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十七章 道歉

第二十七章 道歉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大姐。”梅苑的小径上,韩止遇到了迎面走来的韩秋华等人。

    韩秋华看了形容憔悴的韩止一眼,低叹一声,招呼道:“大弟过来了,我们刚从微表妹屋里出来。”

    听到“微表妹”三个字,韩止神情有了些许变化,话里不经意间带了几分迟疑:“微表妹她……如何了?”

    韩秋华摇头叹息:“不吃也不喝,蒙着眼睛不见人,只吵着要回去。”

    韩止听了神情一僵。

    韩秋梦笑嘻嘻道:“大哥,你去看微表姐,说不定她就好了呢。”

    “三妹——”韩秋华暗恼韩秋梦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警告般瞪了她一眼。

    韩秋梦撇了撇嘴不说话了,却低着头,拿眼角余光偷瞄着韩止的表情。

    韩止恢复了平静表情,对韩秋华道:“大姐,那我就先进去看微表妹了。”

    “好,那你快进去吧,也不要呆久了,微表妹精神状态不大好。”

    “嗯。”韩止应了一声,抬脚向里走去,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急促的声音。

    “欢颜,欢颜,黑色的布巾呢,还没找到么?”随后就是扑通一声巨响。

    他连忙走了进去,就见程微跌坐在地上,那个叫欢颜的小丫鬟手捧着一条长长的黑色布巾冲了过去,一脸紧张地问:“姑娘,您摔疼了么?婢子扶您起来!”

    “布巾找到了么?”程微紧闭着双眼,凭着声音去触碰欢颜。

    “找到了,找到了,姑娘您看!”欢颜连声道,忙把那黑色布巾塞到程微手中。

    程微闭着眼,什么都看不到,却并不计较这丫头的傻话,而是微仰着头,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欢颜,那你快给我把眼睛蒙好吧。”

    “嗳。”欢颜点头应着,把那黑色布巾一抖,轻轻覆在程微眼睛上,随后缠了一圈又一圈,在她脑后打了个结,邀功道,“姑娘,婢子缠得严实吧,是不是一点光都看不见了?”

    “嗯。”程微半坐在地上,自清醒后头一次露出安心的表情。

    欢颜见了忍不住一笑:“姑娘,婢子还给您在脑后扎了一个蝴蝶结呢,很好看的。”

    “是么?”程微半仰着头,望着欢颜的方向。

    韩止立在门口,忍不住皱了皱眉。

    微表妹的这个丫鬟未免太呆了,竟半点不会照顾人。

    他再忍不住,抬脚走了进去。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程微身体猛然一僵,随后头转向门口的方向,一脸戒备。

    韩止见她蒙着眼,怕惊着她,忙道:“微表妹,是我。”说着就向程微走去。

    “你别过来!”程微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表情一下子扭曲起来,一脸惊恐。

    “微表妹,你,你是怎么了?我是止表哥啊。”韩止站在不远处,与程微不过几步的距离,可程微这样的表情是他从未见过的。

    或者说,程微每次见他时,从未有过这样的表情。

    他立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望着消瘦得吓人的程微,忽然间觉得,这个一起长大的表妹,好像一下子陌生起来。

    一时之间,韩止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滋味,只知道这样的滋味并不好受。

    他沉下脸对欢颜道:“表姑娘这个样子,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屋里伺候着?”

    欢颜浑然不觉眼前之人是这府上尊贵的世子,理直气壮地道:“我们姑娘怕见人,只让婢子在这里伺候着。”

    韩止皱了皱眉,又往前迈了一步:“微表妹,我扶你到床上去,地上凉——”

    “不用!”没等韩止话说完,程微就断然拒绝,一手摸索着去扶床柱,一手去摸欢颜,“欢颜,你扶我上去。”

    “嗳。”欢颜俯身去搀扶程微。

    韩止冷着脸一把推开欢颜,伸手把程微横抱起来。

    程微惊恐的叫了一声,拳打脚踢:“放开,你放开!”

    韩止不顾她的挣扎抱得更紧,直接把人放到了床榻上,然后在一侧坐下,抿了唇问道:“微表妹,你到底是怎么了?你恼恨我伤了你,要打要骂,都由你!可你这样疯疯癫癫的,像个什么样子?”

    “疯疯癫癫?”程微停止了动作,喃喃反问。

    见程微似乎听进去了,韩止接着道:“难道不是么?自从你醒了,捂着眼睛谁也不看,现在更是连人都不许靠近了,不是疯疯癫癫是什么?微表妹,你这样,别人且不说,不是让祖父祖母操碎了心?”

    “外祖父,外祖母……”程微似乎被韩止的话触动了,渐渐安静下来。

    韩止轻轻松了一口气,伸出手,温声道:“微表妹,表哥替你把布巾解下来吧。”

    “不要!”程微一挥手,啪的一声打在了韩止手腕上。

    她瘦了许多,手腕上戴的镯子有些空荡,撞在韩止手臂上,凉意袭人。

    韩止目光微沉,盯着那花纹奇特的镯子瞧。

    程微看不到韩止的表情,却觉得昔日只要一靠近心中就能生出无限欢喜的这个人,此刻却让她畏如蛇蝎,只想拔腿就跑。

    只可惜她逃无可逃,只得往后退了退身子,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开口道:“大表哥,我不想把布巾摘下来。”

    她怎么敢摘下来,那些自小到大熟悉无比的人,只要看一眼,就会看到他们横死的样子,那样的惨状,那样的真实,到现在她都没疯,已经是奇迹了!

    或者,韩止说得对,她是已经疯了,所以才会看到那些恐怖的情景?

    程微心头升起几分希翼:“大表哥,你刚刚说,我疯了?”

    要真是如此,是不是说明她看到的都是假的,无论是她喜欢的人,还是讨厌的人,他们统统都是好好的,活生生的?

    程微话里的期盼如此明显,让韩止心中一惊,反而不敢胡乱刺激她了,伸手握住她的手,严肃道:“微表妹,别乱想,你这不好好的么。”

    “哦。”程微半低着头,语气中难掩失望,然后把手抽了出来。

    韩止看了有些不安,温声道:“微表妹,是我错了,当时不该推你,你原谅我,可好?”

    程微半天不语,好一会儿才抿了抿唇,轻声道:“不,我不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