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十一章 姗姗来迟的表哥

第十一章 姗姗来迟的表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说人是非被捉个正着,即便尊贵如郡主,依然会感到尴尬,岚郡主捂着发烫的脸颊往外望去,不由一怔:“大哥?”

    站在梅树旁的紫衣少年见被亲妹子发现,扬了扬眉,抬脚走来,几个少年见状忙跟上。

    廊下少女们听到动静,皆讶然回头,见走在前面的是景王世孙容昕,鼎鼎有名的混世魔王,都觉头皮发麻,忙见礼道:“拜见景王世孙。”

    容昕走至韩秋华身旁,笑吟吟道:“大表姐,你这个样子,让我母亲看见,又该罚我了。”

    韩秋华笑道:“礼不可废。”

    容昕对这位大表姐显然收敛着脾气,闻言摇摇头,环视一圈,目光在程微身上停了停,才懒洋洋道:“快起来吧,都是相熟的,用不着多礼。今日我就是个凑热闹的,大家自便就是了。”

    在场的少年少女,不是兄妹就是表兄妹,关系最远的也是自幼相识,见面称一声“世兄”、“世妹”的,容昕发话后,便无人拘束,气氛很快恢复了热闹。

    程微最是不愿见这位小霸王的,趁机往一旁挪了挪,躲在了程瑶身后。

    容昕似有所觉,一双星眸含着冷光,往那个方向瞟去。

    “世孙,大弟怎么没随你们一起过来?”韩秋华见今日来府上的少年人都齐了,独独少了今日的主角,开口问道。

    “嗯?”容昕收回了目光,显然是没听清楚韩秋华问什么。

    韩秋华暗叹口气。

    要说起来,微表妹也是运道不佳,招惹了谁不好,偏偏自幼就和这小霸王不对付。而容昕又是不拘俗礼的,捣蛋起来,才不管你是不是女儿家,什么捉弄人的法子都想得出来,也敢做!

    “大弟怎么没随你们过来?”

    “噢,我看老夫人她们叫了韩止说话,就先带他们过来了。大表姐你是知道的,不说别人,就是我母亲,一旦唠叨起来,听的人耳朵都要起茧了——”

    “大哥!”听容昕越说越不像话,岚郡主警告地喊了一声。

    容昕对这唯一的同胞妹妹还算不错,闻言总算住了口。

    韩秋华沉吟片刻道:“即然如此,咱们干脆先进听雪楼去,这里虽生着火盆,到底不如屋里暖和,妹妹们要是着凉就不美了。”

    “就听大表姐的。”容昕笑着道。

    听雪楼构建小巧,一进门绕过花开四季的花梨木围屏,就是一个敞亮的大厅,歇脚的地方则设在二楼。

    大厅正中摆有两个大桌,众人分男女各自坐下,侍女们鱼贯而入摆上了干果酒水。

    “怎么是果子露?”容昕一瞧水晶杯中一汪碧绿,不由皱了皱眉。

    韩秋华笑道:“喝果子露正好,不然妹妹们喝多了,我该挨骂了。

    少年中年纪最小的韩羽不满道:“大姐,大哥都说了,今日允许我喝酒的。”

    对自家小堂弟,韩秋华就没那么客气了,睃他一眼道:“要想喝,等你大哥过来再说。”

    才八岁的韩羽不敢挑衅大堂姐的威严,做了个鬼脸,悻悻不说话了,容昕却是不怕的,笑道:“既然这样,你们喝果子露就是了,我们喝这甜腻腻的玩意儿作甚?”

    说完,不待韩秋华开口,就侧头吩咐立在一旁的侍女道:“把这桌上的果子露撤了,换梨花酿来。”

    景王世孙一发话,侍女们自是不敢耽误,很快就把果子露撤下,换上了梨花酿。酒封才启,甘冽醇甜的酒香就溢满了大厅。

    微醺的气氛让人下意识放松了心情,没过多时,就连喝果子露的小姑娘们都有几分飘飘然,胆量比往常大了起来。

    三姑娘韩秋梦举着水晶杯道:“大姐,我们这样干等着多无趣,不如来行酒令吧。”

    这一提议,顿时引来了一片附和声。

    “行诗令怎么样?”陶心怡提议。

    陶家在嘉阳是有名的书香世家,祖上曾出过帝师,论才情,陶心怡虽不如程瑶盛名,却也是有真材实料的。

    程彤眼角余光扫了程瑶一眼,面带微笑,声音轻柔:“每次都是行诗令,依我看,不若击鼓传花来得热闹呢。”

    平日里,因为有程微这个死对头在,程彤对程瑶态度尚可,可要说姐妹情,实则没有多少。

    董姨娘自诩才女,程二老爷更是自恃才高,尤喜儿女能继承几分,耳濡目染之下,程彤用在诗文上的精力不少,原本很该自得的,可偏偏上面有个京城第一才女的程瑶压着,心里能爽快才怪了,见在场的都是年龄仿佛的少年,更有景王世孙这样的皇亲贵胄,下意识就不愿程瑶大出风头。

    程彤虽驳了陶心怡的提议,因天生一副娇柔嗓音并不惹人反感,且在座的少年男女们未脱孩子心性,还没有一味追求风雅的觉悟,一听是击鼓传花,觉得比行诗令有趣,都应了下来。

    只有程微忽然出声道:“我喝不得酒,就不参加了吧。”

    场面陡然一静,众人目光都投了过来。

    “那怎么行呢,大家一起才热闹,少了一个多不好。”程彤道。

    看她一副关心的样子,程微恨不得用鹿皮小靴踩一脚,没等反唇相讥,韩秋华已经出声:“微表妹确实喝不得酒,今日这果子露我都没敢让她喝呢。”

    这才有人注意到,程微面前的水晶杯里盛的只是清水。

    听到韩秋华开口,程微这才醒过神来。

    今日是止表哥十六岁生辰呢!

    先前在长廊下,都是姑娘家,起些小争执也就罢了,此时她若再和程彤针锋相对,岂不是给止表哥的生辰宴扫兴。

    那样,止表哥也许真的会讨厌她了吧?

    再骄傲的小姑娘,一旦遇到与心上人相关的人和事,总会忍不住低头的。

    程微只要一想到止表哥会用嫌恶的眼神看她,一颗心就像浸在了醋水里,又酸又涩又疼,罕有的没有和程彤对着来,而是起身接过侍女呈上来的花鼓道:“那我来击鼓吧。”

    “不成,不成。”陈灵芸跳了出来,“等会儿花传到哪里,都掌握在击鼓人手里呢,要是和你关系好的轻轻放过,专门落到平日不对付的人手中,那该怎么说?”

    “我不会这样。”程微冷然道。

    “这可不是只听你说的——”许是喝多了果子露的缘故,陈灵芸一时忘了这不是在怀仁伯府,说话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少年中一个相貌平平的皱了皱眉,奈何女孩子家起了争执不好插口,便悄悄对年纪最小的韩羽耳语几句。

    韩羽点点头,凑过来,一脸的天真无邪:“微表姐,你想当击鼓人的话,可以把眼睛蒙上啊。”

    虽是童言童语,却是个好建议,总算是堵住了陈灵芸的嘴。

    程微接过侍女捧上来的红绸巾,双手抬起,右手肘一痛,不由又放了下来。

    容昕一直端着酒杯盯着程微,见状面上厌烦之色一闪而逝。

    真是丑人多作怪,不过是玩个击鼓传花,她又想做什么?

    “替我把眼睛蒙上。”程微吩咐一旁的侍女。

    红绸巾覆盖住双眼,一切都暗了下来,程微不大适应,摸索了一下鼓面,然后以左手握槌,深吸一口气道:“那就开始吧。”

    鼓槌落下,“咚”的一声响起。

    而此时,韩止恰好走了进来。

    PS:生病太影响状态,龟速码了四个小时才搞定,简直要泪奔了。至于存稿。。。咳咳,老读者应该都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