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八章 侧耳听雪落

第八章 侧耳听雪落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也不怪还稚气未脱的程微这样想自己外祖母,她可忘不了八岁那年因为忽然多了个父亲还有一双弟妹,恼得跑来外祖家小住,有一日心烦爬到树上摘桃丢着玩,有一颗正砸进来园子里溜达的外祖母怀里。

    程微已经做好了被训斥的准备,甚至叛逆地想借此哭闹一番发泄连日来的郁闷,却不想外祖母拿起桃子咬了一口,扔到地上说不甜,并问她:“微儿可知道什么样的桃子最甜?”

    程微茫然摇头,就见外祖母撩起裙摆往腰带里一塞,三两下就爬到了树上去,摘了桃树尖上一颗粉里透红的大桃子向程微显摆,然后祖孙二人在侍女们的尖叫声中压垮了老桃树摔了下来。

    那个季节桃子本来就是熟透的,这么一来,桃子直如雨点般砸了下来,二人虽没摔伤也没被砸伤,可程微足足洗了三次澡还能隐约闻到身上一股子桃子味,总觉得桃毛没洗掉,让侍女挠了一夜痒。

    别人家熊孩子爬树顶多招来一顿训斥,她爬树招来一个祖母!

    这事给程微留下的心理阴影略大,她从此再也没爬过树!

    程微预感很快成真,就听韩氏嗔怒道:“母亲,止儿的小成年礼,微儿怎么好跟过去看!”

    与正式加冠不同,这种只流行于京城一带的小成年礼,不成文的规矩,就算是关系亲近的女孩儿,也不好去看的。

    老夫人脸微沉,瞪了韩氏一眼,嘀咕道:“你两个哥哥的小成年礼,你也没缺席!怎么轮到微儿,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了?”

    这话虽说的小声,可因为陶氏和韩氏离得最近,都听到了。韩氏自觉在长嫂面前丢了面子,不好和母亲硬顶,一个眼刀向程微飞了过去,斥道:“还站这儿做什么,去和你二姐还有表姐妹们玩去。”

    在场的人,都是多年常来往的,对此早已见怪不怪,只有那十七八岁的少女,站在人后,看向程微的目光带了几分同情。

    程微松开了老夫人的手,垂眸:“外祖母,那微儿就在这儿等着您啊。”

    老夫人无奈地看了韩氏一眼,抬手怜爱地抚了抚程微的发丝:“在这儿等外祖母作甚,你大表哥行完小成年礼,你外祖父他们都去喝酒,我们就听戏去,你们小姑娘家不爱听这个,先去听雪林玩吧。”

    小成年礼到底比不得加冠礼,换了寻常子孙,祖母辈的都不出席的,可韩止是卫国公世子,长子嫡孙,身份自是不同。饶是如此,等观完礼,长辈们或聚或散都随心意,至于同一辈的,则由今日的主角招待,待客地点就是卫国公府闻名京城的听雪林了。

    老夫人说完,抬眼越过人群,落在那十七八岁的少女身上:“秋华,先替止儿照应着妹妹们。”

    那少女含笑道:“祖母放心就是了,秋华定会招待好妹妹们的。”

    老夫人这才放心的转身,在众人簇拥下出了门。

    花厅里很快只剩下小姑娘们,气氛陡然一松。

    “哎呀,总算能去听雪林了,大表姐,我可盼了好久了。”说话的少女十四五岁年纪,粉衣绿裙,杏眼桃腮,是卫国公夫人陶氏的娘家侄女,闺名心怡。

    “看你猴急的。”与陶心怡挨在一起的少女掩口取笑。

    陶心怡嗔道:“岚郡主,你还笑我!我又比不得你,想来这里随时就来了。要不是赶上止表哥生辰,说不准要开春才过来呢。”

    陶氏娘家在嘉阳,离京城虽不算远,可往来到底不如同住京城方便。

    “哪有想来就来的,母亲说我年纪大了,不比小时候,这些日子拘着我做针线呢,你看我手指上的针眼!”岚郡主把手一摊。

    程微忍不住看过去,只见少女白嫩嫩的手指水葱似的,那针眼……抱歉,许是站得远,她没找到!

    “还真是呢,其实你便是不学,将来也不打紧。”

    岚郡主叹气:“母亲说了,将来就算用不上,该会的也要会。还是哥哥好,现在怎么闹都不打紧。”

    原来岚郡主就是小霸王容昕的亲妹妹,其父是王世子,其兄是世孙,一出生就比景王府其他姑娘来得尊贵。

    “还是世子妃说的有道理,难怪郡主样样出众呢。”先前坐在角落里取笑程微的两个少女围了过来。

    岚郡主放下手,矜持地翘了翘嘴角,算是给了回应,态度却比先前冷淡多了。

    一直未曾出声的韩秋华这才淡淡开口:“妹妹们先随我过去吧。”

    说到这,特意伸了手去拉程微,并对程瑶笑道:“瑶表妹,你和心怡表妹有些日子未见,她先前可是问起几次了,你们好好叙旧,就让微表妹和我作伴吧。”

    程瑶笑容温和:“那就劳烦大表姐替我照顾三妹了。”

    “说什么照顾不照顾,我比你们长好几岁,和我在一块你们这些小姑娘定会嫌闷的,就只好委屈一下微表妹了。”

    一番话说得在场的少女纷纷轻笑,众人穿上披风大氅,平日关系好的凑在一起,三三两两向着位于国公府东北角的听雪林走去。

    听雪林,顾名思义,应是赏雪景之处,而在卫国公府赏的却是梅景。

    每逢冬日,数百棵梅树一同绽放,白梅绿蕊,玉洁冰清,风过枝摇后花瓣簌簌而落,遥望之人辨不清是梅是雪,只能闭眼轻嗅,以梅香判断,听雪林因此得名。

    闭眼嗅梅香,侧耳听雪落。

    卫国公府虽是武将传家,可卫国公夫人陶氏却是个风雅人,每年举办的赏梅诗会都热闹非凡,渐成盛景。

    程微由韩秋华牵着手缓缓而行,入目是成片的白梅怒放,脚下一层层落梅雪堆玉叠,仿佛把小蛮靴都染上了梅香,令人不忍践踏。

    耳畔响起了少女们的惊叹声,程微对此却早已司空见惯,目光散漫,显然思绪又飘远了。

    韩秋华见此微微一笑,伸了手在程微眼前摇晃:“微表妹,在想什么呢?”

    程微回神,瞧着面带微笑的韩秋华,在韩氏面前竖起的冷硬外壳收起,用脚尖轻轻踢了一下落梅,露出孩子般的顽皮笑容:“我想起小时候,止表哥常领着我们一众兄弟姐妹来梅林玩耍,平表哥淘气,总爱把我引到无人处,害我时常迷路,幸亏每一次都是止表哥把我寻回来的。”

    “是么?”韩秋华温和看着程微,“我那时玩乐的少,竟不知道呢。”

    “是呢,那时止表哥偷偷领我们去玩,二舅母管的严,谁都不敢喊大表姐。”

    “若是喊我,我便去了。”韩秋华说到这里,神情颇有几分惘然。

    韩秋华的父亲是卫老夫人的次子,年纪轻轻便战死沙场,幸亏当时妻子刘氏已经有了身孕,数月后生下一个遗腹女,取名秋华。

    韩秋华成了二房唯一的血脉,同时也是卫国公府第一个孙辈儿,刘氏打定了主意不过继嗣子,要等女儿长大了招婿,是以她自幼课业要比寻常女童繁重的多,没人撺掇又不好意思主动翘课,可心底,不是不羡慕的。

    而今韩秋华已是二九年华,这点感概自是随风而过,望着程微比寻常少女要胖乎一些的脸蛋,忍不住伸手去捏,手伸到一半,却脸色微变:“微表妹,你的脸……”

    说到这里顿了顿,顾及小姑娘面皮薄,换了个委婉的说法:“是不是磕碰着了?”

    “没有呀,在门口不小心和二姐一起摔倒,只碰到了手肘——”程微下意识去抚摸面颊,猛然意识到韩秋华真正想问的事,一下子没了声音,只紧紧咬着唇,一声不吭。

    韩秋华见此,哪还有不明白的,低叹一声,抚了抚程微发辫:“微表妹闲了就多来陪陪我,二妹不常见人,三妹四妹年纪又小,等闲我也没个说话的人呢。”

    说到这里,笑了笑:“我知道你和瑶表妹形影不离的,怕是舍不得。不过我瞧着,瑶表妹稳重,倒衬得你这傻丫头更跳脱了些。”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lt;/a&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