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章 母女如陌路

第三章 母女如陌路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妇人抓起手边高几上的茶杯,就掷了过来。

    白底红梅的瓷杯在程微脚边跌了个粉碎,茶水打湿了她的裙角,素裙染上茶渍,格外显眼。

    程瑶陡然变色:“三妹,茶水热不热?没烫着吧?”

    程微摇摇头:“没烫着,茶水是温的。”

    十三岁的小姑娘,犹如稚嫩的小荷才露了一角,可就是这个面容还未褪去青涩的小姑娘,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茶杯,还有母亲的盛怒,却显得格外平静。

    她只是看着妇人,一双丹凤眼格外沉静:“母亲怎么了?”

    妇人已是从美人榻上起了身,脸上阴云密布,几步逼近了程微,胸脯的起伏显示了她极力压抑的情绪:“程微,你还问怎么了?”

    她伸手扯了女儿一把,把她往西洋镜前带:“你看看你把脸抹成什么样子?难道你还没死心,要再丢一次人么?”

    “母亲?”程微眼睛微微睁大,显然没想到母亲的盛怒,和她今日妆容有关。

    她这个年纪,固然有那不爱擦脂粉的,比如二姐。

    可二姐肌肤无暇,丽质天成,有“清水出芙蓉”的本钱,而大多数少女,脸上肌肤总会或多或少有些瑕疵,不然以高价著称的“巧天成”水粉铺子,就不会专为少女推出这一款香粉了。

    母亲对她一直是冷淡的,自从生日宴上闹出笑话后,在冷淡之外就更多了斥责。可她未曾想到,原来当一个人嫌弃另一个人时,哪怕只是涂个脂粉,也是错的,

    “你小小年纪,哪来那么多心思,生日宴上就敢腆着脸和你大表哥胡说了!你知不知道后来你大舅母见我,曲折委婉和我说的那些话?那一个个字,就如一个个响亮的耳光往我脸上甩!”

    妇人劈头盖脸一通话,把程微都说懵了,她嗓子眼发干,嘴张了张,不自觉问:“大舅母说了些什么?”

    程微的外祖家,是世袭一等卫国公。当初容氏争夺天下,从龙之臣无数,封一等国公的不过八人,到了当朝,除爵的除爵,降等的降等,八位国公只剩其二,其中之一便是卫国公府韩家,而程微的大舅母陶氏,正是现任的卫国公夫人。

    在程微的记忆里,这位大舅母弱质芊芊,对她从未高声说过话,每次去了,总是含笑嘘寒问暖。程微小时候曾大逆不道的偷偷想过,要是她的母亲像大舅母,祖母像外祖母,那就好了。

    是以,她实在难以想象,大舅母说了什么话,能让母亲气恼成这个样子。

    “你还好意思问人家说了什么?”韩氏只觉气血上涌,怒气更盛,“自然是怕你高攀了你大表哥,还影响了他的课业!你要是懂事也就罢了,偏偏不知给我做脸,之后几次过去还想凑上去,让我听了那些话,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高攀?程微眨眨眼,才明白了母亲在说什么。

    原来,她对止表哥吐露心意,落在别人眼里是高攀吗?

    可是,想到这里,程微越发不明白了。

    她的大姐姐是太子妃,二哥拜名士顾先生为师,文武双全,颇受恩师看重。

    而顾先生还有另一重身份,是当今皇上的胞妹德昭长公主的夫婿。她常进宫去看大姐姐,大姐姐早就和她说过,皇亲宗室里,德昭长公主几乎是除了景老王爷外皇上最看重的人了。

    程微活了十三载,把这些条件摆出来想,都没想明白,而在以往,她更是从未想过的。

    在她看来,外祖母对她好,外祖父对她好,大舅舅和大舅母都和善,止表哥也好的。她自小常去外祖家小住,更喜欢那里,要是嫁给止表哥,就能一直和所有对她好,她也喜欢的人在一起了。

    这些,和“高攀”有什么关系?

    看着程微茫然的表情,韩氏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扯着她的手腕对着镜子指点:“孽障,你涂脂抹粉,是想着再纠缠你大表哥吗?就算你不要脸面,我这当母亲的还要呢,赶紧给我洗了去!”

    韩氏也是高挑的个子,卫国公府以武传家,她少时是学过拳脚的,又是暴怒之下,手上力气自然不小,这一拉扯,程微就觉手腕钻心的疼,还发出一声脆响,是腕上镯子磕碰到了妆台边角。

    这时程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边磕头边替程微求情:“母亲,请您息怒,都是我的错,是我替三妹梳妆的,您要责罚,就责罚瑶儿吧!”

    她伏地磕头,咚咚有声,程微下意识挣扎着喊道:“母亲,不关二姐的事,是我自己弄的——”

    “三妹,你快别和母亲顶嘴了。”程瑶抬起头,额头已经青了,她急急扯了程微裙角一下,目光环顾,然后微微咬唇,鼓起勇气对韩氏道,“母亲,瑶儿和三妹不懂事,惹了您气恼,您教训是应当的,只是……先让几个伺候的下去吧。”

    韩氏手微微一顿。

    程微这才注意到,屋子里还有两个丫鬟并一个婆子,都是平日在母亲跟前伺候的。

    她的脸腾地红了,这种难堪,几乎比得上对止表哥表露心意那日,那几个小混蛋突然出现的时候了。

    她终于忍不住顶嘴:“我没有不要脸面,母亲您忘了,那日是花朝节啊,母亲您当年,不也是在花朝节上看中了父亲么——”

    话未说完,一个响亮的耳光就落在了她脸颊上,把满屋子人都打愣了,也包括程微。

    要说起来,母女二人向来生分,可韩氏动手打她,这还是头一次。

    而韩氏打了女儿后,顾不上心头一晃而过的些微内疚,身子气得直抖,厉声道:“出去做什么?谁都不必出去,就得要她知道,犯了错,哪里还有脸面!雪兰、霜兰,打水来,伺候三姑娘净面!”

    雪兰和霜兰都是韩氏贴身伺候的大丫鬟,闻言对视一眼,忙出去了,片刻后从耳房折返,一个端着脸盆子,一个托着软巾等物。

    二人走上前来,雪兰刚要拿起软巾打湿,韩氏就直接抓过软巾,浸了水往程微脸上抹。

    程微才挨了打,脸上火辣辣地疼,突然沾了湿热的软巾,忍不住挣扎着避开,韩氏一边加大力气一边恨声道:“你还敢躲,是不是舍不得这张假脸,啊?”

    脸上的脂粉成了粉汤子,有一些流进了眼睛里,程微眼睛顿时睁不开了,受了刺激的眼睛,泪珠一串串往下落,与脂粉混在一起流入嘴角,味道甜腻中带着苦涩,古怪的令人作呕。

    程微紧紧闭着眼睛想,这辈子,她再也不会碰胭脂水粉了!

    “夫人,三姑娘眼睛好像进水了,怕是痛得厉害,还是让老婆子给她洗洗吧。”一直在屋子里立着的婆子终于忍不住开口。

    韩氏不自觉停下,程瑶忙趁机求情道:“是呀,母亲,等会儿咱们还要去国公府呢,若是外祖母见了三妹这样子,定会担心的。”

    听程瑶提起去卫国公府的事,韩氏心头渐消的怒火又冒了起来,手一紧,猛然间看到程微狼狈不堪的脸,还有强忍疼痛的神情,到底还是松了手,对那婆子示意道:“桂妈妈,你们带三姑娘去暖阁清洗吧。”

    “是。”

    桂妈妈扶了程微往暖阁走,程瑶连忙跟上,却被韩氏喊住:“瑶儿,你留下,我有话要嘱咐你。”

    经过门槛,桂妈妈口中道:“三姑娘,您小心脚下。”

    程微疼得睁不开眼,轻轻点了点头。

    桂妈妈见了,心底忍不住叹了口气,亲母女生分成这样子的,真是不多了。

    她忍不住回头,正瞧见韩氏面色平静的说着什么,程瑶肃手而立,神情恭敬,连连点头。

    啧啧,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二姑娘才是夫人嫡亲的闺女呢。

    桂妈妈心里滑过这个念头,眼瞧着形容狼狈的程微,不知怎的就生了几分同情,一边扶着她往前走,一边回想起造成这母女二人关系冷淡的缘由来。

    PS:新书期,特别需要收藏和推荐票,如果大家喜欢这本书,或者喜欢俺(两个选择增大几率...脸皮略厚),就请多多支持一下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