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章 程微的必杀技

第二章 程微的必杀技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二人还没走到怡然苑,路口处就遇到了她这几年来的死对头,庶妹程彤,和她的生母董姨娘。

    程微已经说不清对程彤母女的厌恶是从何而来了,或许是每次对上时,无论缘由,最终父亲总是把训斥留给她;或许是每当程彤哭的梨花带雨时,旁人看向她的眼神。

    也或许,根本不需要找原因,当失踪多年,她出生后就从未见过的父亲,领着程彤母女出现在她和守寡多年的母亲面前时,她对这母女二人的情绪,除了厌恶就再也找不到别的了。

    程微的父亲,程二老爷,是上不过四代的怀仁伯府这几代子孙加起来,最出众的人物了。

    他是正儿八经的进士出身,还选上了庶吉士,入翰林院镀金过的!

    这对顶着勋贵光环,实则程微的高祖父是由一位赤脚大夫逆天混来一个世袭爵位的程家来说,无异于鸡窝里出了一只金凤凰。要知道程家这几代的子弟,就没有成器的,能识字已经是不给祖宗抹黑了!

    也许是木秀于林,少年得志的程二老爷在翰林院混了三年,外放三年回京叙职后更近一步,留下有孕在身的妻子带着美妾春风得意的再次上路时,就遇到劫匪跌落了悬崖。

    程老夫人揪着程老伯爷的耳朵哭晕了无数次,最终只寻回来那美妾的尸首,程二老爷却落了个尸骨无存的名头。

    那美妾,就是二姑娘程瑶的生母。

    不曾想,程微八岁这年,程二老爷领着娇妻稚子突然出现,说是被董姨娘的秀才老爹所救,养伤期间因为失忆与董姨娘成了夫妻,近来恢复记忆,总算是回家了。

    八岁的程微,望着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那对孪生姐弟,只觉身在梦中,茫然望向母亲,只收到母亲冰冷绝望的目光。

    因为这段阴差阳错的往事,董姨娘委身做妾,比旁人家的贵妾待遇还要高上几分。在父亲的要求下,母亲硬顶着拒绝了把三弟程曦记在名下,却不得不把程彤记下了。

    更令人气恼的是,程彤姐弟还得了父亲的允许,在府里时,能够对董姨娘继续叫娘!

    这一切的一切,怎么能不令程微厌恶,几年交锋下来,她一见了程彤那张泫然欲泣的锥子脸,就有把绣花鞋脱下来,甩在她脸上的冲动!

    “原来是二姐和三姐。”轻柔的声音响起,尽显少女娇怯。

    程微垂了眼,盯着鹿皮小蛮靴不无遗憾地想,可惜不是夏天,那带了汗味的绣花鞋扔过去,才够爽快!

    程瑶悄悄拉了拉她的衣角,率先微微一福,喊了一声“董姨娘”。

    按理说,程瑶是主子,不必对妾室行礼的,但董姨娘来历不同,她大大方方施了半礼,既不显亲热,又不失礼数,任谁都挑不出毛病来。

    董姨娘露出个笑,喊了一声“二姑娘”。

    便是程彤,看向程瑶的表情都和看程微时不同,摇头道:“二姐一大早又去帮三姐忙了吧,也不知你掏心掏肺的,人家领不领情呢!”

    一听她挑拨,程微挑眉冷喝:“爱哭鬼,再嚼舌,当心我撕烂你的嘴!”

    “谁嚼舌啦?”

    程彤语气不带半丝火气,明明说着是非话,声音却还是清清柔柔的,程微的冷喝声就格外突兀了些,惹得路过的下人们纷纷看来,心道三姑娘似乎又找四姑娘麻烦了。

    “年初的赏梅宴,二姐作了一首咏梅诗被止表哥赞了,我怎么恰巧撞见三姐姐气得跺脚呢?”程彤笑嘻嘻问道。

    程微难得的有了几分心虚。

    是的,她有时候,是忍不住嫉妒二姐姐才情的,这个有时,就是看到止表哥对二姐流露出钦佩赞赏的神情时。

    那是止表哥从未对她流露过的神情,哪怕她夜夜练字,抱着诗集看到忍不住睡着了,第二日无奈发现口水又毁了一本诗集,却依然想不出绝妙的诗句来。

    二姐说过,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想来,她没有这份灵性吧。

    “那又如何,嫉妒我和二姐自小一起长大,感情亲厚就直说,东扯西扯做什么?”程微环抱了程瑶手臂,一双丹凤眼微挑,斜睨了程彤一眼,挺直了脊背从她身侧走过。

    程彤忽然动了动鼻子,随后目光落在程微脸上,一直轻柔的声音终于有了些波动:“我说今日这样自得呢,原来是抹了‘巧天成’的脂粉,只可惜再好的脂粉,也看人,白白浪费二哥一番心意了。”

    怀仁伯府日子过得捉襟见肘,这几年虽略好了些,“巧天成”十两银子一盒的脂粉,也不是姑娘们能用得起的,不用多想,这定然又是二哥送的!

    程彤打击程微的容貌不是一两日了,经历了脑海中声音的摧残,这对程微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她不怒反笑:“谁让二哥疼我,不怕我浪费呢!不像有些人再稀罕,可惜没人送。”

    她说着一扫董姨娘,笑盈盈道:“是我忘了,‘巧天成’的脂粉四妹是惯用的,有花姨娘给你准备呢。”

    程微说完拉着程瑶飘然远去,留下程彤母女对视一眼,眼中皆有怒火。

    程微这声“花姨娘”,是戳到董姨娘痛处了。

    先前说了,董姨娘的父亲是位老秀才,董姨娘文学高度不好说,却生成了一副风花雪月的肚肠,与程二老爷吟诗作对,红袖添香,不知多和美。

    程二老爷喜欢的,正是董姨娘这种多愁善感的才女。

    只可惜,这大才女却有一个相当接地气的芳名,叫“春花”。

    以往在山沟老家,乡邻们对唯一的老秀才敬重的不得了,对老秀才的独女,也学了城里人,文绉绉叫一声“董家娘子”。

    可自打董姨娘进了怀仁伯府,一串丫鬟跪下磕头,领头的喊了一声“花姨娘”,等她反应过来后差点哭晕在程二老爷怀里时,程二老爷雷霆一怒把那丫鬟打发去了洗衣房,从此整个伯府,就只有程微偶尔的叫上一声“花姨娘”了。

    程彤盯着程微远去的背影,同样狠狠扯了扯帕子。

    她实在想不明白,二哥为何独对程微好了。

    若说对她冷淡,她可以理解,可二哥也不过是从旁支过继而来,当初是以为父亲不在了,好给二房延续香火的,对程微,就真的有深厚的兄妹之情了?

    要说讨人欢喜,二姐不是比程微强许多?

    如果是因为程微是嫡女,可她刚来那两年,大姐程雅还未出阁,她冷眼瞧着,二哥对年龄相近的大姐也不似对程微这般好。

    程彤越想越不是滋味,心中酸泡泡不停往外冒。

    三弟只比她小了一刻钟,自小呆板无趣,生生让她失了有一个好哥哥的机会。

    他们是二房,二哥和三弟都没有袭爵的机会,又何必弄成生死大敌似的,她总忍不住对二哥示好,二哥对她却一直不冷不热的,实在令人气恼!

    “彤儿,咱们也快过去吧。”董姨娘恢复了平静,拍了拍女儿肩头。

    前边眼看着就要到怡然苑门口的程瑶则对程微叹道:“三妹,你又何必踩董姨娘痛脚呢?若是被父亲知晓了,又该训斥你了。”

    提起父亲,程微下意识皱眉,抿唇道:“我也是气不过才那样喊的。”

    “二姐明白,只是别常挂在嘴头上,不然又要落人口舌了。”

    程微很乖巧地点头:“二姐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常挂在嘴头上的。”

    万一喊惯了,董姨娘适应了可怎么办?

    姐妹二人已然到了怡然苑门口,经丫鬟通传后携手走了进去,齐声道:“母亲。”

    坐在美人榻上的妇人抬眼,见到程微抹得白白净净一张脸,脸色顿时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