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九章 程微有位好兄长

第九章 程微有位好兄长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和二姐不相干,我一直是这样子,不懂得如何讨人喜欢。”承认不如人处,总是令人不那么愉快,程微下意识抿唇,却又不知想到了什么,一双丹凤眼如盛了碎钻,尽管衣着寡淡,苍白如一片风干的素梅,在此刻还是骤然迸发出耀眼光彩。

    就连一向稳重的韩秋华都不由怔了怔,随后心中一叹,可惜了微表妹一双极好的眸子!

    程微不知韩秋华突如其来的惋惜,说得认真:“不过二哥告诉我,一个人的品性是教导出来的,性子却是天生的。什么样的性子都有优点,要是为了旁人伪装自己的性子,会活得很累很累,我只要做好自己,问心无愧就好啦。”

    “微表妹,澈表哥说的不错。他对你,也真是极用心了,以后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来不及问我,就多去问问澈表哥。”

    程微眉微挑:“那是当然,二哥是最好的哥哥,什么都懂的,可笑程彤还总想着把二哥抢走呢!她却不知道,早在五年前二哥就说啦,只有我才是他的妹妹,谁都无法替代的。”

    五年前,正是程微的父亲携娇妻稚子出现的时候。

    小姑娘说到得意处,眉飞色舞,欢喜的好像再无别的烦恼。

    韩秋华不由心生感慨,微表妹这心无城府的性子,在真正能欣赏的人眼里,又怎么会不好呢?

    她忽然起了促狭的心思,问道:“那雅表姐和瑶表妹呢?”

    “呃?”程微一怔。

    韩秋华扑哧一笑:“你刚刚说澈表哥只认你一个妹妹呢。”

    程微顿时被问住了,张了张口,有些心虚地道:“又不是我说的。”

    可不知怎的,想起二哥那番话,她心里就忍不住高兴起来,同时又有几分惭愧。

    陈灵芸总骂她霸道,其实有的时候也没说错。

    韩秋华见状不再为难,伸手一指道:“到了呢。”

    眼前是一座两层木质小楼,朴拙雅趣,又有一长廊与之相连。廊下石桌有圆有方,铺了一水的月华素面锦布,其上摆满了各式糕点坚果;石凳长短不一,错落有致,俱是铺着厚厚的喜上眉梢妆花棉垫;每隔半丈有余,就有一个侍女立在廊柱旁听候吩咐,另有专门留意着火盆以便及时添加炭火的小婢。

    看了这场面,陈灵芸眼底闪过艳羡。她寄居在伯府,虽和程微等人待遇相同,都是两个贴身丫鬟并两个小丫头,可一走出来,别说比起玉堂金阙的卫国公府,就连一般贵女的排场都不如。

    想到这里,她不由暗暗瞪了程微一眼。

    母亲说的不错,再没有比二房母女更讨厌的人了。

    程雅捡了母亲便宜不说,出阁还耗光了伯府家底,外祖母说什么太子妃的嫁妆不能太寒酸,程雅过好了受益的还是伯府,可她成了太子妃这些年,府里未曾见过一丝一毫好处不说,反要为了撑起太子妃的面子每年递银钱进去,害得府里越发艰难,带累她也要过紧巴巴的日子。

    陈灵芸正不忿地想着,韩秋华的声音适时响起:“走了这么久,妹妹们都累了,且先在这儿歇歇,净了手用些茶水糕点。”

    听了这话,陈灵芸下意识往四处瞧去,恰巧一旁是个木质雕花高几,其上摆着青花瓷盆,盆中盛着清水,高几旁半蹲着个粉衣小婢,正用火钳往火盆里添炭。

    她嫌粉衣小婢拿过火钳的手再给自己端盆递帕子有些不净,就径直伸了手在青花瓷盆中洗了洗,随后拿起半搭在盆沿上的软巾擦拭起来。

    擦手的动作进行了一半,陈灵芸察觉气氛有异,不由抬眼望去,却见众人都直直望着她,表情各异。

    陈灵芸向一旁的程彤投去询问的目光。

    程彤表情尴尬,欲言又止。

    陈灵芸更加困惑,却也知道恐怕是什么地方出了错。

    先前暗笑过程微的两个少女齐齐轻笑出声。

    韩秋华警告般瞪了二人一眼,对着陈灵芸笑如春风:“是我忘了说,这水都冷了呢,怠慢陈家妹妹了。”

    说着对那些侍立的婢女道:“还不快去把水换了。”

    婢女们皆敛眉称是,端了青花瓷盆列队而行,只有一个年纪稍小些的露出几分异样来。

    而这队婢女还未走进与长廊相连的木楼,就有一队侍女从木楼鱼贯而出,落脚无声很快到了众女面前,两人一组,一人端了琉璃水盆,一人捧了雪白软巾,俱是半蹲在姑娘们面前,齐声道:“请姑娘净手。”

    琉璃盆中清水透亮,其上浮着玫瑰花瓣,还传来淡淡甜香。

    若是其他名贵香露,陈灵芸恐怕认不出来,这缕甜香,她却印象深刻。

    那时母亲才带她回了伯府不久,有一日哥哥前来探望,送她一瓶香露,她兴致勃勃拿去与表姐妹们分享,却被眼热的程微故意打破了,更令人气恼的是,程微还死活不承认,最后更是翻出一瓶淡橙色香露跟她显摆,说什么这是“巧天成”的“凝橙香”,澈表哥才送的,犯不着眼热!

    而这缕淡淡甜香,正是“凝橙香”的味道。

    陈灵芸的脸迅速变得通红。

    到了这时候,她哪还有不明白的,先前韩秋华说什么水冷了重新换过的话,分明是替她圆了脸面,摆在眼前的才是姑娘们净手要用的!

    她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盯着幽香四溢的琉璃水盆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

    偏偏这时候,还有水声响起,随后传来少女的轻笑声:“行了,快撤下去吧,这种天气,说凉就凉了,免得一会儿用错了。”

    陈灵芸猛然站起,一张脸臊得能滴出血来,狠狠瞪了说话的少女片刻,再也忍不住,双手掩面就往外奔去。

    程彤向来和陈灵芸交好,见状想站起来追,奈何她平日走的是弱柳扶风路线,猛然一站起来,忙扶了扶额头,“哎呦”一声又柔弱的跌坐回石凳上。

    程瑶一把拉住陈灵芸,一边用手轻抚她的背,一边宽慰道:“灵芸表妹,快不要哭了,这也不算什么事,谁没有弄错的时候呢?你这样子,等下被止表哥他们瞧见,才不好呢。”

    一番话说的入情入理,体贴入微,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长廊另一侧梅树旁的数位少年俱是暗暗点头,投来欣赏的目光。

    PS:这一天,总觉得好像忘了点什么,都躺着想睡觉了,忽然想起来,忘了更新!咳咳,自打发新书就开始生病,还不时加个班的可怜家伙,偶尔记性差点儿,也是可以理解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