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十六章 醒来

第二十六章 醒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韩止面色大变,斥道:“舒表弟,你小小年纪,懂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这很复杂么?”和舒嗤笑,“大表哥,其实你还不如程微呢!”

    韩止终于有些恼了:“舒表弟,你不要太过分!”

    和舒后退几步:“大表哥,你的想法我管不了,不过我丑话先说在前面,程微要是真的出了事,我不管瑶表姐是怎么摔倒的,反正是因为她那一摔才引出之后这些事来,我定会要她好看!”

    “和舒!”

    “别,别,大表哥,我年纪小,不懂什么大道理,只懂喜不喜欢!”和舒一句话把韩止要说的话堵回去,抬脚跨出了门口,“我去看程微,就不打扰大表哥继续抄写家训了。”

    等那大红的身影消失在长廊尽头,韩止转回头望着书房。

    风从门口灌入,把地上凌乱的纸张吹得不停翻动,他默默走进去,俯下身一张一张的捡起来,捡到后来,忽然手一扬,纸张四散飘落,整个人滑落在地,对着地面狠狠砸了一拳。

    负责整理书房的书童站在门口,小心翼翼喊道:“世子——”

    “出去!”

    书童担忧地看了一眼韩止的背影,默默关上了房门。

    和舒返回梅苑,却发觉梅苑多了不少人,见良辰立在门口,问道:“良辰姐姐,外祖母过来了?”

    良辰知道这位表公子虽然身世不堪,却和三表姑娘一样是老夫人的心头肉,忙道:“是的,刚刚老国公爷请了北冥真人来府上,此时正要给三表姑娘诊治呢。”

    和舒面色一喜:“真的请了真人来?”说着抬脚就往里走去。

    “表——”美景刚想喊住他,良辰拉了美景一下,轻轻摇了摇头。

    和舒走进去,就见堂屋里或坐或站了不少人,俱是朝夕相见的长辈们,唯有一人一身道袍,白须飘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此刻正端着茶盏喝茶,身后还立着两个梳着道髻的小童,不用多问,必是北冥真人无疑了。

    屋中人正围着北冥真人说话,无人注意到和舒的到来,他放轻脚步,默默站到了角落里。

    “真人,我那外孙女到底如何?”与北冥真人相对而坐的是老卫国公,近六十岁的人,中气十足,半点不显老态。

    北冥真人慢条斯理喝了一口茶,然后把茶盏放下,才道:“老国公莫急,小姑娘的情况贫道已经瞧过了,是受惊过度导致魂魄不稳的缘故,等下贫道化了符水喂她服下,再看效果。”

    “那就劳烦真人了。”老国公悄悄松了口气,看着北冥真人不紧不慢喝茶的模样,恨不得劈手夺过来替他喝下。

    好在又等了片刻,北冥真人总算把茶盏放下了,起身道:“这便开始吧。”

    他走到桌案前,从小童手里接过布袋,取出黄纸朱砂等物,一气呵成写成一张符箓,随后召来另一位手捧一杯清水的小童,口中念念有词,众人还未看分明,符箓已经燃烧起来,化作灰烬落入了水中。

    “把这杯符水端去给小姑娘饮下吧。”

    韩氏忙亲手接过,小心翼翼端着去了里屋,留在堂屋的人屏气凝神,提着心等着,唯有北冥真人老神在在,闭目养神。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工夫,内室传来动静:“姑娘醒了!”

    这话像是一道惊雷,打破了室内令人紧张的沉默,老夫人忙站了起来,抬脚往里屋走去。

    卫国公夫人陶氏见状,忙跟了上去。

    老卫国公面露笑容,对着北冥真人连连道谢。

    北冥真人站起来道:“既然人已经醒了,那贫道就该告辞了。”

    老国公连忙挽留,北冥真人道:“正巧圣上传了贫道进宫,就不多留了。”

    二人正说着,忽听里屋传来女孩子的叫声:“不要过来!”

    随后就是杯盏落地跌得粉碎的声音。

    “真人,这是——”

    “贫道进去看看。”北冥真人走进里屋,就见那一直昏睡的小姑娘半坐起来,双手捂着眼睛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了最里头床角处,蜷着身子瑟瑟发抖。

    “真人,您快瞧瞧,我这外孙女醒来后,才睁开眼睛就又变成了这般模样,捂着眼睛死活不让人靠近。”老夫人焦急地道。

    北冥真人上前几步,打量了片刻,摇头道:“这个,应该是小姑娘受惊吓后落下的症状,就不是符水可以医治的了。”

    “那该如何?”老夫人追问。

    “按时服用些养心安神的汤药,仔细调养些时日,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忘性大,慢慢也就好了。”

    听北冥真人这样一说,老夫人等人总算放下心来,毕恭毕敬把这位高人送了出去。

    和舒悄悄溜了进来,站在床头静静看着程微,轻轻喊道:“程微——”

    程微捂着眼睛的手一顿,好一会儿,才迟疑地问:“和舒?”

    和舒露出一个明艳的笑容,上前一步:“是我——”

    听到靠近的脚步声,程微忍不住尖叫:“你别过来!”

    和舒停下脚步,拧着眉问:“程微,你这是怎么了?”

    程微身子一颤,声音带着压抑的哽咽:“总之,你不要过来。”

    “行,我不过去,那你总要放下眼睛瞧瞧我吧,咱们可是许久未见面了。”

    “不,不,我不瞧你,我谁也不瞧!母亲,母亲——”程微情绪激动,放声喊着韩氏。

    随着老夫人一起去送北冥真人的韩氏忙奔了进来,见程微状若癫狂的模样,叹了口气,走上前道:“微儿,娘在这里。”

    程微紧紧捂住眼睛,同样不敢看韩氏:“母亲,您带我回怀仁伯府吧,我想回去。”

    这话正被随后走进来的老夫人听见,老夫人心下一酸,快步走过去揽住程微:“微儿,你是不要外祖母了么?”

    熟悉的怀抱和声音令程微泪如雨下,她深深埋在老夫人怀里哭道:“不是的,外祖母,我就是太怕了……”

    老夫人看向韩氏,韩氏忍不住道:“母亲,眼看也要过年了,我是该带微儿回去了,等她养好了,再带她来给您拜年。”

    老夫人紧紧揽着程微,面露不舍。

    陶氏见状跟着劝道:“老夫人,微儿是在国公府受得惊吓,现在刚醒来,害怕这里也是难免的,若是回伯府养着,说不定更有利于恢复。”

    老夫人听了,这才长叹一声,点了点头。

    府里众人听闻程微已醒,午后便要回怀仁伯府去,都赶来探望,韩止听闻后,连日来头一次踏出书房,来到了梅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