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十六章 所见

第三十六章 所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后背瞬间就被冷汗湿透了,腊月的天气,身上的袄子湿漉漉的,令人格外难受,她只觉整个人坠进了冰窟窿里,再也爬不出来。

    满室的喜气热闹,仿佛和程微隔了一层看不见的屏障,她眼睛看不见,落入耳中的那些道贺声如烦人的蚊蝇嗡嗡作响,令人头疼欲裂。

    而这个时候,没有人发觉程微的异样,全都围着怀了龙孙的太子妃问个不停。

    就在一片喜庆热闹中,小丫鬟听歌在门口禀报:“二姑娘来了。”

    程雅望向老夫人孟氏:“是二妹么,我也许久未见她了。”

    老夫人此刻心情大好,对小丫鬟听歌道:“请二姑娘进来。”

    不多时,一身鹅黄袄裙的程瑶走了进来,她五官雅致,耳上乳白色珍珠耳坠衬得人越发温婉大方,这样款步而行,不曾带来外面的寒气,而是把一缕春风带了进来。

    “拜见太子妃,拜见祖母……”

    程雅忙把她虚扶起来,上下打量一番,赞道:“许久未见二妹,二妹风姿越发出众了。”

    对这个庶妹,程雅少女时并未多加注意,那时她有着准太子妃的头衔,整日忙着学琴棋书画、针黹女红,再不就是管家理事,偶尔的闲暇,都用来关心自生来就备受母亲冷落的嫡亲妹妹了。还是后来她入住东宫,三妹常进宫陪她,十有八九都会带上二妹,这才渐渐对这个温婉大方又有才名的庶妹印象深刻起来。

    程瑶温婉笑道:“大姐姐这样说,瑶儿都不敢往您面前站了。”

    “刚刚在祖母那里,怎么不见二妹?”程雅这才想起来,在念松堂时并未见到程瑶的身影。

    程瑶眼睑微合:“这些日子一直闭门抄经,祖母仁慈,说静心方显诚意,就免了我的请安。自打三妹回来后,我心中惦念,总要见一面才能安心,可惜昨日三妹歇的早,今日这才又过来了。”

    一直依偎在大夫人廖氏身侧的五姑娘程玉来了精神,语气兴奋地道:“二姐,你是不是带了昨日的礼物来?”

    她一早听说了程微神智失常的谣言,想着昨日见到三姐以头撞床,确实恐怖,自打来了飞絮居就心中忐忑,一直老老实实躲在廖氏身后,不过小姑娘忘性大,一想到昨日瞧见的那美如梦幻的绣品,就兴奋地忘了一切,跑到太子妃程雅身边,叽叽喳喳比划道:“大姐姐,您不知道,二姐昨日要送给三姐的礼物,简直太漂亮了。”

    她说着去催程瑶:“二姐,你快打开让大姐姐瞧瞧呀。”

    “五妹——”程瑶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程玉小孩子心性,最是按捺不住,见状干脆夺过程瑶手捧的那幅“千福图”,笑闹着展开来给太子妃程雅瞧。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蓦地传来:“大姐姐。”

    那声音虽不如程玉的声音明快欢乐,可是清冷中透着难言的恐惧绝望,让人忍不住就去寻觅声音的来源。

    本就关切幼妹身体的程雅更是第一时间望了过去,瞧清程微的样子陡然变色:“三妹,你这是怎么了?”

    众人全都看过来,早忘了关注程玉正替程瑶展示的“千福图”,只见刚刚瞧着还好端端的程微面色惨白,额上纱布未覆盖到的地方是一层细密的汗珠。

    程雅心中一紧,暗道三妹莫非真如传闻的那样有些异常?想到这里,心中越发难受,不由伸手去握了程微的手,触手是一片冰凉。

    “三妹,有什么话,就跟大姐说。”

    “大姐姐。”程微暗暗咬了咬舌尖,尝到淡淡的甜腥味,才逼迫自己暂且压下了无边的恐慌,声音颤抖道,“您……您给我解下布巾可好?”

    “布巾?”听程微这么说,程雅有些迟疑。来飞絮居的路上,韩氏早就悄悄和她提了,三妹自打醒来就用黑布巾遮住了眼睛,死活不愿取下来,谁提让她解下的话就要闹脾气。

    程微轻轻颔首:“嗯,就是蒙着眼睛的黑布巾,大姐姐帮我可好?”

    “好。”见程微果然愿意取下布巾,程雅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不由露出一抹微笑,靠近些伸出双手,轻轻把程微凌乱垂落的发丝轻轻捋到而后,然后缓缓解开了布巾。

    取下布巾的那一刻,眼皮感觉到光斑的跳跃,程微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却强行忍住了。

    这个时候,她再没有退路,总要……总要看一看大姐姐是什么样子。

    大姐姐一定是平安到老,一定要平安到老。

    程微心中默念着,久久闭着眼睛不曾睁开。

    “三妹?”

    “大姐姐,您先离我远些好吗?嗯,就坐在祖母身旁行么?”

    程雅顺着程微的意思走到老夫人孟氏那里:“三妹,我坐好了。”

    程微深深吸了一口气来与心底涨潮般绵延不绝的恐慌对抗,尽管她默默祈求程雅平安无事,可是接连看到的那些惨景早就在心头落下了深刻的阴影,她潜意识里其实已经做好了再一次看到惨象的准备了。

    又等了片刻,程微终于鼓足勇气睁开了眼睛。

    长久不见光明,眼睛有些刺痛,她眯眼许久才又缓缓睁开,最初的茫然过后,忐忑万分向程雅看了过去。

    一身正红织金凤翔柿蒂纹通袖袄的程雅,尽管容貌只是中等,可那嘴角的笑意是程微熟悉的,眼中的怜爱是程微熟悉的。

    她不由松了一口气,正要露出微笑,眼前陡然变了模样。

    那是一间暗室,窗子遮得密不透风,几个女子进进出出,端着一盆又一盆的血水。

    程微提着心往床榻的位置望去,只见一个腹部高高隆起的女子躺在上面,已经没有了挣扎,下半身竟是赤裸的,那血水就从下体汩汩而出。

    “大姐姐!”程微尖叫一声,却发现自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反而是骤然听到了许多声音。

    围在床前的一个中年妇人喊道:“不好了,太子妃没气了,胎死腹中,母子双亡!”

    紧接着就是凌乱的脚步声和哭泣声。

    程微捂着嘴,痛得难以呼吸。

    见过了数次惨景的她,此时心中已经明白,这就是大姐姐的结局!

    胎死腹中,母子双亡!

    究竟为什么,难道她所有的亲人都受了诅咒了吗?

    这时,程微视角一变,竟看到了暗室外的景象。

    “什么,胎死腹中?”

    “回太子殿下,是的……”

    “混蛋!”一只绣着四爪蟒纹的皂靴踹向了回话的人,声音冷如寒冰,“既然没有保住太孙,那你们就给太子妃陪葬吧。”

    震天的哭喊声中,一个面容模糊的女子从一侧的房间走出,见了太子并未行大礼,不卑不亢道:“殿下,若是您能答应,我或可一试,看能不能保住太孙。”

    “你有什么法子?”身穿蟒袍的男子一把抓住女子的手。

    女子朱唇轻抿,声音镇定:“这法子,不便对外人道。”

    男子挥退了众人,女子凑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男子神情巨变,最后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那……你且试试吧。”

    程微听不到女子说了些什么,视线跟着她进了暗室,只见她挥退了众人,只留下那中年妇人,随后不知从何处摸出一个匣子,打开来,竟是一排大小不一的刀剪。

    程微看不懂女子接下来要做什么,可浑身汗毛却不自觉竖了起来。

    接着,她看到那面容模糊的女子手持刀剪,对准床上孕妇隆起的肚皮划了下去,随后手伸进去,摸索片刻,掏出了一个浑身染血的婴孩来。

    程微做好了看到惨象的心理准备,可是却未曾料到,真正见到的永远比想象的恐怖,且这样的恐怖,绝不是她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能接受的。

    她尖叫一声,拔腿就跑,可是跑到半途生生止住了脚步。

    不成,她还未看清楚,把她大姐姐剖膛破肚的女子,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然后,她看到了程瑶遍布惊愕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