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十六章 恶语伤人六月寒

第十六章 恶语伤人六月寒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在听到这熟悉脚步声的一瞬间,程微几乎是不可自控的嘴角轻扬起来。

    止表哥果然来找她了,她就知道,止表哥才不会对她视如陌路呢,知道误会了她,是来找她道歉吗?

    哼,刚刚还那样冷漠的态度,害她赌咒发誓,以后再也不和他好了,就当不认识的!

    程微想到那时候的伤心绝望,心中还是很委屈,特别是她为了断绝自己的念想,在心里发狠说要是以后再多看韩止一眼,就当一辈子的丑丫头,一辈子嫁不出去!

    程微站在白梅树下,心里有些矛盾。

    这个时候的人,大多还是很信这些的,程微也不例外,尤其是这大半年来还有个不知是鬼是妖的东西缠上了她,让小姑娘对鬼神之事就更是深信不疑了。

    可是,他是止表哥呢。她要是一辈子不多看他一眼,他也会难过吧?

    程微想了想,还是决定,若是等会儿韩止多说些好话,哄得她高兴,就勉强原谅他吧。

    不嫁人……其实也没什么,她生的不好看,男子以貌取人的多,将来夫君定然不喜欢她的,若是像父亲那样宠爱姨娘庶子,她打又打不过,定会活活气死的!

    程微忽然觉得不嫁人是个不错的主意,父亲母亲对她虽冷淡,但她有二哥呀,等二哥回来她就问一问,以后若是有了嫂嫂,不会嫌弃她的吧?

    程微一想起那年程澈说只认定她一个妹妹,就算全天下人都不在意她,不理会她,他都会一直疼爱她,就对答案格外笃定。

    “微表妹——”身后响起了处于变声期的少年特有的声音,并不好听,可听在程微耳中,就是止不住的微笑起来。

    见她立在那里,一直没有回头,韩止不由皱了皱眉。

    微表妹总是这样孩子气,做什么事都由着自己心意,喜欢一个人也好,讨厌一个人也好,永远是那么直来直往,不曾想过这喜欢或讨厌,是否给别人带来了不便和难堪。

    想着先前确实误会了程微,韩止低叹一声,示意侍女走到远处候着,绕到了程微面前,再次喊道:“微表妹。”

    似乎从她生日宴起,二人就再没这么靠近过了,程微觉得脸热得像火烧,慌忙别过头去,别扭地问道:“大表哥过来做什么?”

    “大表哥?不是止表哥了?”韩止摇摇头。

    从小到大,只要二人闹了别扭,程微就会这样喊他,果真是长不大的。

    程微轻轻哼了一声:“不敢乱喊了,免得有的人又会误会我心如蛇蝎。”

    “微表妹!”韩止加重了语气,无奈中不自觉流露出习惯性的纵容熟稔,“先前是我不对,表哥向你赔不是,你就不要生气了。”

    程微许久没听韩止用这样的语气对她说话了,几乎就要忍不住答应,忙狠狠咬了咬唇才克制住,不甘心地问:“那你先前怎么会那样想我?”

    韩止耐着性子解释:“是我瞧错了。”

    “便是瞧错了,也不该那样想。”程微抬头与他对视,一双丹凤眼清亮有神,遗憾的是再委屈也做不出杏眼那种梨花带雨的姿态来,微挑的眼角总让人觉得眼前的小姑娘骄傲又肆意。

    韩止便忍不住皱了皱眉。

    要是在厅中时,程微或许会看出韩止神色的微妙变化,可此时眼前的人恢复了她最熟悉的样子,心中被喜悦填满,就忽略了这些,忍不住对他倾诉委屈:“就算别人可以那样想,止表哥也不能!你明明知道,我才不会那样呢,更何况还是二姐姐!”

    程微还不懂得,这世上的事,尤其是女孩子的心思,没有哪个男子是该明明知道的,就算他曾经能,将来也未见得能,更何况,他还不曾把你放在心上呢。

    韩止确实是有些不耐烦了。

    或许程微不提起程瑶,韩止还不会这么快就没了耐心,可一旦想起温婉大度的程瑶,再看眼前倔强别扭的程微,他就实在不愿把时间消磨在这里了。

    今日是他的小成年礼,晚上,母亲为他千挑万选出的侍女就会候在房中,教会他怎样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可是,他还没告诉她,他所有的一切,都是想和她一起经历的,不想在这中间加入任何多余的东西,只要她愿意,他情愿等着。

    “微表妹,你这样可对表哥不公平,表哥都道歉了你还恼,怎么不见你恼容昕呢?”韩止不愿把气氛弄得太僵,玩笑般道。

    这话却让程微更加委屈,脱口而出道:“你们怎么能一样呢,我——”

    话说了半截儿,才想起,这话她曾说过一次,却换来了满城嘲笑和一人冷漠,她再不能说第二次。

    可韩止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下意识后退数步,拉开了半丈多的距离,语气冷淡:“微表妹,其实这话我一直想对你说的,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

    “什么话?”程微再迟钝,这个时候也意识到韩止的态度有些不对了,他似乎又恢复了不久前的态度,不,甚至比先前还要冷漠!

    “微表妹,我……一直是把你当妹妹看的,就像是对秋梦她们一样……从小到大,咱们一直要好,或许这让你有了误会,表哥在这里向你道歉。”

    程微猛地睁大了眼,仿佛是在心尖最柔嫩的地方挨了一刀,痛得吐不出一个字来。

    对一个姑娘家说这样令人难堪的话,还是从小玩到大的表妹,韩止也并不好受,心一横把后面的话一股脑倒了出来:“微表妹,我知道你心中难过,但此事长痛不如短痛,我不想害了你。以后,希望咱们还像以前那样,若是……若是微表妹暂时做不到,那就先少见面。微表妹你还小,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喜欢,等以后,总会放下的。”

    说完这话,韩止不敢看程微的眼睛,转身就走,程微下意识伸手去抓,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抓到。

    直到韩止走的不见踪影了,程微才终于找回了声音,喃喃道:“哪有这样道歉的呢?”

    他冤枉她,误解她,真相大白了,她一直在等他道歉。可是,他只是不喜欢她,干嘛要对她道歉呢?

    在她明白他心意的那一刻,她就再没想过如何了,死乞白赖求来的,她才不想要!由始至终,她其实只是想两人的关系恢复如初而已。

    可是,说希望恢复如初的是他,做不到恢复如初的也是他!

    程微默默抽出帕子掸了掸木桩上的积雪,坐了下来,自嘲地想,她可真是亏大了,违了誓言,也没开心起来。

    远处的侍女急忙奔了过来:“表姑娘,这木桩上凉,不能坐呢。”

    “我把雪扫走了。”

    “哎呀,那也不成呢,女孩子受不得凉。”

    “为什么?”

    按理说,女孩家的一些事,到了程微这个年纪,做母亲的就该仔细提点了,奈何她们母女关系疏远,程微原本有个乳母,后来也被打发了,是以到现在,她对这些事都是懵懵懂懂的。

    侍女脸一红,不好意思解释太多,只得道:“总之是不成的,女孩子受了凉,将来会生病受罪的。”

    程微被韩止那番话惹得伤心不已,自然没有力气与一个侍女多说,见她脸上是真切的关心,便默默站了起来,胡乱地选了个方向,缓缓走着。

    侍女见状,忙默默跟上。

    不知走了多久,程微回神,才惊觉四周是熟悉的

    听雪林梅树数百棵,清一色的绿蕊白梅,唯有一处不知怎的生了一棵红梅,煞是美丽。

    小时候,程微最喜欢在听雪林中寻这棵红梅,时日久了,红梅生长之处虽不起眼,她却总能找到。

    几乎是出于习惯,程微抬脚就向那处走去,却在走了数丈后忽然停下,隔着一株繁茂白梅,怔怔望着红梅旁的两个人。

    ps:没想到收到这么多打赏,实在太感谢了,明天,大概会是剧情的一个转折点,至于猜男主的。。。我去翻翻家里的刀片是不是用完了。祝大家国庆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