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十章 伤上加伤

第三十章 伤上加伤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和舒冲了出去,行至月亮门处,险些撞到一人身上去。

    “二表姐?”他急忙停下步子,因为跑得急脸颊还泛着红晕,声音却平静了许多,“你在这里做什么?”

    被和舒称为二表姐的少女和他年龄仿佛,身材单薄,形容怯弱,闻言半低着头没吭声。

    和舒恍然:“你是来看程微的吧?”

    少女总算点了点头,声音低不可闻:“嗯。”

    和舒无奈地翻了个白眼:“那你可进去啊,站这儿做什么?”

    原来这个少女,就是国公府上的二姑娘韩秋露,她和程微同龄,生母乃是韩四老爷年轻时养在外头的外室,据说是青楼出身,当初老夫人死活拦着没让进门,也因此,这位二姑娘一贯低调沉默,在国公府中好似隐形人,此时听和舒这么说,并不抬头,低声道:“也不知微表姐睡了没?”

    “没有,我这不是才从她那出来。”和舒强忍着不耐道。

    要说起来,这表姐弟二人身世有几分同病相怜,理应更亲近些,可实际上,和舒却很不喜欢韩秋露这样的性子。

    他总觉着,每当看到韩秋露这样,就是在提醒自己,就该像她这样低眉顺眼的活着。

    于是和舒片刻不想多留:“二表姐,那我先走了,你别在这犹豫了,想进去看程微,就快进去吧。”

    他说完大步流星走了,留下韩秋露在门口迟疑了许久,最终还是转了身,悄无声息地走了。

    程微并不知道韩秋露来过,先前一波波探视的人让她有些乏力,和舒走后不久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等再次清醒,一睁眼忽觉眼前一片亮,吓得忙捂住眼,喊道:“欢颜,我的布巾呢?怎么给我取下来了?”

    韩氏硬邦邦的声音传来:“要什么布巾?马上要到伯府了,回去后可不比在国公府,由着你胡闹。好端端的眼睛蒙着布巾,像什么样子?”

    眼睛没了布巾的保护,对此时的程微来说,仿佛大姑娘上街买胭脂水粉,出门后才惊觉只穿着里衣,她一颗心惊恐地仿佛要蹦出来,没了眼覆布巾时的安心,一边往后退一边喊道:“布巾,我要布巾!”

    韩氏看着形容惊恐的程微又气又怒:“程微,你再装疯卖傻,我可由不得你了!”

    生怕一睁眼就看到人间地狱的程微此刻哪还顾得上韩氏的威胁,铺天盖地的恐惧像是一只无形大手捏着她的心脏,让她喘不过气来,只能依着本能去逃避。

    不料此时正在马车上,程微紧闭着眼往后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车门处,恰好路上一条坑子被车轱辘压了过去,马车一个颠簸,她整个人直接从马车里被甩了出去,重重落到了地上。

    “嘶——”马叫声传来,迎面一辆朱轮华盖马车急忙停下,车头悬着的两盏小巧七彩琉璃灯昭示了车主人不凡的身份。

    “找死啊!”赶车的人呵斥道。

    韩氏这方也吓懵了,一片混乱。

    “程微——”

    “三姑娘——”

    这时候,那辆朱轮华盖马车的帘子忽然掀起,一个肤色微白的男子问道:“怎么了?”

    赶车人忙恭顺道:“主子,是对面一辆马车上甩出来一个小姑娘,就摔在咱马车前头,若不是小的眼疾手快,差点就被马踩上了。”

    “人如何了?”男子往外瞧了瞧,正看到迎面路边歪着一辆马车,从上面急匆匆跳下几个人,围着那路上躺着的人一阵哭喊,慌成一片。

    从他这个角度,看不清甩出来的那人什么样子,不过从人群缝隙里露出来的月白裙角可以知道,那是一位女子。

    而此时,来往的行人都停了下来,聚在一起指指点点地看热闹。

    “夫人,姑娘流血了!”雪兰手一探,看着手上湿滑黏腻的一片血迹,吓得脸色惨白。

    韩氏脸色发白,看了看血流满面已经昏死过去却仍紧紧捂着眼睛的程微,又看了看跟来的下人。

    非年非节,她留在娘家照顾次女,只带了一个贴身丫鬟雪兰并一个心腹婆子,另有伺候程微的丫鬟欢颜,现在回怀仁伯府,用的是卫国公府的马车,赶车的车夫也是国公府的。

    这样一看,竟没有一个能派上用场的人!

    韩氏咬了咬牙,一指拉车的青骢马:“把马解开。”

    那车夫同样吓傻了,听了韩氏的话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手已经把绳索解开了。

    韩氏纵身一跃上了马,喊道:“把姑娘给我抱上来,我带姑娘去最近的医馆,你们速速回府禀告一声。”

    “是!”雪兰几个七手八脚去抬程微。

    马车上的男子收回目光,扬声道:“赵光,送受伤的小姑娘去医馆。”

    “遵命。”一个侍卫打扮的年轻人走向程微。

    “你们是何人?”韩氏看着来人面色微沉。

    不知何时那马车上的男子已经走了下来,淡笑道:“韩夫人,是小王。我这马车构造与寻常马车不大相同,速度快些依然稳当,令嫒头部受了伤,不宜骑马,就乘本王的马车去医馆吧。”

    韩氏看清来人面容,神情微变,忙跳下马行礼:“见过南安王。”

    原来这看起来三十左右的男子,竟是当今天子的幼弟,南安王。

    大梁皇室历来子嗣不丰,先帝时夺嫡惨烈,到了当朝昌庆帝,那些或碍眼或碍事的兄弟们死的差不多了,最亲近的只剩下南安王一个幼弟,可惜先天不足,长年累月以药当饭养着,也因此,昌庆帝对这位幼弟颇为关爱。

    南安王摆摆手:“这个时候,韩夫人就不必多礼了。”

    亲王车驾,寻常人哪敢乘坐,韩氏有心推辞,奈何程微伤势看来颇为惊人,只得咬了咬牙道:“那就多谢王爷了。”

    韩氏跟着进了那辆朱轮马车,向最近的医馆驶去。

    南安王改为骑马,由侍卫护着回了王府。

    那些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韩氏等人走远了依然没有散去,用不了多久,就被眉眼灵活的人扒出了身份,不出一日,京中就传出了怀仁伯府三姑娘神智失常的流言,而此时急匆匆赶往医馆的韩氏等人还未曾料到这场风波。

    巧的是,最近的医馆恰是怀仁伯府传了百年的医馆——济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