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419 长夜怡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杨沛在京师时间不长,但是因为有端亲王当这个大媒人,再有杨家在大梁也还是有一定影响力,因此总是有不少人提前来联络感情,顺便讨个喜帖。

    徐滢在杨家吃过午饭,就带着阿陶又去了徐家。

    一进门就见袁紫伊撑着后腰在廊下散步。怀孕九个月的她,脸已经很圆了,但这样居然也无损于她的美艳,即使脂粉不施,也依旧眉清目秀。

    徐滢见她辛苦,也没有平日打趣的念头,扶着她到房里坐下,哪知道胎儿又踹得她不得不站起来了。

    稳婆们慌忙进来照顾,徐滢瞧着她安定下来,嘱她好生歇着,遂转去杨氏房里。

    半个月时间一闪就过。

    冬月初下了场小雪,雪化之后冬天的味道就浓了,早晚呼吸鼻前就冒起白烟,丫鬟们早上起来烧水,也需要披着棉衣卷着袖筒了。

    王府里近来事少,没客登门的日子徐滢也猫在房里不动。

    如今她不必再琢磨怎么融入身边圈子,也开始有时间梳理前世今生。

    她记得她小时候住过的碧痕宫前有株极大的梧桐树,她的母亲淑妃总说是那棵梧桐树导致了她头胎生个女儿,虽然没有当着她的面抱怨过什么,但这句话,始终还是带着点抱怨的意思。

    她在所有公主里排行老九,算是皇帝身边并不起眼的小不点儿。因为母亲不受宠,她的存在也不像别的姐姐们得意。她记得她常常坐在那梧桐树下发呆,曾经想过弄个什么辙把这树给砍了,是姨母进宫看到她眼里的不满,告诉她这并不是树的过错。

    六岁以前她过的是比较差。也着过一些人的道,淑妃娘家还是有势力的,姐姐不敢对她出大的动作,但挤兑人的手法却层出不穷。

    她对淑妃是很失望的。

    虽然她也很同情她。

    不过好在她并没有多少精力花在母女感情事上,她把更多的时间花在跟姨母学习如何扭转逆境。

    总算她还是成功的,十岁以后就渐渐在众姐妹中脱颖而出。因为她的耀眼,甚至皇帝往她母妃宫里也多去了几回。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她意识到。她还是得靠自己给自己撑起一片天。

    她这世里几乎称得上平顺。宋澈有时候还是有些呆呆地,但是眼里心里满是她和孩子,这让她心里时刻感到温暖。

    杨家办喜事的时候她跟宋澈一块去了。杨家席开四十桌,是很热闹的场面。

    在穿堂处她偶遇了程筠,几个月没见他,几乎还是老样子。但又显得更深沉了。

    “好像胖了点。”他望着她笑道。

    她抬手抚抚脸,也笑起来:“冬天吃了不动。就是长肉。”又问:“你腿上的毒,怎么样了?”

    “已经好了。”他点头,“本来就清得差不多,后来再得了毒药配方。解起来就快了。”

    徐滢微笑打量他,只觉其若修竹,引得清风徐来。

    两人点点头别过。迎面又是喧闹红尘。

    程筠其实仍然常往王府走,只是内外院有别。素日也难得见面罢了。

    徐滢跨门时想起当初在程家小偏院里那个看她胡闹的小侯爷,嘴角也往上扬了扬。

    这个家伙,还不成亲,冀北候夫人只怕接下来会拿他开刀了。

    新娘子到来的时候马上的新郎激动得整个人都红了。像天边的彩霞。

    过程一路充满了欢笑和祝福。

    宴罢徐滢与杨氏同出,才走到前院金鹏就火速冲到面前来了:“禀太太!奶奶要生了!”

    杨氏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没栽在地下,抓着徐滢站稳,随即便心急火燎地往家赶了!

    徐滢也立刻吩咐备辇,马不停蹄往徐家去。

    才进门就听屋里传来袁紫伊撕心裂肺的呐喊声,苏嬷嬷指挥坐镇,屋里人进进出出,徐老太太拿着佛珠坐在厅里不停祈祷,而收到消息的徐镛也闪电般地从杨家酒宴上冲回来了!

    “先去请余大夫来!”徐滢吩咐金鹏,然后坐在厅堂等候。

    闻讯到来的冯氏黄氏连忙先过来行礼,她摆摆手,示意安静。

    生产是女人的一道生死关。她前世与袁紫伊斗了一世,如果接下来的人生里没有她,她会觉得十分抱憾。

    她与她都有理由拥有一个幸福而美满的重生人生,只因为她们上辈子的顽强与坚守底线。

    茶喝了两轮,屋里呼喊声一阵紧似一阵。

    阿陶站在她身旁,一手扶着椅子,一手搭在她膝上,也十分紧张地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出神。

    徐滢将他抱起来,柔声问他:“舅母生的是妹妹还是弟弟?”

    “弟弟。”他口齿不清但是认真地学着母亲说话。

    徐滢一笑,将他放下来,从旁拿了块枣泥糕喂他。

    苏嬷嬷忽然拖着微胖的身子冲进来:“恭喜太太,恭喜大爷,大奶奶生了个小少爷!”

    “人呢?他们人呢?!”

    徐镛一把拨开闻讯围拢来的人们,冲到屋里去了。

    院里顿时沸腾了。

    报喜的四处报喜,打赏的连忙拿钱。

    宋澈听说徐滢回了娘家也连忙赶了过来,进门听到这样的好消息也替徐镛高兴,顺手从腰上解下枚玉珮就给襁褓里的小内侄当作了见面礼。

    夫妻俩一直到夜深才回府。

    一路上朗月普照大地,冬夜街头透着寂静也让人内心安宁平静。

    徐滢拉着宋澈一块坐轿辇。

    宋澈触到她微凉的手,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收进怀里,然后将她双手拢在怀里捂着。

    徐滢手指隔着衣衫一下下地在他腹肌上写着字,问他:“你有没有觉得,我们最近的日子过得太平淡了点?”

    宋澈想也未想地道:“没有啊,有你跟儿子在,我一点也不觉得无聊。”不过说完之后不到半刻,他立刻又坐直身子,不可思议地看看辇外又看看她,——她说日子平淡?他立刻压声:“你该不会在这里就要——”

    这也太不合适了!

    这是路上呢!这也太太太大胆了!

    “对啊,我在这里就要——”徐滢挑着眉,继续划着他的肚子,“就要告诉你,我又怀孕了。”

    “……”

    一路都很安静的车辇内突然传来咚地一响,似是有什么跌到了车板上。

    车夫惊恐地频频回望辇内,两旁持刀守护的商虎他们却给了他们一个少见多怪的眼神。

    长夜漫漫,很怡人嘛。

    (正文完)

    ——————

    接下来会有几个番外。然后因为这是最后一个月求票,而且月票又是月底双倍,所以希望大家把手上的月票留在28-30号期间投给我,谢谢大家~么么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