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十一章 解惑

第四十一章 解惑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咳咳。”程澈耳根陡然红了,没好意思与幼妹对视,板着脸道,“什么《鸳盟记》,二哥不是说过么,小姑娘家,不要净看些乱七八糟的。”

    “二哥!”面对最亲近的人,一切担忧恐惧都暂且抛到了脑后,程微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睁得好大,满眼控诉,“刚刚你还说过的!”

    “是么?”程澈困惑的眨眨眼,显然是打算赖账到底了。

    程微直直瞪着程澈,眼圈一红,忽地又落下泪来:“二哥骗我,明明我昏睡时这么说的,我才睁眼,你就不承认了。是不是以前你说只把我当妹妹,也是骗我的?”

    程澈手忙脚乱替程微擦眼泪,心道果然妹妹长大了就越发难缠,这一哭闹就翻旧账的毛病是什么时候添的啊?

    见程微哭得越发伤心,恐她虚弱的身子受不住,忙认命哄道:“快别哭了,二哥还说要给你做鸳鸯奶卷呢,等下擦擦脸,尝尝我做的奶卷怎么样?”

    程微哭声一停,抬头:“二哥真的学会了?”

    “真的。”平日清贵矜持的青年忙点头,心道只要把妹妹的注意力从《鸳盟记》上移开,什么都好说,别说做鸳鸯奶卷了,就是要他做臭豆腐,他也去学!

    程微捏着程澈那方绣着胖蜻蜓的帕子擦擦眼角,扯着哥哥衣袖破涕为笑:“那二哥做给我吃,等下我可以边吃边听你讲《鸳盟记》。”

    程澈……

    一个时辰后,程微总算应付完闻讯前来探视的人,一声不吭地听韩氏道:“你昏睡这两日,你外祖母他们还有你大姐都惦念的很,时不时遣人来问,我刚刚已经把你醒来的消息传了过去。眼见就要过年了,你莫要再胡思乱想,养好身体,到时候带你去拜年。”

    正说着就见换了一身崭新蓝布棉袍的程澈走了进来,手中还提着一个食盒,便道:“澈儿,你来的正好,正要和你说,等明日一早你去一趟南安王府,代你三妹好生谢谢南安王。”

    程澈已经利用这会儿工夫把程微这些日子以来的情况打探清楚,颔首道:“儿子晓得了,明日一早便过去。”

    韩氏点点头,目光落在食盒上:“这是什么?”

    程澈把食盒放在桌案上,一边取出盘子一边笑道:“是荟城的一种特色小吃,名‘鸳鸯奶卷’,儿子尝着不错,特意学了让母亲和妹妹尝尝。”

    韩氏和程微不约而同伸长了脖子看去,就见浅碧色绘鸳鸯戏水图案的瓷盘中码着十来块奶白色的点心,点心是由两侧往内卷成两个小卷,里馅并不相同,淡淡的奶香味与酸甜味混合,刺激着人的味蕾。

    当着韩氏的面,程微强忍着移开眼,斜睨着程澈。

    韩氏嗔道:“澈儿,来年你就要参加会试了,莫让旁的事分了心思。”

    她说着看程微一眼,接着道:“我知道,你做这个是为了哄你三妹,可哪有男儿家往厨房里钻的,被人晓得了,又该说你的不是了。你也是眼看就要加冠的人了,总该分得清孰轻孰重。”

    靠在床头的程微默默听着韩氏的话,嘴角微翘,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被人晓得?是怕被父亲晓得吧?

    可笑母亲平日里与父亲相敬如冰,却生怕父亲看到半点不好去,包括她,也包括二哥。

    程澈向幼妹投去安抚的一瞥,笑道:“母亲但请放心,儿子向来明白什么是最重要的。这会试,儿子已经准备了三年,总不至于考得太差。”

    这话若是换了旁人说,定会被人笑大言不惭,可程澈说出来,听到的人只觉理所当然。

    这可是十六岁就中了举子的人,若不是顾先生拦着没让弟子参加转年的会试,说不定程澈早已是大梁数十年来最年轻的进士了。

    “你心里有数就好。”韩氏说完,瞥了桌案上小巧精致的点心一眼。

    程澈笑道:“这道点心,是用牛乳结成的奶皮子做成的,一边卷了芝麻白糖,一边卷了山楂糕,酸甜鲜香,母亲和妹妹尝尝看。”

    韩氏总觉得刚刚说了那番话,转头又大吃起来不大像话,掩口咳嗽两声道:“今早喉咙有些不舒服,不大想吃甜的,这样吧,我带些回房好了,也不枉澈儿亲手做了一回。”

    “多谢母亲不嫌弃了。”程澈淡淡笑道。

    韩氏这才端着架子,带着奶卷走了。

    她一走,程微觉得呼吸都轻快起来,一开口没了平日的清脆冷然,满是甜蜜:“二哥,端来我尝尝。”

    程澈把剩下的奶卷端到程微面前,在一侧坐下,叮嘱道:“莫要吃太多了。”

    程微搂过盘子,半仰着头,嘴角扬起笑意:“二哥,你可以讲了。”

    好一会儿,被妹妹执着的小眼神逼得差点落荒而逃的兄长艰难开口:“微微,这故事其实乏味的很……”

    程微笑吟吟道:“只要是二哥讲的,我就不嫌乏味,二哥声音好听呢。”

    程澈无奈地叹口气,轻声讲了起来:“从前,有一位叫十四娘的小娘子,生得花容月貌,自幼就与舅家表哥六郎订了亲,二人一同长大,非常要好……后来六郎参军没了消息,十四娘年岁渐长,苦等不到,家中人逼着她嫁给知府大人家的公子,她抵死不从,没过多久便抑郁而亡。而半年后成了少将军的六郎凯旋而归,得知十四娘病亡后非常伤心,竟不顾众人反对,解官为未婚妻守孝三年。三年来他在十四娘坟前结庐而居,日日给她念生前最喜欢的诗词,为她舞剑……六郎对未婚妻的深情感动了当朝一位王爷,等三年期满后,就把爱女许配给了他……直到洞房花浊夜,六郎才惊喜的发现,郡主并不是郡主,而是十四娘借着她的肉身还阳而来……二人历经磨难,总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因故事太过旖旎,程澈说得断断续续,删减了不知多少细节,程微托腮听得入神,见二哥讲完了,不满地道:“二哥讲的怎么和我听来的不大一样?”

    程澈冷汗都要下来了,干笑道:“看得太久,记不大清了。微微,奶卷好不好吃?”

    “好吃。”程微咽下奶卷,“可十四娘为什么能还阳,别人怎么不能呢?”

    程澈绞尽脑筋想了想,脑仁都要想疼了,才找到合理的解释:“话本中只说十四娘心念六郎,才不想投胎。想来是因为六郎日日在十四娘坟前倾诉,才牵绊了她一缕魂魄,使她得以留下来吧。”

    程微若有所思,追问道:“可是六郎怎么发现郡主是十四娘的,难道郡主这样说,他就相信么?”

    “自然是郡主说出了他们以往在一起时发生的事了。”程澈暗笑幼妹的好奇心,随口道。

    程微却表情严肃起来,连奶卷都忘了吃,语气奇异地问道:“那要是,有那么一个人,很了解十四娘和六郎之间发生的事,她是不是也可以冒充十四娘了?然后,得到六郎的疼爱?”

    程澈被问得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道:“哪会有完全了解别人的人呢?没有谁能和另一个人时时刻刻在一起的。”

    谁说没有!

    程微一片混沌的脑海猛然被一道闪电劈中,瞬间清明起来。

    她总算想明白,每当那个妖孽引诱她时,那隐隐的不安和抗拒从何而来。

    那个妖孽,它最终的目的,是取而代之!

    它想要的从来不是她程微如何出色夺目,而是终有一日,要当她程微!

    PS:虽然是新书期,还是想给好基友推荐一下,而且你们搜的时候,说不定会发生很奇怪的事儿。薛行衣的《土著也有生存权》:

    晏莞生在膏粱锦绣之家,自小娇生惯养,被宠得不可一世,素来受不得一分委屈和冤枉。

    可突然有一日,她就成了别人眼中毒杀竹马、戕害忠良的祸国妖妇!

    他追着她要她偿命。

    晏莞无辜的眨巴着双眼,什么情况?她以为戕害忠良是重点,但原来毒杀竹马才最关键。

    穿越女造的孽,却要她来偿?

    莫名其妙成为重生者的复仇对象、穿越者的绞杀人物,她表示只想安静的做个美少女。