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十二章 风刀霜剑严相逼

第三十二章 风刀霜剑严相逼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母亲,大伯娘,三婶。”程瑶迎面遇见韩氏等人,面露意外,屈膝行礼。

    “瑶儿来看微儿啊?”大夫人廖氏温声问道。

    “嗯,我实在放心不下三妹的伤势,就过来看看。”

    韩氏目光落到程瑶手捧的物件上:“瑶儿,你手中拿的是什么?”

    程瑶把那物件举到韩氏面前,恭顺答道:“是女儿送给三妹的礼物,希望她早日康复。”

    众人都看向那物件,见是一个黑漆木托盘,上面盖着蓝绸布,一片平坦,令人瞧不出端倪。

    五姑娘程玉笑道:“二姐,你把礼物送给了三姐,给我们看一个空盘子做什么?”

    程瑶微笑道:“三妹正歇着,我还没见到她呢,想着明日再过来,亲手送给她才好。”

    “是么?”程玉一双杏眼骨碌碌转着,显得格外灵活,“那我更好奇了,是什么礼物,怎么瞧着像没有似的?”

    她说着伸手把那蓝绸布掀开,笑嘻嘻道:“让我瞧瞧。”

    “玉儿。”大夫人廖氏无奈地瞪了程玉一眼。

    “母亲,我就是好奇嘛。”程玉吐吐舌头,说完眼睛猛然瞪大,“呀,这是什么?”

    她伸手把托盘上折叠的绢布一抖,上好的绣布如瀑布般展开,夕阳下,晚霞余晖为这淡青底子的绢布镀上了一层梦幻般的色彩。绢布上数不尽的“福”字形态各异却不显凌乱,而另一面,每个“福”字背后竟是一只只姿态不同的蝙蝠!

    “天啊,这是怎么绣出来的?”程玉一脸震惊,不自觉轻抚着绣布呓语。

    吃惊的不只是年龄尚小的程玉,就连韩氏等人都是大吃一惊。

    这样技艺精湛的双面绣,别说是市面上,就是名门世家的珍藏中都不多见,说是千金难求也不为过了。

    “瑶儿,你这些日子足不出户,就是在绣这个吗?”韩氏神情缓和几分,想起比庶女才小了两岁的次女,不由心中轻叹。

    “二姐,你简直太厉害了,你是怎么做到的呀?”未等程瑶回答韩氏的话,程玉就凑了过来,拉起程瑶的手惊叹,“我觉得,二姐这双手简直是我见过最灵巧的了——”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指着程瑶指肚上密密麻麻的针眼,惊呼道:“啊,这都是绣这个弄的?”

    程瑶抽回手,微笑道:“所以说,其实我并没有五妹想的厉害呢,绣这‘千福图’都要抓瞎了。”

    大夫人廖氏赞道:“二弟妹,依我看,满京城都寻不出几个像瑶儿这样出众的姑娘来!”

    程瑶忙道:“大伯娘谬赞了,瑶儿哪有您说的这样好,就算有些说得过去的地方,那也是母亲费心教导的。”

    廖氏听了更是赞许,侧头对韩氏道:“二弟妹,还是你会养女儿。”

    听廖氏这么一说,韩氏先前生出的些许酸涩滋味顿时散了,暗道罢了,次女虽不成器,好歹瑶儿也是跟在她身边养大的,说出去她脸上同样有光彩。

    程瑶轻轻瞥了露出笑意的韩氏一眼,嘴角微翘:“大伯娘,母亲,三婶,那瑶儿就先告退了。”

    等程瑶背影消失在月洞门口,廖氏道:“二弟妹,既然微儿已经歇下了,那我们也不久留,进去悄悄瞧一眼就是了。”

    众人由韩氏带着进了程微的卧房,就见她正坐在床榻上出神。

    “三姐,原来你没睡呀,刚刚二姐才从你这出去,说没见到你呢。”程玉走过去,不由分说拉了程微的手,眉飞色舞地道,“你不知道,二姐送给你的‘千福图’简直太漂亮了,是稀有的双面绣呢,一面是许许多多的‘福’字,另一面是各式各样的蝙蝠。”

    “哦。”程微冷淡的应了一声。

    “三姐,你怎么啦?”程玉打量了程微一眼,“对了,你眼睛蒙着布巾做什么,受伤了吗?”

    年仅十岁的程玉算是老来女,是大夫人廖氏生下长子后十来年才有的,自幼当成眼珠子般娇养,难免有几分不谙世事的天真。往日程微与这位堂妹关系尚可,可此时听着她对程瑶不离口的称赞,莫名生出了一股强烈的不耐烦,敷衍道:“瞎了呢。”

    “啊!”程玉显然吓住了,茫然看向廖氏,“母亲,三姐瞎了么?那怎么办?”

    蒙着双眼,程微看不到程玉的表情,却能听出话中的关切,她忽然有些后悔,刚要告诉小堂妹是在开玩笑,就听韩氏斥道:“程微,你魔障了吗,满口的胡言乱语,竟然发疯发到你堂妹头上来了!”

    程微一颗心忽然冷了下去,冻住了悔意和所有情绪,仿佛是灵魂骤然抽离身体的木偶,连半点多余的表情都没留给韩氏。

    韩氏斥责出口,同样有些后悔。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多年来对次女的否定和怨怼,让她对这个女儿的容忍度低得可怜,往往是不该爆发的脾气,发出去后才心生悔意,然后看着次女不肯低头的样子,更加气怒。

    于是,看着面无表情的程微,韩氏更加气不打一处来:“还有刚才是怎么回事儿,你二姐带了礼物来看你,却连人都没见着,你又犯什么牛心左性呢?程微,莫非你生来就是给我添堵的?”

    “二嫂——”三太太冯氏听韩氏说得越发难听,忍不住喊了一声。

    廖氏同样劝道:“二弟妹,孩子还病着呢。”

    程微只觉心头一片冰冷,无比平静地问道:“那您当初怎么不把我按恭桶里呢?其实,您一直觉得,当初如果活下来的不是我,是哥哥就好了吧?”

    “你说什么?”

    “我说,我很感谢大伯娘、三婶还有五妹来看我,现在已经瞧见了,我累了,想歇着了。”程微说完躺了下来。

    “程微——”

    “出去!”程微猛然坐起来,不顾天旋地转的眩晕感,以头撞床柱,“是不是我去死就能解脱了,是不是!”

    离着程微不远的三太太冯氏一把抱住程微:“微儿,你冷静点——”

    “你们出去,出去!欢颜,你送她们出去!”

    欢颜冲过来:“夫人,我来照顾姑娘,请你们出去吧。”

    “二嫂,咱们还是先出去吧,别再刺激微儿了。”冯氏看着程微绝望疯狂的样子心中不忍又惊惧,与廖氏一起把韩氏拉了出去。

    等人都走了,程微命欢颜退下,一方黑暗天地间只剩下她一人,这才颓丧地靠着床围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要我看到那些,把我变成这不人不鬼的样子!”

    说到这,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坐直了身子,厉声道:“你出来,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