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章 毒舌也是技术活

第五章 毒舌也是技术活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韩氏回过头,认出追来的丫鬟是大姑子程芳英跟前伺候的,脸下意识就一沉,问道:“何事?”

    “二夫人,我们姑娘身子安好了,姑太太说让她随您一起去长长见识,请您略等等。”那丫鬟面不改色地见礼道。

    怀仁伯府共三房,三老爷是庶子不提,大老爷虽袭了爵,才能却平庸,府里上下都清楚,真正的主心骨是二老爷。而二老爷鲜少往正院来,放在心尖上的是莲皎居那娘儿几个。

    且二夫人娘家虽显赫,奈何与其母关系不睦,也从未听闻她回娘家诉过苦。长女虽是太子妃,太子对她的冷淡也是瞒不住人的,现在虽碍于百年前的圣诏占着太子妃的位置,等将来太子继位,这皇后的位置留不留给她,就难说了。

    因着这些缘由,在这丫鬟乃至府中大半下人的心里,出身高贵的二夫人不过是只纸老虎罢了。

    “昨日不是说,有些发热么?”

    丫鬟不紧不慢道:“昨晚喝了三老爷配的姜糖茶,今早已是好了。”

    韩氏皱了皱眉,她虽和大姑太太程芳英向来不睦,却也无意为难一个小姑娘,于是点点头道:“我们在马车上等着,让灵芸利落些。”

    程芳英嫁的陈家是京郊大户,祖上出过京官,现今虽无人出仕,家底却厚实,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奈何两年前程芳英与陈家和离,带了女儿陈灵芸回娘家常住,把儿子留在了陈家。

    丫鬟口中提的姑娘,便是陈灵芸了。

    韩氏上了停在门口的一辆小巧马车,程微三人上了另一辆大些的,等了一刻钟左右,就听细碎脚步声传来,一个少女声音响起:“二舅母,我来迟了,您可别恼。”

    话音刚落,还没等韩氏答话,棉布车门帘掀起,一个和程微年纪仿佛的少女携着一股冷风就钻进了马车里。

    她面貌寻常,浓眉大眼却显出几分机灵,扫一眼车里,先是对程瑶打了招呼,接着斜睨一眼程微,发出不屑的冷哼,就紧挨着程彤坐下,二人亲亲热热说起话来。

    “怎么不好好歇着,又不是以后没机会出门了。”程彤嗔怪地问道。

    近些年来,大梁对女子的束缚确实松散了许多,姑娘家想要出门,只要请示过长辈,带上丫鬟婆子护卫,大都是被许可的,出门的机会自然就没那么难得了。

    陈灵芸目光落在程微身上,意有所指地道:“本来我娘也是不让的,我是想着,你一个人落了单,万一被某些蛮横不讲理的人欺负了去,可怎么好?”

    放在往常,程微早就与陈灵芸针尖麦芒地吵起来,可她自打挨了韩氏那一巴掌,心就空落落的,面对陈灵芸的挑衅眼帘都没力气抬,表情木然。

    陈灵芸诧异挑眉,冲程彤眨眼问道:“今儿个真是稀奇了,莫不是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先前韩氏让董姨娘母女在外久候,不过是一个银戒子,程彤就从小丫鬟口中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此刻听陈灵芸问起,掩口轻笑,与她咬起耳朵来。

    程彤声音轻柔,“涂脂抹粉、”“攀附”、“挨了巴掌”等字眼却清晰落入程微耳中。

    程微手动了动,抬起又落下,最后紧紧按住左手腕上一只花纹奇特的镯子,控制着心头升腾而起的怒火。

    程微的沉默却似乎让陈灵芸发现了新的乐趣,她一边咯咯笑着听程彤说,一边拿眼瞟过来,见往日对头依旧不语,扬了扬唇道:“人家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果然一点不错呢!”

    这就是讽刺韩氏当年求了圣旨强嫁给程二老爷的事了。

    程微终于抬眸,冷冷扫陈灵芸一眼。

    陈灵芸恍若未见,叹口气道:“要不然,二舅舅和你娘举案齐眉,该多和美。”

    “别说了,谁让我娘命苦呢,好好的正房太太,忽然就成了妾室,我虽有个嫡女的名分,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三弟和四弟就更命苦了,嫡子成了庶子,将来总是低了人一头。”程彤熟练的从袖口里抽出白手绢拭泪。

    程瑶这时开了口:“四妹快莫哭了,今日去庆贺止表哥生辰,原该高兴的。这些年你心里虽不好受,但也应该清楚,其实这也不关三妹的事。”

    程瑶的维护却让程彤更委屈了,揪着帕子抽泣道:“是呢,是不关三姐的事,谁让从太太肚子里出来的,都命好呢!”

    这话却勾起了陈灵芸的怒火,她当下脸一沉,不阴不阳地道:“彤表妹说的一点不错,微表姐命好,雅表姐命就更好呢,生下来就是内定的太子妃!”

    见程微木着一张脸,对她的话充耳不闻,冷笑一声道:“只可惜,太子妃之位再尊贵,也有不足之处呢!”

    程彤忘了抽泣,问道:“什么不足?”

    陈灵芸扑哧一笑,伸手一指程微:“和微表姐一样,都不得心上人欢喜呀!”

    话音刚落,就见程微矮着身子站了起来,马车空间总是有限,眨眼的工夫已经到了近前。

    陈灵芸一愣,翻了个白眼道:“干嘛,想打架啊?”

    程微抿唇,居高临下盯着陈灵芸。

    她唇色比寻常女子要红,且薄,这样紧抿着,眸色深深,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冷艳骄傲劲儿,不像才十三岁的小姑娘该有的,令人下意识忽略了容貌不足之处。

    陈灵芸一时有些看呆了。

    就在其呆愣的工夫,程微果断抬脚,鹿皮小靴踹上陈灵芸肩头,一脚把她蹬了个四脚朝天。

    抽气声响起,程瑶和程彤不约而同的互望对方,然后不可置信地看着程微。

    这是什么情况,大家闺秀有矛盾,不就是言语交锋吗,你一言,我一语,就把那些恩怨是非化成了利刃,插在了对方心尖上,这直接用脚踹是怎么回事儿?

    旁观的二人都看傻了,至于挨踹的陈灵芸就更懵了,一时之间连惊叫都忘了,仰面躺着手脚胡乱挥动,想不起以这样不雅的姿势该如何优雅的站起来。

    程微却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挨着程瑶重新盘腿坐下,一双丹凤眼睃了陈灵芸一眼,不屑地道:“乌龟!”

    “呃?”连同陈灵芸在内,三人没有一个反应过来的。

    程微挽着程瑶胳膊笑盈盈道:“二姐你看,她这样,像不像玄清观放生池里的小乌龟呀?”

    程瑶下意识看去,竟然真觉得有些相像,强忍着嘴角上翘的冲动,咳嗽一声道:“三妹,你太顽皮了,怎么能这样对灵芸表妹呢?”

    而陈灵芸也终于找回了手脚,爬起来顾不得去扶摇摇欲坠的钗环,就向程微冲来:“程微,我跟你没完!”

    程微眼皮都没抬,面无表情地道:“来呗,反正我这样子也无所谓了。”

    这话却比灵丹妙药还管用,陈灵芸一下子止住了身子,怒视着程微咬牙切齿地骂:“程微,你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给不给伯府丢脸!”

    程微那一脚踹的酣畅淋漓,顿时恢复了往日的战斗力,冷笑道:“陈灵芸,你也别张牙舞爪,不就是你娘因为麻子脸与太子妃之位失之交臂,然后你们母女就迁怒到我大姐头上了么!”

    程微的高祖原本只是一个游方郎中,以卖狗皮膏药为生,还兼带着烧符化水,替人治病驱邪,谁知道一来二去竟混成了出名的符医,还特招进了太医署,一时被传为奇谈。

    而这还不算完,没过多久当时的太子遭逆贼算计身中奇毒,性命垂危之际一众御医束手无策,上至皇帝老儿,下至京中百姓,只觉天都要塌了。

    盖因数年前的藩王之乱后,皇室男丁凋零,只剩了太子一根独苗,这太子要是没了,皇帝老儿坐惯的舒舒坦坦的龙椅,百年之后可就要便宜侄子们了!而对淳朴百姓们来说,国无储君,这不是天下将乱,生灵涂炭的征兆吗?

    就在这从上至下饱受折磨的紧要关头,程家高祖登场,一出手居然就把太子给治好了!

    皇上大喜,一眼扫见程家高祖身旁的小女娇娘,脱口而出,许了太子妃之位。

    对欢喜至极的嘉德帝来说,太子妃出身低些算什么,其父能替他保住儿子,把这江山一代代传下去,就是天大的功劳,更何况这其中太子妃还出了力。

    原来程家高祖有三子一女,独独最疼娇娘,传其医术不说,出门问诊时也常带着给他打下手。

    彼时,娇娘很有些聪慧名声在外。

    不料红颜福薄,没过多久,娇娘竟急病而亡了。

    嘉德帝见此,重新下旨,赐了程家高祖怀仁伯的世袭爵位,以示皇恩。

    原本事情也就到此为止,可没出半月,嘉德帝又下了一道圣旨,而这道圣旨,不但惊掉了当时文武百官的下巴,更令百年来的史官们费解。

    嘉德帝竟许诺,怀仁伯府后人中第一个品貌端庄的嫡女,以太子妃之位待之。

    说来也怪,自此后,怀仁伯府再无嫡女出生,族中子弟更是平庸,直到程微的大姑姑程芳英出世,京中人人侧目,都道怀仁伯府总算可以翻身了,不料没出几年,一场天花让程家这颗明珠成了麻子脸,自然无缘太子妃之位了,这才有了后来程雅的事儿。

    只是因为先前那两桩未成之事,京中渐渐流传出一种说法,怀仁伯府泥腿子出身,福薄根浅,受不住这泼天富贵,再加上程雅不得太子欢喜也不是秘密,怀仁伯府虽出了太子妃,在勋贵圈子中却依然不被看好。

    但对程芳英来说,失去太子妃的尊荣,已经足够她耿耿于怀一生,从而迁怒韩氏母女。陈灵芸耳濡目染,有这番言语便不稀奇了。

    “你胡说!”听程微说母亲是麻子脸,陈灵芸气得面红耳赤。

    程微抬了下巴,理直气壮地问:“哪里胡说?是说大姑母麻子脸,还是说你们迁怒我大姐?”

    “三姐,你这样说就过分了——”程彤蹙眉指责。

    “你也闭嘴吧!”程微嘴角一挑,带上讥笑,“口口声声说我母亲占了你娘的位置,父亲对你娘才是真心,若真是如此,父亲明知回了伯府会委屈你娘做妾,怎么还欢欢喜喜的回来了?”

    说到这,程微像是一只斗赢了的猫,懒洋洋又骄傲地靠着弹墨靠枕,轻笑道:“以后别在我面前提什么嫡子、庶子的,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笑话,就留在那山沟子里,长大后不就是刨地吗,只听说袭爵时有嫡庶之分,分家产时有嫡庶之分,祭祖时有嫡庶之分,别欺负我年纪不大见识少,可没听说过刨地还有嫡庶之分的!”

    “你,你——”程彤是真的又气又恼,反而忘了哭了。

    这时马车吱呀一声响,停了下来。

    程微掀起车帘一角往外看去,才发觉卫国公府已经到了。

    PS:看到许多老读者留言打赏,柳叶感动之余,亦有忐忑,因为竹马这本书,不像如今已经风格成熟的重生文,女主上来就大杀四方。可是这个阶段的柳叶,就想写一个这样的小姑娘,那些忐忑、没信心、担心读者不喜欢等念头,还是挡不住在动笔时,写最想写的故事。感谢一路支持的老读者,还有有缘撞进来的新读者,如果大家对这个故事有些兴趣的话,就不要大意的收藏投推荐票吧,柳叶不敢保证大家都喜欢这个故事,但能保证会用心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