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十五章 太子妃

第三十五章 太子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太子妃程雅乃韩氏的长女,亦是怀仁伯老夫人孟氏的嫡长孙女,对这个承载了程家四代人希望,一出生就注定嫁入皇家的孙女,老夫人是很疼爱的,闻言立刻把韩氏忘到了九霄云外,下了炕连声道:“快请进来!”

    她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满屋子的女眷都跟在后面一起去迎太子妃,唯有跪在地上的韩氏望着自己的双手还在愣神。

    而这时,一位二九年华的女子已经由宮婢搀扶着走了进来。

    她穿一袭正红织金凤翔柿蒂纹通袖袄,外罩银狐裘斗篷,若单论容貌,可以说是程家姐妹中最不惹眼的,好在个头高挑,气质娴雅,令人观之可亲。

    老夫人孟氏带头拜了下去:“拜见太子妃。”

    程雅忙去搀扶老夫人:“祖母,您快快起来,大伯娘你们也赶快起来。”

    等众人起身,程雅又给老夫人见礼,忙被老夫人拉着手往大炕走去。

    她这才看到跪在地上的韩氏,脚步一顿:“母亲这是——”说着看向老夫人。

    面对这个孙女,老夫人不好多说韩氏什么,只道:“今日京城忽然起了流言,事关微儿,这一早上家里正为这事着急呢。”

    程雅心知老夫人素来不待见韩氏,面上不露声色走过去把韩氏扶起:“母亲快起来吧,地上凉,您和祖母都别着急,我也是听闻此事放心不下,过来看三妹的。”

    正说着忽然停下,有些愕然的盯着韩氏未穿鞋的双脚,迟疑道:“母亲这是——”

    韩氏心直口快,这样的人往往到了关键时反而嘴拙,听程雅这么一问,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了,眼睛不自觉去瞄甩出去的鞋子。

    程雅见状使了个眼色,紧随左右的宮婢立刻过去把鞋子捡了过来。

    程雅接过,缓缓蹲下亲自为韩氏穿上,轻嗔道:“瞧母亲急的。三妹现在究竟如何了,我这心里委实放心不下,您快带我去瞧瞧吧。”

    她一番话化解了屋里无形的尴尬,一手扶着韩氏,一手挽着老夫人,一行人浩浩荡荡去了飞絮居。

    程微昨夜睡得晚,才起来不久,洗漱完勉强用了早饭,正靠在床头出神。

    巧容向来眉眼灵活,一心想复宠,凑过来道:“姑娘,婢子给您读书可好?”

    程微想了想,颔首。

    “那姑娘想听些什么,《名女列传》如何?”巧容想起曾在二姑娘书房看到的满满一书橱书册,试探地问道。

    程微把锦被往上拉了拉,懒洋洋道:“读什么《名女列传》,把二哥几年前送我的那本《异志趣谈》拿来。哦,你知道放在何处吧?”

    巧容忙点头:“知道。”

    心道飞絮居哪个不知,但凡是二公子送的礼物,无论贵贱,姑娘都当宝贝似的留着,别说几年前送的《异志趣谈》了,就连姑娘三岁时送的拨浪鼓,如今还好好的压在箱底呢。

    不多时,巧容捧了一本巴掌大小的书册来,坐在床边小杌子上,一字一字读着:“大梁以南,有小国名南兰,其国女子尊贵不逊于男子,所奇之处在于蛊术,唯女子可用也……”

    程微闭着双目,听着几乎能倒背如流的故事,心里忽然生了几分委屈。

    二哥以前最爱给自己讲故事,还搜罗了不少有趣的书给她读,可自打前年起,就不这样了,还说什么她是大姑娘了,这些书要少看。可二哥哪里知道,她现在已经被妖孽缠身,要是先前对此一无所知,恐怕早就吓死了。

    更可怕的是,一旦证实了大姐姐真的有孕,她不得不听那声音的话了。

    程微不是玲珑心肝,做不来长袖善舞、哄人眉开眼笑的事,可她就是隐隐觉得,一旦由着脑海中那个声音摆布,将来定会发生很可怕的事儿。说她以前听多了异志怪谈对鬼神之事有了抵触也好,说她不懂抓住机会也罢,她就是固执地认为,这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亲生的爹娘,尚且不能对子女一视同仁,何况是至今不知是妖是鬼的玩意呢。

    可是二哥,怎么还不回来?

    这一刻,程微对久未见面的二哥格外想念起来。

    “姑娘,太子妃和老夫人她们都过来了。”小丫鬟听歌跑进来道。

    “太子妃?”程微再也顾不得听巧容读书,翻身就要下地。

    欢颜忙拦住:“姑娘,您还是躺着吧,昨夜您出门,又没睡好,今早头还有些热呢。”

    程微一想,大姐姐若真的怀了身孕,她不能把病气过给大姐姐,于是又重新躺好,还把被子拉得严严实实。

    不多时就听许多脚步声传来,接着是丫鬟们见礼的声音。

    程雅一进门就看到床上躺着的妹妹,满头青丝随意散着,显得脸格外小。

    想起程微以前的样子,程雅不由心惊,松开老夫人和韩氏的手,由宮婢扶着快步走过去,只喊了一声“三妹”,眼圈立时红了。

    “快扶太子妃坐到椅子上。”老夫人指着离床榻稍远的一把雕花靠背玫瑰椅道。

    程雅回头:“祖母,您几位快坐吧,我想和三妹说说话。”

    她说着心底轻叹一声,对老夫人说不出是亲是怨。祖母对她是顶好的,可对三妹,未免太刻薄了些,让她坐玫瑰椅,无非是怕被三妹过了病气。可别说三妹受的是外伤,就算真有个什么,她做长姐的,哪能如此对待嫡亲的妹妹。

    “三妹,你好些了么?头疼不疼?”

    听着程雅关切的问话,程微眼角顿时湿了,还好覆着黑布巾显不出来,保住了少女小小的自尊。

    她往后躲了躲道:“大姐姐,您别离我太近了,我今早有些发热呢。”

    “怎么发热了?”程雅忙用手触了触程微额头,“摸着还好,喝姜汤了么,再发发汗就好了。”

    “喝了。”在程雅面前,程微显得格外乖巧,“大姐姐,您怎么来了?”

    程雅被问的呼吸一窒,面对幼妹,她总不能说是听闻其神智失常,才不顾其他匆匆赶过来的吧。

    她笑了笑,道:“自打妹妹在外祖家受了伤,我就一直悬着心,总要亲眼看看三妹究竟如何了,才能放心。”

    程微嘴角弯起,露出久违的笑意:“大姐姐,您放心,我不打紧的,就是前些日子躺久了身上没劲,过些日子便好了。”

    程雅仔细观察程微,见她言行正常,甚至比往常还多了几分沉静,这才放了心,不由深恨那些乱传谣言之人,暗道等三妹能出门了,定要办一场热热闹闹的宴会,让那些爱嚼舌的人瞧瞧,她家三妹好得很呢!

    “大姐姐,您什么时候回宫?”

    程雅牵着程微的手:“三妹想要姐姐什么时候回宫,姐姐就什么时候回。”

    “大姐姐。”程微不由握紧了程雅的手,“那您尝尝我这儿的红枣奶糕好不好?”

    程雅神色顿时有些微妙。

    程微继续微笑着说:“我有个叫画眉的小丫鬟,曾经在大厨房呆过,会做好几样小点心。昨晚我就交代她今日做些来吃,今早她做了红枣奶糕,我吃着不错,想让大姐姐也尝尝。”

    她原是想三日后进宫,以这红枣奶糕试探大姐姐是否怀孕,这才早早交代画眉试做,没想到今早糕点才做出来不久,大姐姐竟来了。

    听幼妹这样说,程雅不忍拒绝,温声道:“好。”

    “太子妃——”身后的一位宮婢忍不住喊道。

    程雅冲她轻轻摇头。

    不多时,一个与程微年龄仿佛的小丫鬟端了一盘红枣奶糕进来,小丫鬟生的清秀可人,尤其一双眉毛又黑又长,难得一见,连程雅都忍不住多看了那双长眉一眼,笑道:“三妹这小丫头,我未见过的。”

    “大姐姐许久未出宫了。”程微语气有些落寞,说完话题一转,“大姐姐,您尝尝呀,味道挺不错的。”

    画眉把盘子捧到程雅面前,一位宮婢上前,取出银针试毒,见针未变色,又垫着帕子掰下一小块吃下,大概一刻钟后,才把试吃过的那块红枣奶糕奉给程雅:“太子妃,可以吃了。”

    程雅歉然道:“三妹,宫里规矩多,你别见怪。”

    说完咬下一口红枣奶糕,浓郁的奶香味瞬间充斥着口腔,牵动的胃里一阵翻腾,再忍不住头一偏,干呕起来。

    “太子妃——”屋里的人不由变色。

    随后,老夫人神情激动起来:“雅儿,你,你这是有喜了?”

    程雅轻轻点了点头。

    韩氏同样激动非常:“真的有了?谢天谢地!雅儿,你怎么不早说?”

    程雅含羞带喜,轻声道:“才个把月,总要满了三个月,才好宣扬。”

    “给太子妃道喜!”屋内响起一片道贺声。

    在气氛骤热喜气热闹起来时,唯有程微嘴角微笑僵硬,心陡然坠到了谷底。

    那声音…那声音说的居然是真的!

    PS:赶火车前还把今天的奋斗出来了,看我多么勤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