去应对解决。

    他们离京的时候京城杨柳才绽芽,回城的时候护城河两岸则已然全绿了。

    沈曼虽然不知道徐滢去南边具体做什么,但也隐隐猜到了一些。毕竟京师这些日子关于她与杨峻的事已经渐渐消隐了,就是私下里还有人在传,却也已经被压在水面下。

    因此这半个月她七上八下。一是对徐滢这番作为心生感激,二是并不知会等来什么样的结果。

    袁紫伊和程淑颖倒是时常来看她。杨氏与杨夫人也时常托她们带东西过来,不外乎一些吃的用的,虽然王府里并不缺,但是这番心意让她又更五味杂陈。

    徐滢他们回京的消息传到王府,从来没有慌张的她倏地坐起来了。

    听说同来的还有沈家二老爷,她双手也禁不住抖了抖。

    城外徐滢宋澈这一行与程筠舅甥分了道,他们直接回府,而程筠他们则去了程家。

    翌日沈二老爷便随双眼红肿的冀北侯夫人进了慈宁宫,太后听完他们姐弟述说完经过,又看过沈昱“亲笔”所立的字据,当即“火冒三丈”传来了皇帝皇后。

    帝后听完经过,当即又把文武百官传到宫里,疾言厉色地训斥了一番那些肆意瞎传的大嘴巴们,又把沈昱的“字据”甩到他们脸上让他们看过,这才借着他们一个个跪在地上拍着胸脯指天发誓绝没有任何伤害沈家的意思之时,顺便嘉奖了沈家以及沈昱一番。

    沈昱赐谥号“文正”,这是文人谥号里最高荣誉,本应出身翰林能得。沈昱得了这谥号,便等于沈家跻身为清贵之家。另又赐良田千顷,财帛数千,钦赐御书“名门世家”匾额一副,另有楹联一对。

    至此,再没有人敢疑心沈曼身世又什么不正当。

    京师里因着杨峻掀起的这股风云,终于渐渐平定下来。

    沈二老爷不日南下,邀沈曼回府,沈曼推说迟些再回,沈二老爷便仍以叔父身份嘱告了她一番,又托付着冀北侯夫人好生照顾,——在他眼里,长兄留下的这根独苗虽然不是他的亲骨肉,但也仍然算是他们沈家的小姐。

    沈曼送他到南城门外,对着尘土喧嚣的路尽头默立了半晌,才回转城门。

    翌日下晌宋澈去了应酬,徐滢在房里给阿陶理着衣服,沈曼进了来。

    “老太太既说过我已经不能再冠沈家的姓氏,我便不算沈家人了。这件事过后不会有人再关心我的下落,世人对沈家也不会再有什么猜测,我也该走了。我手头还有这些年积攒的一点小钱,度日是不成问题的。或者我还可以去寻份职业,养活自己。”

    徐滢想了想,说道:“卫家似乎准备来接你回去。”

    她的名声无损,卫家虽然理亏,但总算是没有什么大碍。沈曼回卫家去,来日定还能嫁得个好夫婿。

    “不。”她摇头道,“老太太既说我是抱养来的,那么回卫家便没有理由了。”

    徐滢点点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