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十三章 少年世无双

第二十三章 少年世无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这少年一双丹凤眼微挑,修眉似墨,面白如玉,隐隐间似有流光环绕周身,竟令人有微微炫目之感。

    如果说韩止是明珠生辉,小霸王容昕是骄阳似火,那么眼前的少年,精致绝伦仿佛是一副春光缱绻的画面,浑然天成如一条冬雪初融的潺潺溪流,令人望之,就会生出造物天成的感叹。

    他一身大红披风上还布满了雪沫子,连带着垂在鬓边的发丝都是湿漉漉的,整个人一进门,就带来一股寒气。

    卫国公老夫人却顾不得这些,忙站了起来迎过去,一把拉住少年微凉的手,待立在一旁的大丫鬟良辰接过少年解下来的披风,一边拉着少年往里屋走一边嗔怪道:“舒儿,不是年底才遣人去接你么,怎么这时候就跑回来了?”

    少年在老夫人面前冷然的模样才有了些舒缓,一开口还带着些许童音:“外祖母,我听送鲜果的老齐叔说程微一直昏迷不醒,就回来了。”

    听少年提到程微,老夫人深深叹口气,露出一抹疲惫,然后抬手用帕子替少年擦了擦头发,嗔道:“你表姐已是这样了,你回来又有什么用,要是再病一个,不是白白让外祖母操碎了心。”

    少年以手抵唇,轻咳一声:“我这身体总是这个样子,好不到哪里去,也坏不到哪里去,外祖母放心就是了。倒是程微,平日身体强壮的像小牛犊子似的,怎么好好的就病了?我问老齐叔,他也说不清道不明的。”

    被少年一双询问的目光瞧着,老夫人蹙了蹙眉,才道:“就是意外摔了一跤。”

    “摔了一跤?程微自打年初,脑袋是不是糊涂了,摔跤都能把自己摔得昏迷不醒了?”少年面沉似水,很是有些生气的样子。

    老夫人忍不住拍他一下:“你这孩子,一口一个程微的,从不叫表姐!”

    少年撇撇嘴:“就比我大了不到一岁,叫什么表姐!外祖母,那我先去瞧瞧她。”

    说完,又是一阵风地转头跑了,慌得老夫人忙喊道:“良辰、美景,快把大衣裳送去给表公子穿上,别让他着了凉!”

    等吩咐完,又对赏心道:“去把老齐头叫来。”

    不多时,一个背微驼的四五十岁男子被领了进来,一进门就跪倒:“见过老夫人。”

    老夫人看一眼乐事:“给老齐头搬个小杌子来。”

    等老齐叔小心翼翼坐下,老夫人才问道:“老齐头,你都和表公子说了什么,怎么这时候表公子就从温泉庄子上跑回来了?”

    这话一出,唬得老齐叔忙又跪倒:“老夫人,老……老奴没说什么,是……是表公子问起表姑娘,老奴才说表姑娘病了,旁的什么都没说。”

    老夫人叹口气,一挥手:“行了,下去吧,以后记着,再有什么让表公子挂心的事,推说不知道就是了,省得他不顾身体跑回来!”

    等老齐叔退下去,老夫人侧头对一旁的婆子道:“这一个个的,全都不让我省心,恨不得要了我这条老命去!”

    婆子忙道:“老夫人快别这样说,都怪那老齐头太老实了些,明知道自小到大表公子最亲近的就是三表姑娘,还管不住嘴。”

    老夫人摇摇头:“图的就是他老实巴交,不会欺上瞒下。”

    老夫人这样一说,那婆子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宽慰了几句,心中却觉得金尊玉贵的老夫人委实并不容易。

    原来刚刚那殊色惊人的少年,正是老夫人的次女,曾经的京城第一美人韩玉珠所生之子。

    当年,韩玉珠被歹人掳走,惨遭凌辱,产子后就自缢身亡,是以至今无人知晓少年生父是何人,老卫国公亲自为外孙取名和舒,期许他和美舒顺的长大,可这样尴尬的身份,哪怕有老国公和老夫人疼惜着,又哪能挡得住旁人轻视的目光。

    且和舒因为是早产儿,自幼身体不好,特别畏寒,到了冬天就要大病一场,于是每年天一冷就要去国公府在郊外的温泉庄子养着,到了过年时才接回来团聚。

    眼见他一路匆匆的赶回来,说不得又要大病一场,也难怪老夫人忧心了。

    “也不知今日老国公能否把玄清观的首席真人请来给微儿瞧瞧。”

    “老夫人放心吧,老国公鲜少求人,既然开了口,哪有不给面子的。”婆子安慰道。

    老夫人便住口不言了。

    正被老夫人忧心的少年和舒已是到了梅苑,一进门,推开了程微的贴身丫鬟欢颜,就掀了帘子往内走去。

    “舒儿?”正坐在榻前,用温热的软巾替程微擦拭额头的韩氏似乎被人瞧见对向来冷淡的次女流露出关爱之情颇有些尴尬,忙缩回了手,看向门口,“你怎么回来了?”

    和舒大步走过来,眼睛直盯着躺在榻上的程微,回道:“姨母,我听说程微病了,回来瞧瞧。”

    “你这孩子,顾好自己就得了,赶回来做什么?”

    和舒挑眉看向韩氏:“姨母,总不能程微都这样了,我还不知道!”

    韩氏原本最为受宠,后来因为执意嫁进怀仁伯府,母女间生了嫌隙,偏偏妹妹玉珠出落得越发好,人人称赞,父母疼宠,把她韩明珠挤到了一边去,是以当年的小心思里,对妹妹颇有几分吃味。待到韩玉珠身死,愧疚之下,面对着和妹妹相貌如出一辙的外甥,心里总有些不得劲,往往就是避了开去。

    于是韩氏站起来道:“我正好去瞧瞧药煎好了没,舒儿,你既担心你表姐,就陪她坐坐吧。”

    和舒巴不得如此,忙道:“那姨母快去忙吧。”

    等韩氏出去,和舒转了身,盯着榻上双目紧闭显得睫毛越发纤长的少女,忽然伸手捏了捏她消瘦的脸蛋,喃喃道:“程微,你这喝凉水都长肉的,竟然瘦了呢!”

    可惜榻上的少女毫无所觉,只有鬓边青丝因为脸颊被捏,滑落在少年手指上,让他手指有些痒。

    长长的沉默后,和舒又轻声道:“早知如此,我当时就不和你冷战,直接去了温泉庄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