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十八章 无痕

第二十八章 无痕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她怎么能原谅呢?

    在那场噩梦里,止表哥说:“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喜欢上你这样的蛇蝎妇人?”

    他还说:“没有碰过你,是我迄今为止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

    尽管,到现在,程微依然没有想明白“没有碰过”具体是个怎么回事儿,可是韩止说这番话时那种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不屑和庆幸,就像一根毒针,深深刺进了她的心口里,永世难忘。

    对了,还有那封和离书,他说他们是前世怨家,这四个字,程微是真真切切明白的。

    在一个又一个昏迷不醒的日子里,程微并不是一无所知,她偶尔能听到身边人的说话声,包括替她净面、擦身,按摩身体,都能感应到,而当对外界毫无感应时,就沉浸在昏迷前的幻境里,一遍又一遍,到现在,她甚至能把韩止当时说的每一个字都背下来。

    前世怨家。

    只要一想到韩止这么说,程微就恨得牙痒痒。

    那些都是幻象没错,可是,她若还像以前那样喜欢着止表哥,他是不是终有一天,会对她说那些话呢?

    她才不会给他说那些话的机会!

    程微抬起头,声音愈发坚定:“我不原谅。”

    她蒙着双眼,韩止看不到那双清亮有神的丹凤眼中有着怎样的情绪,可是这番话,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程微自幼比其他姐妹们性子倔强,可二人闹别扭时,只要他先服软,总是能立刻露出欢喜的笑容来,这还是头一次,冷冷淡淡地告诉他不会原谅。

    韩止觉得程微在闹孩子脾气,无奈地摇摇头,伸手搭在她的肩头:“微表妹,别闹了——”

    “别碰我!”程微像是触到烙铁般身子猛然往后一退,挥开了韩止的手。

    “微表妹?”

    程微恢复了平静,想起幻象中韩止说的那番话,不由恼道:“大表哥,你有话便说,不许随意碰我!”

    明明小时候时常拉着她的手,长大了却说那样自欺欺人的话,实在是可恶!

    以为她稀罕么,以后韩止碰她一下,她都不许!

    对男女之事还懵懂的程微这样想着,韩止却羞恼的红了脸。

    因为小成年礼后的一连串意外,加之早就打定了主意等着程瑶,韩止至今仍是不识风情的少年,但在小成年礼之前陶氏就安排人讲过这些事,他于此并非一窍不通,此时被程微这样一本正经地警告,原本自然亲近的举止好似有了一层别的意思,顿觉尴尬异常,忙站了起来道:“微表妹,我知道你心里还在生气,等你大好了,要打要骂,表哥都由着你。可你回伯府后,不能再由着性子来了,药要按时服,饭也要按时吃,别让关心你的人再担心。”

    听着韩止的温声软语,程微心头有了那么一丝触动。

    毕竟是在长达十三年的时光里占据了举足轻重地位的那个人,想要把虔心镌刻在心头的痕迹抹去,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来说,绝不像想的那么容易,不过程微比别的小姑娘好强些,她暗暗咬了咬唇,很快就把那丝触动赶走,冷声道:“多谢大表哥提醒,我都知道了。”

    “微表妹,你真的都知道了?”韩止认真打量着程微,总觉得这个表妹自打醒来就有些不对劲,只可惜她双眼蒙着布巾,单从瘦得只剩下巴掌大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

    “大表哥,我又不是听不懂人话!”程微有些不耐烦了,头冲着里面歪在床榻上,“我想歇息一下,大表哥,你若是没有别的事,就先去忙吧。”

    她真的不明白,从什么时候起,那个带她到处玩的小表哥,面对着她时,只剩下怀疑和否定了。

    韩止站在床榻前沉默了片刻,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道:“微表妹,其实,表哥还有些话对你说。”

    良久,传来程微的声音:“什么话?”

    接下来要说的话似乎有些难以开口,韩止轻轻咳嗽了一声,直到程微等得有些不耐烦时,才道:“微表妹,我一直觉得你和瑶表妹感情极好的,近来虽不知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可我知道,瑶表妹一直把你当成最疼爱的妹妹。你若是对她有什么误会,姐妹二人坐下来说清楚就好了,不要生了隔阂——”

    程微腾地坐了起来,因为起得太急,鬓角青丝吹了起来:“大表哥,你究竟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了?什么叫我和二姐之间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又哪里来的误会!”

    这一瞬间,程微又气又怒,还有隐隐的惶恐。

    在幻象里,长大后的她似乎和二姐关系疏远得很,甚至她和止表哥决裂,也和二姐有关。

    虽然受幻象所扰,现在一想起二姐她心下就有几分不得劲,可她不停劝告自己,那看到的一切都是骗人的!

    怎么在韩止眼里,她和二姐之间居然真的出了问题?

    莫非,那些事情真有发生的可能?

    想到这里,程微脸上血色褪尽,不寒而栗。

    偏偏程微表情的变化看在韩止眼里成了色厉内荏的表现,他轻叹一声,难掩失望地道:“微表妹,那日,我亲眼看见了。”

    “你看见什么了?”程微心头发寒,语气冷硬地追问。

    韩止语气涩然:“看到你推倒了瑶表妹,不然,我又怎么会在急切间不小心推了你——”

    “你说,我推倒了二姐?”程微凭着声音直直望向韩止的方向,轰然之间就想了起来!

    当日,她只记得长大后的韩止毫不留情地对她说“程微,你实在令我太失望了”,却忘了扶着程瑶的止表哥,对她说了同样的话!

    原来如此。

    程微骤然明白了韩止为何要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原来,他以为二姐是自己推倒的!而他现在的道歉,就仅仅是因为她受伤昏迷了而已。

    程微不由冷笑一声。

    恐怕,在韩止真正的心意里,还觉得自己罪有应得吧?

    她越想越寒心,长久以来对小表哥的那些少女心思,经历了幻象和现实的双重打击,终于像脆弱而美丽的冰凌花,太阳一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连一滴水珠都没剩下。

    “滚!”她随手抄起一个软枕,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