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十四章 爆发

第三十四章 爆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韩氏正在灯下纳鞋底,雪白的布裁好,铺了一层又一层,针脚细密均匀,颇见功力。

    “夫人,歇歇吧,仔细眼疼。”雪兰劝道。

    韩氏头也未抬:“就剩几针了,明天再把鞋帮裁出来,一双棉布鞋就做成了。这棉布鞋在家里穿,比那皮靴可舒适多了。”

    她说着把鞋底递过来:“雪兰,你看怎么样?”

    雪兰忙道:“夫人纳的鞋底,看着就极好。”

    韩氏收回手:“你年纪小不知道,我母亲做女红旁的不行,做鞋是极好的,尤其是这里,要是做的不贴合,穿着就难受,我父亲几十年来只穿得惯母亲做的鞋子。那年出阁前,我特意找母亲学着做鞋子,没想到这么多年下来,做出的鞋子也像模像样了。”

    “难怪婢子瞧着夫人做的鞋子更挺括些。”雪兰赞完,转身移开灯罩,挑了挑灯芯,室内顿时更亮堂了些。

    这时霜兰挑帘进来:“夫人,三姑娘过来了。”

    韩氏手一顿,针尖刺入指肚,立时就是一股钻心的疼,血珠瞬间冒了出来。她忙把鞋底移开一些,低头含住手指吸吮了一下,然后道:“叫三姑娘进来。”

    说完把鞋底递给雪兰:“雪兰,先收起来吧。”

    “是。”雪兰接过来,转进了隔间,在清一水的花梨木箱子里打开其中一个,里面堆得满满的竟全都是崭新的布鞋。

    雪兰不由叹了一口气,心道这布鞋夫人年年做,却从未送出去过,也是可怜人了。

    这边程微进了门,暖洋洋的气息扑面而来,她心里身上依然是冷的,由着欢颜脱掉大氅,走到了韩氏近前,淡淡喊了一声:“母亲。”

    韩氏坐在炕边,瞧着程微消瘦的脸颊上是一片湿漉漉的红晕,帽子未遮住的额发也是泛着湿气,嘴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目光落在她遮蔽双目的黑布巾上,又咽了下去,问道:“这个时候,怎么过来了?”

    面对韩氏,程微从未想过软语撒娇的可能,遂开门见山道:“母亲,我想大姐姐了。”

    韩氏愕然:“你要进宫?”

    “嗯。”程微轻轻点头。

    “那不成,你身子没好怎么能出门?就算自个儿能撑得住,贵人们心里也会膈应。微儿,你已经十三岁了,别像个小孩子一样,想起一出是一出。”韩氏断然否定。

    程微站在那里,离韩氏半丈之遥,却不再靠近半步,咬着唇道:“可我想大姐姐了。

    今夜她穿了一袭淡粉衣裳,披着雪白的狐狸毛青面斗篷,立在那里寡淡的好似水墨勾勒出来的,韩氏看着弱不胜衣的次女,想着不久前她发疯的样子,心终究还是软了:“这样吧,明早我递牌子,看你大姐方不方便出来。”

    说到这里,韩氏语气陡然严厉起来:“你大姐若是出不来,你莫要心存芥蒂。自从你受伤,你大姐一趟一趟遣人往府里送东西,可都是为了你。只是她如今身份毕竟不同,想出来不是那么容易。”

    程微虽小,孕妇前三个月容易小产的常识还是隐约知道的,听韩氏这样说,赶忙摇头,狠了狠心道:“您不必递牌子了,等我好了,再进宫去见大姐姐。我……我最多三日就会好了。”

    韩氏挑眉:“三日?能把这布巾摘下来?”

    “能!”

    韩氏松了口气:“这样也好。”

    之后,母女二人就是一阵相对无言的尴尬沉默。

    “母亲,那我就先回飞絮居了。”

    韩氏下意识摩挲了一下还泛着疼的指肚,颔首道:“回吧,等会儿天更冷了。”

    程微默默退了出去,等回到住处,由欢颜、巧容二人伺候着净面、烫脚,躺到了床上去。

    室内只留了微弱烛光,程微感觉不到,只要一想三日后哪怕再害怕,也要把布巾取下来,就心中惴惴难以入眠,这样辗转反侧不知多久,听的争着值夜睡在外间的巧容都要骂娘了,这才渐渐没了动静。

    第二日上午,众人前往念松堂请安时,动静却大了起来。

    怀仁伯老夫人孟氏沉着脸问韩氏:“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好端端的,怎么到处都在传微儿神智失常了!”

    韩氏心里一沉:“老夫人这话是怎么说?”

    “怎么说,你派人出去打听打听就知道了!”老夫人面沉似水,狠狠睃了韩氏一眼,“等老二回来,你且和他说吧,好端端带着女儿去娘家,竟闹出这许多幺蛾子来!”

    一听老夫人提起程二老爷,韩氏面色微变,双手绞了绞帕子,没有吭声。

    老夫人却没有就此罢休,扬声道:“阿福,阿喜,你们去一趟飞絮居,让三姑娘摘了布巾,等下我带她去玄清观上香。”

    “老夫人!”韩氏大急,“微儿头上伤势还未好,不能出门颠簸的。”

    老夫人不以为意地道:“我问过老三了,微儿头上只是一点皮外伤,并不打紧,玄清观又在城中,何来的颠簸?韩氏,你莫要犯糊涂,微儿带伤去上香,才更显诚心。若不趁着这个机会让她见见人,难道你真想她以后背上个神智失常的名声?那她还要不要嫁人了,几个姐妹,包括芸儿,亲事都要受拖累!”

    陈灵芸的母亲程芳英立刻附和道:“母亲说的是,二嫂,你还是听母亲安排好了。这些年,府中上下,母亲什么事不是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可比咱们这些毛毛躁躁的强。”

    想要连累她的灵芸,没门儿!

    韩氏被程芳英一顿暗讽,气得暗自咬牙。

    “还不快去!”老夫人抬眼扫了两个大丫鬟一眼。

    韩氏见阿福和阿喜往外走,再也顾不得其他,喊道:“站住!”

    “韩氏!”

    韩氏跪了下来,青石地面冰凉刺骨,让她语气跟着坚决起来:“老夫人,无论如何,微儿今日不能出门的,她不只是额头有伤,前些日子还一直昏睡,要是再出门折腾,会受不住的!”

    “韩氏,你这是忤逆我的意思吗?”

    韩氏直直跪着:“儿媳不敢,只是微儿现在的情况,委实不能出门。”

    这么些年,对这位性格强硬的婆母,她从未有过这样明确的反对,不是她性子软,而是初进门时对那人的一腔爱慕,让她面对着生养他的女人无法强硬起来,而后来,渐渐就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可是,她与次女的关系再冷淡,那也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她嫌她不争气,怨她让她失去了儿子,却从未想过让她有性命之忧。

    老夫人说一不二惯了,哪受得住韩氏这样挑衅,立时对两个丫鬟高声道:“还不快去,再迈不开腿,这双腿就莫要了!”

    阿福和阿喜吓得面色发白,忙转了身急匆匆往外走。

    韩氏跪在那里又气又急,眼睁睁瞧着两个丫鬟就要走出门口,急中生智,脱下脚上一双棉鞋就扔了过去。

    不同于寻常闺阁女子,韩氏可是练过的,手上颇有准头,两只棉鞋虎虎生风飞过去,阿福听到动静一转头,顿时被一只棉鞋拍在了脸上,发出一声凄厉惨叫,阿喜迟钝些没有回头,被棉鞋正好打在膝盖窝上,一个趔趄往前扑倒,正扑在阿福身上,两个人叠着罗汉齐齐摔倒,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

    老夫人孟氏简直被这变故弄懵了,手抖着指着韩氏“你、你、你”了半天,愣是没有说出别的话来。

    而其他人目瞪口呆的望着地上的两个丫鬟,再缓缓移向韩氏,不约而同地想,真不愧是母女啊,去年夏天,三姑娘一只绣花鞋扔到四姑娘脸上,一定是得了亲娘的真传!

    “韩氏!”老夫人终于缓过来,一拍炕桌就要翻身下炕。

    这时疾步进来一个丫鬟,小心翼翼绕过地上的阿福和阿喜,禀告道:“老夫人,太子妃来了。”

    PS:感谢童鞋们的打赏,明天要坐火车回武汉了,坐那么久,想着就头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