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十章 超级路痴岚郡主

第十章 超级路痴岚郡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廊下的少女们注意力全被这场热闹吸引了,竟是无人察觉有人前来。

    陈灵芸耸肩抽泣,程瑶耐心替她拭泪,程彤也走过来劝慰。

    负责招待小姑娘们的韩秋华真的恼了,脸一沉,对那少女道:“三妹,昨日你说有些头晕,我看今日还不大清醒,还是早些回房歇息的好。你们扶三姑娘回去吧。”

    侍立一旁的婢女不敢迟疑,立刻应了一声是,就走上前去,一左一右扶了韩三姑娘,齐声道:“三姑娘,婢子扶您回房。”

    韩秋华这一发怒,韩三姑娘竟是不敢反抗,只是委屈地辩解道:“大姐,我也没说什么呀,是她自己丢了脸面,又小性儿,哪有半点受不住说跑就跑的!”

    一旁年纪更小些的韩四姑娘不敢开口求情,只是猛点头表示赞同。

    “不必多说,送三姑娘回去!”韩秋华半点没有松口,心中却是叹了口气。

    先前还怜惜微表妹,实则,哪家没有本难念的经!

    卫国公老夫人原本生了四男二女,三子早夭,次子年纪轻轻战死沙场,只留下遗腹女韩秋华。长女少时千娇百宠,出阁后却夫妻不睦,次女惨遭歹人凌辱,抛下了刚出生的孩子自尽身亡。

    长子是现任卫国公,却因年轻时随父常年征战在外成婚太晚,耽误了子嗣,到现在只有一个独苗韩止。

    老夫人见势不妙,忙逼着才十五岁的幼子早早成了亲,且专门挑了一看就好生养的赵氏。

    奈何还是半大少年的韩四死活看不上赵氏这膀大腰圆款的,连同房都是屈服在亲娘的淫威之下,物极必反,没过多久就弄出个外室女来,就是二姑娘韩秋露。

    老夫人也知道逼得狠了,对此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待赵氏接连生了三个儿子,韩四自觉圆满完成任务,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只奔着如花美妾去了。

    三姑娘韩秋梦、四姑娘韩秋静俱是妾侍所生,还有一个通房所出的五姑娘才三岁,今日没来凑这番热闹。

    这番情形下,唯一的嫡女要招婿,三姑娘和四姑娘虽是庶女,身为一等国公府的姑娘,走出去分量不比寻常人家的嫡女轻。

    偏偏老夫人接连被两个女儿伤了心后,留下的力气只够疼嫡出的孙女、外孙女的,对庶出孙女俱是淡淡的,而嫡母赵氏早就预见到,风流倜傥的韩四老爷至少还能风流二十年,不知会折腾出多少庶子庶女来,有三个儿子傍身的她直接无视了庶女们的存在,懒得费半分力气教导,于是两个小姑娘的性情就有些令人头疼了。

    韩秋华揉了揉太阳穴,不再看三姑娘韩秋梦,走上前对陈灵芸赔罪道:“陈家妹妹勿怪,都是我招待不周,才出了这种纰漏——”

    程瑶忙打断她的话:“大表姐太客气了,都是我的疏忽,带妹妹们出来原该好好照顾她们的,谁知闹出这番事来。”

    将这番热闹尽收眼底的岚郡主对陶心怡耳语道:“不是我说,韩程两家,也就是大表姐和程瑶还过得去,其他人呀……”

    话说了一半,轻笑道:“所以呀,我就只盼着你来了。”

    一直没吭声的程微终于看不过去,猛然站了起来。

    她虽只有十三岁,个子却高挑,这么忽然站起,顿时把众人目光吸引过来。

    没等旁人发问,程微眼一扫,对半蹲在面前的两个侍女道:“你们站起来端着,我不惯坐着净手。”

    两个侍女对视一眼,忙站了起来。

    程微伸出手,在那香气四溢的琉璃盆中洗了洗,接过另一位侍女递过来的软巾擦拭后,直接把软巾丢进了琉璃盆里。

    水花溅起,雪白的软巾一寸寸没入,娇艳的玫瑰花瓣打着旋儿飘荡,渐渐附着在软巾上,有种别样的绮丽。

    而这番动作虽然随性到近乎粗鲁,却生生被程微作出睥睨一切的气势来,仿佛站在众人面前的,不是失宠于父母,取名为“微”的程三姑娘,而是有权利任性的金枝玉叶。

    见众人都默默望来,程微嘴角微牵,似不屑,又似嘲弄,还未脱女童清脆的声音如珠似玉,掷地有声:“不过是净个手,有什么错不错的,也值当的一个眼巴巴盯着讽刺,一个羞恼的掩面而逃,最后还带累的大表姐和二姐心里难受!再者说,即便是错了,那首先错的也不是灵芸表妹。”

    “你什么意思?”韩秋梦一怔。

    众人皆露出诧异神色,就连刚到不久恰好看了这番热闹的几个少年都面面相觑,原本抬脚要走过来的,此刻不由站住了。

    “今日止表哥宴客,你也算主人之一,有客人不知摆在一旁的清水是什么用途,闹出误会来,身为主人不感到歉然,反而看笑话,要我说,这才是真的丢人呢,连自己是什么位置都看不清楚!该羞恼的不羞恼,不该羞恼的自寻烦恼,还弄得旁人不自在,这不是没事闲的吗?”程微说完坐下,随手拿起一旁的枣糕吃起来,仿佛从未开口过一般。

    陈灵芸像是头一次认识程微似的,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瞧,见她皱了眉,一脸嫌弃地把蜜枣从糕里剔出来弃之一旁,不由翻了个白眼。

    没错,还是那个讨人厌的程微,吃枣糕不吃枣,除了她,再没人能干出这种蠢事了!

    而韩秋梦在短暂的错愕之后,顿时恼羞成怒,口不择言道:“真是笑死人了,什么叫该羞恼的不羞恼?那微表姐你呢,整日里缠着大哥哥不放,被大哥哥嫌弃的事满京城都晓得了,也没见你羞恼!”

    程微左手拿着枣糕,右手因为手肘破了,牵动起来就疼得厉害,一直垂在膝头,闻言暗暗握了握,一双丹凤眼微挑,眼波横斜,不紧不慢道:“干卿何事?”

    事情往往是这样,当被认为做了丑事的人表现的毫不在乎了,说嘴的人就没辙了,只能干瞪眼。

    韩秋梦嘴张了又张也没想出反击的话,在韩秋华警告的眼神下悻悻坐了下来,不过很快想到自己可以不必回房了,心情又好了一点点。

    场面恢复了热闹,小姑娘们都拣了喜欢的糕点,边吃边谈笑。

    陈灵芸坐下后想了又想,还是低声对程微道:“程微,你别以为今日替我说了话,我就要感激你了。”

    程微斜睨她一眼,冷笑:“谁稀罕你感激了,你也就是窝里横!”

    说完皱皱眉,把吃了大半的枣糕放下,起身走了。

    看够了热闹的岚郡主对这些点心并无多大兴趣,拿一双银筷百无聊赖地拨弄着眼前的核桃酥,碰了碰右手边的陶心怡:“我忽然觉着,看人不能只看表面。”

    没得到好友的回应,岚郡主不以为意,继续道:“要说起来,程三虽说毒舌了些,脸皮厚了些,蛮横霸道了些……偶尔,也挺有趣的。”

    “谢谢。”程微抬了抬眼皮,从岚郡主身侧的石桌上淡定地端起一碟莲蓉酥,返回了自己的位置。

    岚郡主一脸呆滞,喃喃道:“心怡呢?”

    左手边响起陶心怡无奈地声音:“我在这边!”

    有个毫无方向感的手帕交,真是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