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章 年少不识春风面

第一章 年少不识春风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天还未亮,少女闺房里燃着数盏灯。

    程微坐在半新不旧的梳妆台前,默默望进雕描金缠枝玫瑰花纹的西洋镜里。

    镜中的少女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若是细细端倪,一对远山眉舒扬开朗,黛眉下是形状优美的内双丹凤眼,眼瞳黑亮且大,眼角微微上挑,配在标准的鹅蛋脸上,想也是个初露风姿的青涩小美人儿,只可惜那略黑且粗糙的肌肤,还有额头腮边冒出的几粒红痘,以及下颔上未褪的痘印,生生夺走了旁人认真看第二眼的兴致。

    程微却看了第二眼,第三眼,随后打开妆台上放着的雕红漆牡丹花开匣子,取出一盒印着“巧天成”三个秀雅小字的脂粉,蘸了些小心翼翼往脸上抹。

    “别涂脂抹粉了,我早说过,出生时脸着地了得换,靠你一层层的刷脸,有什么用?”

    一个尖细的声音在脑海中突兀的响起,程微却只是手微微一顿,就面无异色的看向一旁侍候的侍女:“欢颜,我这样可好?”

    那叫欢颜的侍女是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却有几分呆气,听见姑娘问她,认真看了一眼,道:“太白了,像昨日姑娘赏我吃的白馒头!”

    程微嘴角一僵,另一侧的粉衣丫鬟忙道:“姑娘,您别听这小蹄子胡说,您用了这“巧天成”的脂粉,脸庞白净的像清池中的玉莲,表公子见了,定会欢喜的。”

    程微嘴角忍不住一翘,到底觉得女孩子家听了这话该害羞的,她也不好把将要见到止表哥的欣喜表现的太明显,下巴微抬道:“休得胡说,这和止表哥有什么关系?”

    说着话,又抽出洁白的丝帕把脸上的脂粉擦去了一些。

    原本两个丫鬟里,她更喜欢嘴甜的巧容,可随着这大半年来脑海中莫名出现的声音越来越刻薄,以往欢颜那些傻话落进耳中,不再那么气闷,反而下意识觉得更靠谱些。

    见到程微的动作,巧容脸微沉,眼角余光狠狠扫了欢颜一眼,继续讨巧道:“是婢子说错话了,我们姑娘任谁见了都是欢喜的——”

    恰巧那声音又响起:“再擦下去,你那满脸痘印子又露出来了,我早说了,只要你听我的,放点血,别说是你这痘印,还有这张黑脸,就是碗口大的疤也能让它光滑如初——”

    一直面色平静的程微眼中流露几分惊惧,陡然变了脸,冷喝道:“闭嘴!”

    巧容顿时愣住了,眼底飞快闪过不忿,忙跪下来请罪:“是婢子不会说话——”

    程微只觉身心俱疲,摆摆手道:“你们都出去吧。”

    等两个丫鬟退出去,才咬了牙,低声道:“不许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我已经是大姑娘了,才不会被你这孤魂野鬼的花言巧语蒙骗了去!”

    她的声音还未脱女童的清脆,自然也没什么威胁性可言,那个声音就嘲讽地笑起来:“呵呵,其实你是心动了吧,所以才这样害怕听我说?”

    程微一下子把唇抿紧了。

    她想,这妖孽一定是极邪恶的,听它都说了什么话,去痘印的法子,它有;美白细腻肌肤的法子,它有;甚至连令睫毛变长的法子,它也有!

    这些话,哪个少女听了不心动呢?

    幸亏她以往最喜欢缠着二哥讲书,听过鬼怪利诱人心,最后害了人性命去的故事,才没让它得逞!

    见程微依然不为所动,那声音越发刻薄起来:“啧啧,就凭你这模样,也难怪被你表哥拒绝了!”

    “胡说,止表哥不是以貌取人的人!”程微是真的有些恼了。

    外祖家表姐妹不少,可她从有记忆起,每次过去,止表哥都会牵着她的手,带她赏花吃点心,还一起爬过树,看过蚂蚁搬家,比对表姐妹们都要好。等她大了些,止表哥虽不会再牵她的手,可对她依然温柔和善。

    她虽为样貌烦恼过,但后来发现,她在意且也在意她的人,比如止表哥,从没因为这个嫌弃过她,便也渐渐把这烦恼丢到一旁了。

    “既然他不是以貌取人的人,那你天没亮就涂脂抹粉的做什么?”

    程微听了这话,脸上闪过几分难堪,却坦然道:“止表哥虽不在意,我却想让自己更好看些。”

    说到这,她顿了顿,没等那声音响起,就堵住了它接下来要说的话:“不过我是不会被你诱惑,用鲜血去鼓捣什么鬼画符的,你就趁早死心,别再缠着我啦!”

    那声音陡然安静了,门外传来巧容的声音:“姑娘,二姑娘来了。”

    程微脸上表情一下子柔和起来,开口道:“快请进来。”

    站起来还没走两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就从屏风后轻车熟路的转了进来。

    她正处在女子初绽风华的时候,清丽端庄,身量适中,举手投足间显出良好的教养,唇畔从未退去的笑容令人望之可亲。

    程微心头晃过一个念头:难怪常听别人悄悄议论,二姐姐比自己还像个嫡女了,论容貌性情,她确实是及不上的。

    少女未语先笑:“我本是来看看需不需要帮忙的,没想到三妹都妆扮妥当了。”

    她说着话,眼波流转,落在妆台上未合拢的脂粉盒子上,便笑了:“我说三妹今日气色怎么格外好,原来是用了‘巧天成’的脂粉,让我猜猜,这一定又是二哥送的,对不对?唉,除去进宫当了太子妃的大姐姐不算,咱们二房三个姐妹里,二哥独独疼你,也难怪我和四妹心里总泛酸呢。”

    她虽这样说,面上笑意却不减,显然只是打趣,姐妹之间的亲昵自然流露。

    程微忙替二哥辩解:“不是二哥偏心,是……是我生日那日哭了鼻子,二哥才买了几盒胭脂水粉送过来的。我这里还有一盒未开,二姐先拿去用吧。”

    提起生日,程微情绪有些低沉,伸手从匣子里摸出一盒未开封的脂粉递过去。因是二哥送的,心底虽有几分不舍,可因为是给二姐,就把那不舍压下了。

    论起来,大姐和她才是嫡亲的姐妹,姐妹二人感情也好,可因为年龄差得多,从小玩到一处去的还是只长了她两岁,生母早逝的二姐程瑶。

    “我素来不用这些的。”程瑶挽住程微的手,安慰地拍了拍,“那日也是不巧了,让那小霸王偷听了去,嚷的人尽皆知,不然止表哥也不会摆出冷淡的样子,惹三妹伤心了。”

    程微垂了眸,喃喃道:“是呀。”

    她生日那日,忍不住对自小亲近的止表哥吐露心意,不曾想景老王爷家的小霸王和几个玩伴躲在一旁偷听,把这事传扬开来,让她成了京城中的笑柄。

    到现在,程微都忘不了,止表哥沉下脸说“微表妹请自重”时的神情,之后几次相见,止表哥都对她冷着脸避之不及,让她再没有开口的机会。

    今日是止表哥的十六岁生辰,他却没法再避了,她只是想问一问,是因为她的表白,让他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才羞恼的不理会她吗?

    程微心底泛起了委屈。

    似乎所有人都忘了,她的生日,二月初二,是大梁一年一度的花朝节啊!

    在这一日,少年男女们大着胆子对心上人吐露心意,只要发乎情止乎礼,是不该被嘲笑的。

    等她提醒了止表哥,止表哥便不会对她冷目以对了吧?就算是对她无意,她不能像小时候梦想的那样永远住在外祖家,她依然是他的表妹呀。

    想起止表哥以往的好,程微心里笃定了些,虽和程瑶关系好,也不愿让她瞧了脆弱的一面去,抬了头道:“该走了吧?”

    这时巧容笑问道:“姑娘,您今日穿哪一件?”

    程微下意识地向程瑶投去询问的眼神。

    二姐总能把寻常的衣饰搭配的出彩,容貌不说,才情心思似乎天生就带了,任她挑灯夜读,也赶不上二姐随口说出的锦绣华章。

    程微偶尔也忍不住嫉妒,转念一想,她虽没有这些可以炫耀,可还能炫耀姐姐嘛。

    她大姐是贤良的太子妃,二姐是京城第一才女,不是谁家妹妹都有这个福气的,特别是——还把莲皎居那讨厌的爱哭鬼比下去了!

    程瑶扫了巧容呈上来的几条披风一眼,指了其中一条道:“这条月白色素锦织银的不错,衬得三妹清丽。”

    她忽然放低了声音,笑道:“我冷眼瞧着,止表哥喜穿素净些的。”

    程微目光在那条大红撒花的明丽披风上一掠而过,点头道:“就穿月白的吧。”

    她其实挺喜欢大红色,不过几年前二姐就说过,肤色黑的人穿红色会衬的脸色更黑,从那时起,她就没怎么碰过红色了。

    穿戴好,程瑶牵了程微的手往怡然苑而去。

    程微个子高挑,又有些丰腴,裹了月白的披风,似是显得更丰润了些,单从背影瞧着,才十三岁的她比起体态婀娜的程瑶来,倒更像是姐姐了。

    巧容嘴角撇了撇,察觉欢颜静静看她,狠狠瞪了一眼,忙抬脚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